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锦葵《今生下堂不为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24 14: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锦葵《今生下堂不为妾》

{出版日期}2023/05/24

{内容简介}

无耻渣男遍地走,宅斗需有新思维,
那就是走渣男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温如意的一生过得并不如意,她出身平凡,
父亲娶了继母後对她极为忽视,出嫁後跟娘家几乎断了往来,
嫁的也不是良人而是负心汉,凭着她的嫁妆银当了知县後就起了异心,
逼得她降为妾室後受尽折磨,病死在後宅无人闻问。
历经前世的悲惨结局,她决心此生要为自己而活,
先是巧计揭穿柳姨娘栽赃自己下毒的阴谋,成功扭转悲剧的起始,
然而无耻姜家人却是威逼利诱泼脏水,毒计一波接着一波袭来,
所幸她有计智过人的甄凡语帮忙,逃过大大小小的圈套,
听说甄大人出身尊贵,来头不小,蛰伏在这小县城必有所图,
果然,他要求她收集无良夫君的罪证为回报,
而他不但能让她从姜家漂亮脱身,还把自己当成报酬,
助她生意赚得盆满钵满,更许她爱与荣宠,一生幸福无忧……


第一章 回到命运转捩点

「给我打,使劲儿打!」

温如意一醒来,脑中还一片模糊,就听到怒火中烧的声音,紧接着一板子打在她屁股上,痛得她失声尖叫。

这、这是怎麽回事?她不是躺在偏院床上不能动弹,已经病入膏肓,油尽灯枯了吗?

温如意挣扎着看看四周环境,眼前凶神恶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妇人,不正是她的婆婆?只是,此时的她,看着怎麽那麽年轻?

而婆婆身边站着抱着一个婴孩的柳氏,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

「老夫人,这夫人也太狠毒了,就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嫉妒我生了童哥儿,竟然想要毒害我儿子。」柳氏瞪着温如意,一脸刻薄与得意。

等等,这个场景怎麽这麽熟悉?

「我儿好不容易得了个孩子,这毒妇竟然想下毒害死我的孙子!虽说我儿现在在外公干,可我却不能饶过这毒妇,先给我狠狠打一顿再扔进柴房关着,等我儿回来处理!」姜老夫人喝道。

「是!」

这、这不是她二十一岁的时候曾经经历过的场景?

又一板子下来,温如意痛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当温如意再醒来时就知道自己重生了。

她後背乃至臀部剧痛,那是因为挨了责打,前世,这里就是她命运的转捩点。

姜云成的侍妾柳氏诬陷她残害柳氏半岁的儿子,而姜老夫人没有给她辩解的机会,直接给她一顿板子,然後把她丢到了柴房自生自灭。

而此时姜云成正好外出公干,她无法辩解,也无处申冤,等姜云成回来,事情已定,她被打得落下病根,并因为残害柳氏儿子,姜老夫人要姜云成将她休弃。

然而姜云成感念她是微末时相伴到现在的结发妻子,所以只将她降为妾。

当时温如意还感激得很,结果回头不到一个月,姜云成又娶了身分高贵的正妻,她这个没有生出孩子又因为犯了大过被降为妾的人,在府里过得越来越艰难,最後没过几年就因为被大夫人、柳氏和公婆暗暗折腾,抑郁而死。

只可惜,她重生在这最艰难的时刻,想要扭转局面千难万难,如果能早三年,那麽她一定不会选择嫁给姜云成。

然而,既然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难道她就这样坐以待毙,认命赴死?

温如意不甘心!

柴房里面有一扇小窗,温如意看了看,此时外面还隐隐约约的有光线,似乎太阳才落下去没多久。

温如意眼前一亮,也许她还有翻身的机会。

她记得等到月光从小窗户里透进来後,她贴身侍女青玉就会过来偷偷给她送吃的,那麽,这是不是她的一次机会?

但是她如何利用这唯一的一次机会起死回生呢?

温如意想到自己的娘家,不过一个毫无权势的商贩,而她亲娘早逝,如今当家的是继母,父亲又畏惧继母的凶悍……

所以,向娘家求助大概是没用的,那麽也许她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没多久,青玉来了。

「夫人!快吃点吧!」青玉眼底含泪,看着温如意下半身血迹斑斑,呜呜哭泣,「幸好夫人平日里心善,看管柴房的邓叔受过你的恩惠才放我进来,不过得抓紧时间。」

「青玉,你听我说。」温如意被打得半死,又大半天没吃饭,声音虚弱,她抓住青玉的手,「青玉,你去报官为我申冤,记住,去隔壁的慈溪县衙报官!」

「……夫人,咱们大人就是鄞县知县,你却让我去隔壁慈溪县报官?这行吗?」

「老爷是这里的知县,为了避嫌你才要去隔壁县衙。」

「可是……隔壁的方知县和我们老爷是死对头啊!」

「正因为是死对头,我才要你去他那里报官。」

若是去了旁边与姜云成交好的知县喊冤,旁的知县肯定认为这是姜云成的家事,不愿意过问,可若是去了姜云成死对头方知县那里,他一定会管,毕竟,他可是巴不得姜云成家里闹点事,好抓住他小辫子呢。

「虽然我不明白,可我这就去。」

青玉是跟着温如意一起长大的婢女,对温如意十分忠心,听了温如意的话,连夜就想办法出府,去了隔壁的慈溪县。

慈溪知县方久生一大早听到有人敲鼓喊冤,再一听是隔壁鄞县的家事,顿时来了精神。

「快,快把人喊进来,本官倒要听听姜云成家里能有什麽事情!」方久生喜不自禁,看到身边的县丞甄凡语更高兴了,「来来,甄兄啊,你也跟本官一起听听,凑个热闹!」


鄞县姜府。

「把门打开,我要进去看看夫人。」

一大早柳氏就跑到後院柴房这里了。

柳氏吩咐,看门的仆从不敢不从。自从一年多前老爷纳了柳氏入门,这家里的风向就变了,柳氏年轻貌美引得老爷喜欢不说,又生了儿子,这可把老爷高兴的。

柳氏进了柴房,吩咐自己婢女守在门外。

柴房里,温如意奄奄一息趴在草堆上。

其实她并没那麽虚弱,前世她因为愤怒伤心,即便青玉送饭她也吃不下。这一次,她好好的把青玉送来的饭菜都吃了,也用青玉送来的药粉涂了伤口,虽然依旧虚弱,但是感觉没那麽糟糕。

「夫人,看到你这样子,我真的是又心疼又解气。」

「好妹妹,你冤枉我了,童哥儿衣服上的那些药粉,真的不是我弄的。」温如意泪如雨下,可怜巴巴的恳求柳氏。

上一世,温如意知道是柳氏陷害自己,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痛骂柳氏,结果不但被柳氏奚落一番,又跑到姜老夫人那里告状,最後姜老夫人下令,连着三天只给她水不给她饭,温如意差点活活饿死。

「不是你弄的那是谁?夫人,你嫁给老爷四年了,生不出孩子,我知道你嫉妒,可你嫉妒我也罢了,怎麽可以害我的孩子呢?」

柳氏语气里的那点小得意被温如意听得清楚,她不动声色,依旧是哭诉,「妹妹,我真的没有啊,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你生了童哥儿,我没有孩子,我把他当作我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啊。」

「你说的好听,还不是想要害我的孩子。」

柳氏正说着,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紧接着姜老夫人身边的王嬷嬷进来。

王嬷嬷一脸怒气,「夫人,你好大的主意啊!」

柳氏一懵,看王嬷嬷的脸色像是发生了大事,「怎麽了王嬷嬷?」

「她竟然差遣青玉去隔壁慈溪县衙报案,说自己冤枉,被家人私用刑法!」

「……这、这哪是冤枉,童哥儿真真实实的中了毒,我哪有冤枉她!」柳氏一听登时有点慌。

「她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老夫人让我把她带过去,看她在方知县那里又有什麽可说的!」

温如意受伤严重,自己走不了路,王嬷嬷就让人抬着她到了前厅。

这方久生估计也是不嫌事大,听了青玉申冤後,竟然大老远一大早从慈溪县跑了过来,专门上门审案。

看到温如意浑身血迹的惨状,先不管她是不是冤枉的,方久生先摆了个架子。

「大胆!现下案情未明,你们竟然滥用私刑!」

姜老夫人在家里是威风,可毕竟是个没见识的妇人,现在方久生上门问责,瞬间也就怂了,她瞄了一眼王嬷嬷。

王嬷嬷立即跪下,「方大人,我们哪敢滥用私刑,实在是家丑不可外扬啊。夫人因为妒忌毒害少爷,老夫人心疼孙儿,气愤不过才给了她一点教训,但也没有过分苛责,只等老爷外出公干回来再做处理。」

「一点教训?」方久生旁边的甄凡语微微一笑,「下官看,姜夫人这样子不像是受到一点教训吧?」

方久生冲甄凡语赞许一笑,「没错,这不是一点教训,这是酷刑。即便你们说的罪行真的是姜夫人做的,滥用酷刑便是不对。本官看,这姜大人为官虽然不错,但是治家还是略差一二,你说是不,甄县丞?」

甄凡语跟着点头附和,「大人说的是。大人,既然姜夫人已经报案,她如今又行动不便,不如就在事发地把案子审一审?姜夫人现在情况不便,下官根据青玉姑娘的口述,整理了状纸。」

方久生本就是这个主意,他巴不得把事情闹大,让姜云成丢脸,甄凡语也是机灵,这会儿功夫竟然把状纸都写好了,不愧是他的心腹!

「嗯,你这个提议不错,那麽就开审吧。姜夫人,既然你是苦主,那你就申辩申辩?」

温如意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翻盘的机会,在青玉的搀扶下挣扎着起来跪拜。「大人,妾身冤枉!」

然後温如意把事情经过讲诉了一遍,她昨天上午好心去给柳氏送了自己亲自做的小孩衣物,结果柳氏就跑到婆婆那里告状,说孩子穿了温如意送来的衣服却中毒了,姜老夫人一怒之下也不听她辩解直接家法伺候,二十大板上身,把她打得皮开肉绽,然後丢进柴房,让她自生自灭。

温如意声音虽然虚弱,但是一番话简单明了说了个大概。

姜老夫人一听又气又急,一下子站起,「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这童哥儿的衣物是你亲手送的,柳氏见你好心,昨日你才送了衣服,她立即把衣服给童哥儿穿了,不到两个时辰童哥儿就全身起了红斑,找了大夫看说是中了毒,就是你送的衣服带了有毒花粉,害得才半岁多的童哥儿遭受这样的苦楚!」

温如意并不看姜老夫人,而是恭恭敬敬的向方久生一拜,「大人,昨日一早我确实给柳氏送了几件童哥儿的衣物,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我投毒。送衣物和衣物有毒是两件事,衣服可以在送去之後被投毒,请大人明察,还妾身清白!」

方久生点头,没想到姜云成的夫人倒是不错,被打成这样还能条理清晰的辩解。

「大人,不可以听这贱人胡说!」柳氏急了。

「本官没让你开口,何人敢喧譁!」

被方久生一吓,柳氏赶紧闭嘴。

一旁的甄凡语又说:「大人,其实姜夫人说得很在理。衣服上有毒,任何能接触到衣服的人都有嫌疑。」

「那甄县丞,你有何看法?」

「大人,刚才下官已经让大夫严查了被下毒的衣物是洋兰花花粉,这种花粉有毒,也可以入药。一来可以让人搜查姜府,看谁人藏有花粉,二来也可以去寻访城内各个药店,看谁采买了花粉。」

「不错,就按照你说的办。」方久生连连点头,「不过,这姜府这麽大,想要搜出这小小的花粉不容易,并且这次本官匆忙而来,带的官差也不多。」

「大人,其实要在府中搜出洋兰花并不难,妾身听说狮子猫喜欢洋兰花,如果能找一只狮子猫来,也许搜查洋兰花能事半功倍。」

甄凡语不由得看了温如意一眼,目光带着赞许,「的确,下官也知道。」

「既然如此,赶紧去办。为了避免有人混淆视听,姜府所有人看管起来,在真相查明之前,不许随意走动!」

柳氏脸色发白,看向姜老夫人。

姜老夫人即刻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像是要晕倒。

柳氏大叫起来,「不好了,老夫人发病了!」

姜老夫人被送回了房间。

趁着一片混乱,柳氏吩咐婢女小桃回趟自己的院子。「知道要怎麽做吧,小心点。」

小桃点头,看大家忙着照顾姜老夫人,没人注意到她,便赶紧溜走,一路专门捡後院里僻静无人的地方走,一路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结果在小桃从自己房间里翻出一小盒东西藏进衣袖,又准备溜出院子的时候,甄凡语出现了。

他微笑着,就像是赏玩老鼠的猫儿一样,「来,让在下看看,小桃姑娘在找什麽?」

小桃吓得瘫软在地上。

人赃俱获,洋兰花粉是小桃亲自从自己屋子里拿出来的,抵赖都不能了。

小桃瘫软着身体,四肢无力,被官差抓到了大堂,往地上一扔。

得知消息的柳氏赶紧跑过来,整个人都发抖了。

「大人果然神机妙算,下官跟着小桃,发现了她做贼心虚,想回房间拿出洋兰花粉扔掉。」甄凡语微微弯腰,语气敬佩。

方久生眉头一跳,微微得意,「当然,这个本官早就知道了!小桃,你还有什麽要交代的?」

结果小桃哆哆嗦嗦还没说话,柳氏就跳出来,「好你个吃里爬外的小桃,就因为夫人前些日子叱责你几句,你就怀恨在心,竟然诬陷夫人!」

「……小桃、小桃有罪!」小桃哆哆嗦嗦跪下。

甄凡语瞧了一眼在旁边已经快晕死过去的温如意,「大人,既然确定了嫌犯,不如抓回去慢慢审,毕竟这里也不是公堂。」

「嗯,你说得对,那就把犯人带回去审吧。」

方久生很是得意,姜云成这次家里出了这麽大的事,还不丢光脸,治家不善也是过错!


温如意再次醒来是在自己的房间了。

她松了口气,知道事情和上一世已经不同了,上一世她在柴房待了三天三夜,只剩一口气,直到姜云成回府。

虽然姜云成没有再次责罚,也还让她留在府里当夫人,但是她却背负了陷害柳氏儿子的罪名,一生都为此抬不起头。

而这也成了温如意一生的遗憾。背负着谋害婴孩的罪名过一生,让她冤屈抑郁,凄惨一生。

所以这一世温如意绝不愿意再这样。

「夫人,赶紧喝口药吧,你昨天身体发热,吓死我了。」青玉端着药走了过来。

「後来怎麽样了?」温如意声音嘶哑无力,不过她并不在意。

「小桃被方大人带走了,老夫人病了还躺着,柳氏也安分了。夫人,要我说,怎麽可能是小桃干的,一定是柳氏……」

「相信方大人会还我一个清白。」温如意打住青玉,「扶我起来,喝药。」

温如意知道,小桃背後的人确实是柳氏。

但是,若是姜老夫人仔细想想就能明白她温如意不可能有那麽傻,直接在自己送的衣服上投毒?

而姜老夫人却丝毫不理会她的辩解,想要将她屈打成招,可见姜老夫人多麽容不下她。

仅仅是因为她生不出孩子又出身低微,姜老夫人竟然想要置她於死地。

当年姜云成求娶她的时候,家里一贫如洗,连秀才也没考上,她不顾父亲反对,毅然决然嫁给姜云成,在姜家辛苦多年,最後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前世她心寒不已,却认命的留在了姜家。

那麽这一世……她该如何选择?


又过了一日,姜云成比预定的日子提前回府了,自然是因为听说了家里的事情。

知道这件事闹大,姜云成气恼不已,「家里出了事,就不能等我回来处理,非要闹成这样!现在知府大人也知道这件事,认为我治家不严,岂不是要耽误我以後仕途!」

「老爷,这件事是妾身糊涂了,可童哥儿出事,我又伤心又气愤,一时难过。老夫人也是因为心疼童哥儿,没有细想……」

「柳氏,你当我是傻子,相信是小桃一个人干的?」

「好了,儿子,这件事你也别怪柳氏了,她固然有错,没有管好下人,但是温氏难道就没有错?我作为她母亲,不过小小教训了她一下,若是她觉得委屈,等你回来再辩解就是,哪知道这个温氏竟然跑去慈溪县衙报官,丢尽了我们姜家的脸!」

「母亲说的是,温氏入了家门四五年了,没生出个一男半女。本来儿子怜惜她是结发妻子,也不苛待她什麽,没想到她竟然连姜家脸面都不要。」

「你知道这一点就好。不过眼下还是不要太苛责她。不然又不知道她要做什麽。这样,你先去安抚她一下,另外,方大人把小桃带走……可不要连累了柳氏才好,她可是你独子的亲娘。」

「母亲你安心,我会去打点好的。」

从姜老夫人房里出来,姜云成又去了温如意的院子。

温如意这两天平缓了心态,好好养伤,精神恢复得不错。

想她前世伤心欲绝,被打了十几板子後养了大半年才好一点,可见一个人的心境是多麽重要。

经历前世的她,已经有了一种全然不同的心态。

她不再对姜云成有所期待,因为前世遭遇的一切,让她对他已经彻底死心。

「夫人,好点了吗?」

看到温如意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姜云成还是有些不忍。

「好多了。老爷,是我不好。只是当时的情况,你不在鄞县,而我如果不去报官,可能就活不下来。我枉死不要紧,但是想到有人害了童哥儿我就不安,不抓出凶手,只怕童哥儿以後也危险啊。」温如意决定先服软,毕竟这次姜云成丢了脸面,他内心可不像表面这样温柔。

「这也不怪你。」姜云成握住温如意的手。

手中的温度让温如意一时间恍惚。前世病死前,她已许多年没有跟夫君亲近过了,那麽多年的冷待和无情,早在温如意心底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如意,你的担心我也能理解,不过……毕竟这是家里事情,家丑不可外扬,若是传开了,对姜家、对我,都不好。」

温如意自然明白,「是我的错,只是现在……小桃已经被方大人带走。」

「这样,你亲自去慈溪县衙门一趟,既然你是喊冤人,你撤回了状纸,也就小事化了了。」姜云成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温如意并不吃惊,毕竟和自己名声面子相比,她的死活和冤屈又有什麽紧要?

「老爷,妾身倒是不介意去走一趟,只是这件事就这麽算了吗?」

若是前世此时的温如意,自然不想逆着姜云成的心意,可现在总归姜云成对自己已经不满,顺着他又如何,逆着他又如何?

左右不过自己痛快才最重要!

姜云成有点意外,毕竟温如意性格柔顺,从不忤逆他。

「……这样,小桃回来了,我一定重重惩罚她,若是有人指使她,我也不会放过!」

「这样最好。」温如意浅浅一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6-26 00: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好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6-19 02:21 , Processed in 0.061368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