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3დ资讯] 凌兮兮《男神的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1 15: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凌兮兮《男神的春天》

楔子

季晓茹刚下飞机,就接到爸爸昨天生病住院的消息。她心里一个咯噔,有点埋怨家人怎么不早告诉她,却再也顾不得多想什么,忙招了一辆计程车往医院里赶去。爸爸年轻的时候有个「拼命十三郎」的称号,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应酬总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他总说人生在世,都要不停地努力拼搏、奋斗。但他似乎是对自己的身体太过自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上小毛病不断,听姐姐说,这次他竟然无缘无故地晕过去了。

爸爸被安排在住院部的顶楼VIP病房,季晓茹对这里并不陌生。她从电梯里出来后,轻车熟路地找到爸爸的病房。

这里的病房很安静,爸爸还睡着,只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在检查着什么。季晓茹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医生差不多检查好了,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季晓茹站在旁侧,小声问道:「我爸爸怎么样?」

医生头也不抬,不疾不徐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不过病人肝功能不好,饮酒容易加重,平时务必严格忌酒,也需吃得清淡。」

「又喝酒?!」听到「喝酒」两字,季晓茹皱起眉头,如今家里的生意已经被他们三兄妹接手,爸爸也很少去应酬,但是他却还有喝酒的习惯。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爸爸也最听她的话。因此她在家,她总是盯着他,不给他半点喝酒的机会,没想到这次她才出差几日,他又犯了,甚至还把自己喝到了医院?不过毕竟在外人面前,她很快淡下神色,冲着医生道,「谢谢医生。」

医生随口说道:「不必那么生疏,毕竟你是阿离的朋友——」

季晓茹还未反应过来,却见年轻医生冲着她身后微微颔首:「阿离,难得你今日有空。」

季晓茹下意识转过身去,视线顺着医生的眼神望过去,然后对上一双如同大海般深邃的眸子,深邃得差点将人吸进去。这双眼睛,她太熟悉了!是他——江离!怎么会是他?

季晓茹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心里有些慌乱,又带几分恼,甚至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她的心也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她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眼前的这个人。面前这个男人还是记忆中的英俊模样,身材修长,眉眼温润,眼神坚毅,他似是没变,又似是变了,他穿着灰黑色的正装,模样又冷清了三分,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深沉与疏离。

江离仿佛并没有看到她,眼神穿越过她。他望向她身后的医生,唇角微挑:「秦意,谢了。」

秦意的眼神暧昧地在两人之间逡巡了一番,有些玩味道:「这位就是……」

江离清清嗓子,声音又冷下几分:「季家三小姐。」

季家三小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称呼有些刺耳。季晓茹微微一顿,也不好装不认识,略带沙哑的话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出来,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江、江老师?」

「我算哪门子的江老师。」江离眼梢微微上扬,有些似笑非笑,「你叫我江离就好。」

「江离」两个字在季晓茹的唇齿之间转了一圈,好亲昵的称呼,竟莫名没好意思叫出口。她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我记得你教得很好。」

江离走近,鼻息之间闻到她身上的一种属于她的淡淡清甜味,一如那个夏日。从前的她天真烂漫,喜欢大笑,灵动的大眼睛笑得只有一条缝。他仍记得她年少时候的样子,喜欢穿鲜艳的衣服,神采飞扬。而如今,她身着一身黑色正装,头发齐肩披散,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练。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和稚嫩,她的身上多了几分熟女的妩媚,本就好看的五官,在精致的妆容下特别吸睛。

「仅仅只是教得很好?」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的眼睛,仿佛想从她的表情里读出别的信息。

可似乎并没有。

「嗯。」她垂着眸,整张脸都藏在阴影里,晦暗不明。她轻轻地应了一句,并没有继续寒暄的打算。或者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明明平时日她能说会道,此刻居然突然语塞了。

「那我先走了。」秦意觉得空气之中流淌着别样的味道,虽然好奇八卦,此刻也知道不能当电灯泡,他对季晓茹说道,「等一会你妈妈拿药回来,记得按医嘱服用。如果有问题来找我,我在B302。」

季晓茹心底有个声音叫着「不许走」,医生走了岂不是更尴尬了!可,她完全没有理由叫住他,更可恶的时,秦意才说完,半刻不停地就离开了,而且他走的时候,还将门给带上了!

季晓茹呆在原地。

「紧张什么?」江离黑眸微闪,他往病床的位置看了一眼,淡淡道,「你放心,伯父没什么大碍,估计再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那、那就好。」季晓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点什么。不过很快,她又想到什么,「那个医生,秦医生是你的朋友。」

「嗯,他学术水平很高,是肝病方面的专家。」

「谢谢你……」

「我并没有帮什么忙……」江离看着她垂眸的样子,不由地抿唇,「我就来看看伯父,他既然睡着,我也先走了。」

「再、再见。」

「再见。」江离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道。

季晓茹确定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她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明明他的气势没有那么迫人,可在他的面前,她竟然手足无措,她甚至发现自己的掌心里都是汗,明明过去那么久了,她竟然还是无法云淡风轻地面对他。

没过一会,妈妈就拿着药回来了。她看到坐在病床边的季晓茹,脸上有些惊讶:「宝贝回来了?」

「否则呢?这么大的事还想瞒我?」季晓茹佯装恼怒地瞪着她。

「你爸不让说。」妈妈走过来挨着季晓茹坐下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是不是偷偷喝酒了?是谁找他的?王叔,还是李叔?」季晓茹皱着眉头,想着等会找他们好好谈谈,毕竟这种事她从前不是没有干过。

妈妈刚想开口,眼角就看到床上的男人微动了一下,她顿时觉得又好气又无奈。她原本想说这次是你爸爸找别人喝得酒,但……毕竟还是要给一家之主留点面子的嘛!妈妈咳了一声,拉着季晓茹的手转移话题道:「你爸年纪大了,不能再劳心劳肺了。家里有着你们三兄妹帮忙,我们也放心多了。你这次怎么样,第一次和人谈合同,顺利吗?」

「那当然,对方的老板还给我让了1个点。」季晓茹有些骄傲扬起纤细的脖子,「季家的三小姐,哪里能丢季家的脸面。」

「我就知道,我们家的宝贝是最棒的。」妈妈拉着季晓茹的手,夸张地赞扬道。

季晓茹轻轻地哼了一声:「胡说咧,你从前还不是数落我样样不如大哥和二姐。」

妈妈尴尬地咳了一声,这话她好似说过。不过她马上一本正经地说道:「怎会?妈妈也是为了用言语激励你,让你变得更好啊。不过话说回来,还真的要感谢江离,要不是他啊,你能不能考上大学还说不定。」

听到「江离」两个字,季晓茹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哦,对了,这次你爸爸住院,正巧碰上了江离,也是他联系上了秦医生。秦医生是肝病方面的专家,平时忙得很,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若不是我们和江离有些交情,只怕他也未必肯来……」

「是啊。」季晓茹轻轻地说道,「好在有些交情。」

她的思绪突然飘到17岁,那时的江医生还是她的江老师……

第一章

季晓茹出身于家境富裕,是家族里最小的孩子,也是最受宠的那个孩子。在溺爱中长大的的孩子,难免有些娇气。特别是在念书上一事上,她觉得念书难,也不肯下苦功,因此她的成绩一直都不怎么好。

到了高中后,她的成绩更是差得一塌煳涂。妈妈为了此事又气又怒,没少给她请家教,可并没有起色。爸爸更是为此愁得着急上火,天天想着法子向人打听哪里可以请到名师。他甚至都还怀疑这个女儿是不是抱错了,毕竟家族里的孩子在念书上都很有天赋,特别是季晓茹的大哥和二姐,成绩优秀,远超同龄人,在念书上从未让他们操过心。季晓茹无意听到这话之后,不由翻了个白眼,反驳道:「肯定是你们将念书的好基因都遗传给大哥和二姐了,不好的基因都传给我了。既然我没有天赋,努力怕也是没什么用,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快快乐乐地玩耍,我乐得轻松,你们也能少生气。」

爸爸听到之后板着脸道:「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家里的财产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季晓茹轻松地摊了摊手:「没事啊,大哥和二姐那么疼我,以后总不会不管我的。」

爸爸被气得快要吐血,十七年来从未伤她一根寒毛,此时此刻却想狠狠地揍她一顿。

季晓茹才不管,唱着小曲愉快地跑出去玩了。她从小到大自在惯了,并不觉得成绩差点有什么关系,以后长大了找份工作也总是有的,毕竟她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至于父母每日对她耳提面命要好好学习,她也不放在心上,毕竟他们疼爱她,是舍不得真正让她吃苦的。

这个周末,季晓茹吃完午饭就要出门玩耍。但是妈妈却守在门口,根本不让她出门。

季晓茹眼看着约定时间要到,着急得跺脚:「妈妈……我和小茉约好了的,您是想让我变成一个失信的人吗?」

「小茉?哪个小茉?那个班里倒数第一的女孩子吗?」季妈妈一听,更是忧心忡忡。家长会时,她可是听到其他家长说过,这个什么茉的不仅成绩差,还贪玩,爱打扮,她的女儿成绩差没事,要是被带坏了以后可就长歪了正不回来了,她板着脸,「你今天别出门,以后也少和她来往。」

「成绩差又怎么了?她很好的,我就爱和她玩。」在季晓茹的眼里,小茉大大咧咧的很讲义气,不是那种又娇气又爱斤斤计较的女孩。

「反正今天你不许去,你的新老师马上就要过来了。」这次这个新老师,是季晓茹的班主任推荐的,听说是学校的学霸。不仅成绩第一,才思敏捷,运动方面也很厉害,还擅长篮球和跆拳道。要不是他家境一般,这边薪水开得又高,他估计也不会接这样的活——毕竟,季晓茹也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差生,想到这里妈妈不由叹了一口气。

「我不需要!」季晓茹一听到又有新的家教,只觉得反感得不行。这才消停多久,又来了……她不是念书的料,前面请了那么多厉害的家教还不是都被气走了,她真的不想听被嫌弃的话,虽然她是差生,但她也是有自尊心的好不好。

季晓茹还心心念念着出去玩,可好说歹说妈妈都没有放她出门。既然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她正欲拉着妈妈的手臂撒娇,新的家教上门了。

呃……当季晓茹看到一个穿着白色T恤、黑色裤子的修长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她呆住了,甚至,她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这个人是江离!江离诶!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他该不是她的新家教吧?对于这个认知,季晓茹顿时心花怒放。眼前这个人不仅是学校里成绩第一的学霸男神,还是校草。他长相英俊帅气,五官精致如同雕琢,可他偏偏帅得不自知,气质内敛又谦逊。对于季晓茹来说,这样的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他是她的菜,但她一直都觉得他们没有机会说话的——他成绩那么好,肯定不爱跟她这种差生说话的吧。

「晓茹,这是江……」

季晓茹顿时转身就跑。本来她今天约了小茉去玩,她特地穿了一件很清凉的吊带裙,但这样会给男神很不好的印象,他肯定会认为自己不是很乖的女孩子。

「这孩子……」

季晓茹可不管妈妈说什么,她只盼望着江离刚才还没瞧见她穿什么。她很快回房间换了一条保守的粉色连衣裙,将披散的头发扎成一个高马尾。她对着镜子满意地照了照,镜子里的自己终于像个学生了,而且很漂亮,嘻嘻!

季晓茹一出来就听到妈妈在外人面前数落她:「江老师,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有点不懂事,你……」

「妈!」季晓茹咳了一声,正色地道,「不要耽误江老师的宝贵时间,不是要教我吗,现在可以开始了。」

妈妈顿住,对季晓茹突如其来的「懂事」有点懵。

「好。」江离应了一声,对着妈妈礼貌地点点头,跟着季晓茹去了书房。在边上的保姆林嫂也欣喜今日三小姐的乖巧,忙去端了水果和茶水送进去,然后轻轻地退了出来。

书房很大,装修得古色古香,墙壁上还有价值不菲的名画和字帖。江离并没有四处打量,淡然地在书桌边上坐下,然后他就看到季晓茹忙前忙后地找书,并且给他端水、拿水果。

江离有些不习惯别人的殷勤,淡然地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道:「不用忙,可以开始了吗?」

「啊……可以可以。」季晓茹在江离的边上坐下来,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缘故,还碰翻了桌上的茶水。她差点气哭了,暗骂自己真的是笨手笨脚的,第一次给人的印象肯定很不好。

江离眼疾手快地将桌上的书本挪开,快速地用纸巾将桌上的水擦干净:「小心些。」

「唔……」尴尬的一幕终于过去。季晓茹稳了稳心神,这才发现自己第一次和江离挨得这样近,近得她几乎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气息。这样近距离地看他,连他脸上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从他的侧脸望过去,他的眉眼清丽,鼻梁高挺,薄唇好性感……真的像漫画里的男主角。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在她的脑海里产生,她的心砰砰砰乱跳,犹如小路乱撞,脸也莫名地红起来了。

「在看什么?」

江离打断了季晓茹的思绪,季晓茹不禁挺直身子,垂下眼眸不敢看他:「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当我的家教,哈哈哈……」

「薪水高。」江离淡淡地说道。

好实诚的回答!季晓茹沉吟了一声:「薪水肯定是高的,但是我很不好教哦。前面都已经气走了好几个家教了。」

「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季晓茹在心中呐喊,男神不愧是男神,竟然为她讲话诶!不过她一定会努力,努力让他留下的!

「这书还挺新的。」江离将书本打开,随口说了一句。

季晓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她的书都没有怎么碰过,当然很新,甚至半点痕迹都没有。

江离一边翻书一边问道:「你在哪些方面比较薄弱。」

「你应该问我哪里不薄弱……」季晓茹顺口回答了一句,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嗫嚅道,「那个,我可能……」

「嗯……」江离会意,他头也未抬,随即翻到第一页,「那就从这里开始补吧。」

「啊……好。」季晓茹乖乖点头。

她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都从第一页开始学了,再学不会她肯定就是个大笨蛋了。

明明从前觉得很难的内容,因为他不疾不徐的语调,因为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季晓茹竟觉得不再枯燥。又或许,她是因为给男神留下好的印象,所以努力认真地听着,后来她才发现江离并不是完全照本宣科,他会加入自己的见解,将很难的知识点浅化,甚至还会插入一些有趣的典故,不知不觉中她竟真的听进去了。特别是数学,从前她觉得就是天书,但在江离的讲解下,似乎也并没有非常难。江离授完课之后,还翻开练习册,勾选了几道习题,她都能做得出来。

江离眼底渗出浅浅笑意:「看来也不是很笨。」

虽然这并不是一句赞美的话,但季晓茹莫名地自信了。她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笑眼,她也不觉勾起唇:「江老师,还是你厉害。你再点拨我一段时间,我可能就变成优等生了。」

「咳……」江离讲得有些口干舌燥,正好端起边上的水杯喝水,差点把自己呛到。他停顿了一下,却也不打算打击她的自信,「应该会有这种可能。」

季晓茹不过开了个玩笑,却听到他一本正经地回答她,心里甜丝丝的。她第一次觉得学习很好玩,有这样赏心悦目的人陪着学习,好满足!

下课之后,季晓茹听到妈妈说有同学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这才想起先前和小茉的约定,连忙回拨了电话。

对方才接通电话就一顿抱怨:「晓茹,你好过分耶,我们等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出现……」

季晓茹呵呵干笑:「那个,我可能以后周末都不能跟你们出去了。」

「为什么?」

「因为……嗯,我遇见了男神。」季晓茹傻笑起来,却不肯再说更多。

至此之后,江离每天都会来替季晓茹辅导两个小时,不仅辅导当天的作业,还陪她一同回顾从前落下的旧知。他还用自己的办法,教她将所学的知识做成思维导图,将知识融会贯通。虽然刚开始季晓茹将这些知识用得磕磕巴巴,但某一天之后,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开窍了,感觉学习的大门被她摸到了,至少她在校上课也不会觉得上课什么都听不懂了。

两个月后的一次考试,季晓茹的成绩突飞勐进,居然从班里的倒数挺近了中下游。这个成绩是季晓茹之前都没有想过的,一下课,她就迫不及待地拿着全都及格的试卷给家里人看。

季妈妈看到季晓茹的成绩单有点不可置信,又兴奋不已,这比当初看到大儿子和二女儿保送大学的通知书都开心。在气跑那么多名家教之后,她知道这次的家教请对了。为此,她特地打了电话邀请江离一起吃晚饭,庆祝季晓茹这次的好成绩。

江离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应邀了,在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面前坐下来。他就坐在季晓茹的对面,今日的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和西裤,可他端坐着,犹如漫画里出来的王子一样。季晓茹先前并不知道妈妈邀请他,如今看到他与她同桌吃饭,杏眼里浮出三分笑意,就呆呆地看着他笑。

面前的江离年纪不大,却有一种矜贵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优雅被释放到极致。

这个时候妈妈推了推季晓茹,她笑着道:「快敬江老师一杯。」

季晓茹倒了杯可乐,毕恭毕敬地举杯示意:「江老师,谢谢你,因为你的耐心指导,我的成绩突飞勐进,我爸妈都很开心。幸好我爸今天有事不在,否则他可能会拉着你喝酒。」

江离一愣,被她逗笑了,浅笑着举杯:「是你肯下苦功,接下来再接再厉。」

「都是江老师教导得好。你和晓茹是同龄吧,不知道是怎样的父母才生出来了你这样优秀的孩子,阿姨什么时候可要向他们取取经。」

季妈妈说得很真诚。

江离面色一顿,薄唇轻抿,缓声道:「阿姨过奖了。」

季晓茹咬着筷子,咕哝道:「我哪里有那么差,我又不是那种朽木,只是以前没有碰见好老师罢了。」

季妈妈瞪了季晓茹一眼,拿出先前准备好的大红包递给江离。

摸着厚厚一叠,江离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接了:「谢谢阿姨!」

季妈妈摆摆手:「是我们感谢江老师才对,只要你肯继续教茹茹,茹茹能考上大学,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季家有的是钱,她可不管出多少钱,只要晓茹肯学,她就要烧高香了。

季晓茹想着的是,就要多给点,多给点才能留住江离嘛!

一边吃一边聊,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饭后,江离和季晓茹进了书房。季晓茹有些眼红地盯着江离的红包,「我还没见过那么多零花钱呢,你拿那么多钱有什么打算啊?」

江离话不多,季晓茹本以为他不会跟她说。没想到他停顿了片刻:「可能买个代步车吧。」

「代步车?」季晓茹一听,眼睛不由一亮,她有些怀疑地问道,「是、是我理解的那种车子吗?会不会好贵?」

「嗯,有自己的车子会方便点。」江离难得和她解释,「而且二手车价格会便宜好多!」

「好羡慕啊。」季晓茹双眼放光,虽然她的家里有很多车子,其中不乏有很多豪车,但身为同龄人的江离即将有自己的车子,她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她又问道,「你有驾照了?」

「嗯,刚刚到手。」

学神不愧是学神,学什么都快。这才刚成年不久,马上就拿到驾照了。她也突然好想去学哦,不过……她叹了一口气,「我还没满十八,只能被人载……」

「我可以载你。」江离随口说道,但他马上又顿住。他垂眸对上季晓茹那双惊喜得迸发出光芒的双眸,咳了一声,「但你在期末考要考到班级的前十名!」

「前十名啊!」季晓茹的脸顿时就垮了,她觉得她能考到如今这个名次已经够破天荒,够了不起了。考到前十名根本不可能啊!

江离也不过随口一说,不过他很快便觉得自己的要求会不会太高了。他见面前女孩的脸完全皱成一团,可爱的模样令人忍不住心软。可他说出的话却是:「怎么?怕了?」

清清冷冷地嗓音顿时勾起了季晓茹的斗志!她倔强地望向他,眼底全是坚定的光芒:「我还没怕过什么呢!我……我一定可以的,你等着。」

「好,我等着。」江离耐心地说道。

江离认真的话语令季晓茹的心再次怦然心动,他并没有嘲笑她,他说他等着。

这个成绩她可从来没有考过,甚至她也从来没有给自己定过这样的目标。但只要她一想起自己能够坐在江离的车上——或许,她能够坐他的副驾驶?

嗷~不过副驾驶诶,是很亲密的人才能坐的吧。一想起那个画面,季晓茹就莫名地觉得很兴奋!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5-25 05:43 , Processed in 0.068183 second(s), 1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