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დ资讯] 莫颜《将军求娶》(洞房不宁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2-1 12: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莫颜《将军求娶》(洞房不宁之三)

{出版日期}2022/02/10

{内容简介}

要他楚雄来说,男人不是长得好看就好,要懂得对女人好、保护女人,
她要他有本事就去闯天下,好,他就靠拿下这天下来保护她!

文创风1034《将军求娶》

楚雄一眼就瞧中了柳惠娘,不仅她的身段、她的相貌,
就连泼辣的倔脾气,也很对他的胃口。
可惜有个唯一的缺点──她身旁已经有了碍眼的相公。
没关系,嫁了人也可以和离,
他虽然不是她第一个男人,但可以当她最後一个男人。
「你少作梦了。」柳惠娘鄙视外加厌恶地拒绝他。
楚雄粗犷的身材和样貌,刚好都符合她最讨厌的审美观,
而他五大三粗的性子,更是她最不屑的。
「你不懂男人。」他就不明白,她为何就喜欢长得像女人的书生?
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只会谈诗论词、风花雪月有个鸟用?
没关系,老子可以等,等她瞧清她家男人真面目後,他再趁虚而入……
果不其然,他等到了!这男人一旦有钱有权,就爱拈花惹草,
希望她藉此明白男人不能只看脸,要看内在,自己才是她心目中的好男人。
岂料,这女人依然倔脾气的不肯依他。
「想娶我?行,等你混得比他更出息,我就嫁!」老娘赌的就是你没出息!
这时的柳惠娘还不知,後半辈子要为这句话付出什麽样的代价……

第一章

杏花村是平镇附近一个偏僻的小村落,这儿山明水秀,长满了杏花树,因此而命名。

村落住了一百多户人家,居民主要靠种田、打猎和采药为生,自给自足,偶尔拿去镇上换取银钱,买些什物回来。

柳惠娘是吴家小媳妇,她有一手好厨艺,每个月都会腌些私房酱菜,拿去卖给镇上的馆子,赚了银子就买肉回来,给婆婆和儿子添菜。

她腌的私房酱菜口碑很好,随着季节不同,酱菜口味也会跟着更换,成了饭馆的一道招牌菜。

饭馆掌柜知道这妇人手艺了得,又怕她把酱菜卖给别家,因此给了高价,包下她的酱菜,约定好每个月送多少量。

今日,柳惠娘坐了驴车来到平镇,店小二见到她,上前热情招呼,请她进屋等,倒了杯热茶给她,然後招呼驴车把酱菜载到厨房外。

驴车是跟村里邻居租的,说好每个月固定的时间,载柳惠娘到镇上交货。

她清晨伺候好婆婆和儿子後才出发,到达饭馆时,离午时尚有半个时辰,这时候饭馆已陆续有些客人。

楚雄便是此时到饭馆用饭的。

店小二忙上前招呼。

「楚爷,您今日来得早呀,这儿坐!」

平镇人都识得楚雄,见到他都要称一声「楚爷」。

楚雄生得人高马大,一身劲装,腰间挂刀,相貌粗犷又带着不羁的俊朗。

「跟以往一样,三菜一饭一壶酒。」楚雄坐下,将腰刀搁在桌上。

他是常客,店小二已知他用饭的习惯,所谓三菜一饭,就是一盘肉、一盘菜,再加上一盘当季的招牌酱菜。

饭菜要等,但是酒一定要先上。店小二招呼他坐下,便去张罗酒菜。

楚雄目光不经意一扫,忽然定住。

靠近门边角落的桌子,坐了个文静秀气的女子,是副生面孔。

店小二先端上酒水和酱菜,再去张罗两盘热炒时,被楚雄叫住。

「那女人是谁?」

店小二朝他指的方向看去,笑着回道:「那是杏花村的柳惠娘,咱们饭馆的酱菜都是跟她订的,今日送货来。」

「哦?」楚雄状似漫不经心地闲聊。「谁家媳妇?」

「杏花村吴家。」

「种田的?」

「本来是,但两年前吴家老爷去世後,老夫人就把田卖了。」

楚雄面色淡然地听着,好似只是随口一问罢了,见店小二有些探究的目光,他便道:「我还以为掌柜的娶媳妇了呢。」

店小二听了一愣,恍然大悟,接着闷笑道:「掌柜的哪有这福气,咱们是粗人,那柳娘子生得好、厨艺好,人又贤慧,嫁的可是读书人呢!您到平镇才几个月,所以不知道,她家相公十五岁中秀才,十八岁中举人,吴家老太太把田地卖了,就是给她儿子当盘缠去京城赶考,挣个前程。」

楚雄只是笑笑,没再多问,状似没多大兴趣,改口催店小二快把菜送来。

掌柜的结算好银子,走出来交给柳惠娘,柳惠娘向他道谢,微微一笑就离开了,没注意到身後有一道目光,始终盯着她的背影。

交了货,有了银钱,柳惠娘喜孜孜地上了驴车,命车夫去市集采买,好拉回杏花村。

柳惠娘不知道,自己这一趟出来,无意中入了某人的眼。

对某人来说,没看上就算了,偏偏不小心看上了……

有点麻烦。

楚雄两三下便将饭菜扫光,一壶酒全部灌完,把银子丢在桌上,叫店小二算帐,店小二愣得直瞪眼。

他不过去添壶茶水回来,饭菜就空了,有这麽饿?

楚雄没理他,大步出了饭馆,朝市集走去,因为适才那女人临走前,跟掌柜说了句要去市集采买东西。

柳惠娘已经想好要买什麽,她是老顾客,小贩们见到她,便将好物拿出来。

柳惠娘面容姣好,嘴巴又甜,也很会做人,除了做酱菜,她还会顺道做些小吃食,用荷叶包成一小包,送给摊主,惹得摊主高兴,你来我往,就会给她打个折,或是省了零碎钱。

几次下来,双方有了交情,下回她再来,摊主若是进了些新鲜的好货,便会主动将最好的留给她。

柳惠娘靠着好交情,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攒下钱,积少成多,久了也是一笔不错的进项。

采买完毕,接着去肉摊买了猪肉。五岁的润哥儿在长身子,得补一补,才能长得高。

经过一家饰物摊子时,柳惠娘瞥见一把雕工细致的木梳,问了价钱後,嫌太贵。

她是买得起,但舍不得,货郎见她意动,积极说服,舌粲莲花半天也没能让她把银子拿出来。

货郎热心,就算她不买,也不会摆脸色给她瞧,柳惠娘见他态度好,自己在摊子上看了半天也没买,挺不好意思,但她实在舍不得花这个钱,因此找了理由。

「我让我家相公买给我。」她甜甜地笑道,客套几句,人便走了。

在她离开後,货郎正要将木梳放进盒中时,摊前又来了客人。

「拿给我看。」

货郎愣住,就见摊前站着一位客人。

他是最近才来摆摊的,因此不识得楚雄,见他要看,忙把木梳奉上。

「适才那位妇人看上这个?」

货郎一听,上下打量他,忽然恍然大悟。

「您是那娘子的丈夫?」

楚雄抬眼,没回答,只是一笑,货郎就以为他默认了。他还当那妇人是故意找理由哩!没想到是真的等着丈夫买给她。

「这木梳用的是上等桧木,那木匠师父是给大户人家做木雕的,因为剩了材料,因此做了木梳。您瞧瞧这上头的刻花,可不是一般木匠能比的,小的卖这个价,真的不贵呀!您可以去打听,若是去别家,起码差了十倍的价。」

楚雄点头道:「确实不错。」

货郎目光一亮,知道遇着了识货的客人,有机会成交。

「您买下这木梳送给妻子,她肯定惊喜,就这唯一的一把,多了也没有。」

楚雄将木梳收下,掏出一锭银子丢给他。「不用找了。」

货郎惊喜,忙哈腰道谢。

柳惠娘坐在驴车上,清点今日的收获,心里计量着晚上加菜,和婆婆、儿子一起庆祝。

驴车走到一半忽然颠了下,把柳惠娘给惊了,待缓过神,忙问车夫怎麽回事。

车夫下车瞧了瞧,拧眉道:「轮子坏了。」

柳惠娘一听,霎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这一车子的东西可不少,让她提着两脚走回去是不行的,更何况,路程都走了一半,返回镇上另外找车也不可能。

「怎麽会坏了?」

柳惠娘也跟着下车查看。

这车夫叫驴二,是村里的老实人,专靠驴子给村人载货,从不骗人,她昨日还叮嘱过,叫他检查好车子,可别坏在路上,驴二从来都是照做,也不会诓她,这次大概是运气不好。

这可怎麽好?前不着村,後不着店,车轮偏偏坏在这种地方,若是耽搁了不打紧,但她这车的好物是一定要带回去的。

驴二搔搔头,很是愧疚。

柳惠娘想了想,现在怪他也於事无补,得把握时间,天黑就麻烦了,便拿了一串铜钱给他,要他走回镇上,另外再叫辆马车过来。

驴二拿了铜钱,快步往平镇跑回去,柳惠娘便坐在驴车上等着。

她估计驴二来回一趟要花半个时辰的工夫,却没想到过了一刻,便闻马蹄声从远处而来。

柳惠娘回头看去,就见一名男子策着马车驶来,最後在驴车旁停下。

男子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她。

「你是柳惠娘吗?」

柳惠娘有些戒备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你家车夫说,你需要马车载货。」


「……」柳惠娘沈默地打量他,男人身高体壮,一身黑色劲装,背脊挺拔,五官线条凌厉,就连他身下的马儿也跟主人一样,四蹄修长,毛色发亮,都是结实强健,气场非凡。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柳惠娘。」

「……」瞧那个戒备的眼神,楚雄不明白自己是哪儿不对,为何她一见面就说谎,让他原本想好的剧本没机会演出来。

其实驴车的车轮是他弄坏的,他算好了,车轮只能撑到半路就会停下来,也算准了车夫会返回镇上去找另一辆车。

见到车夫走了,他便策着备好的马车,穿着干练剽悍的骑装,英雄救美般的出现。

平日他这副打扮走在镇上,都会引起其他姑娘的注目,对他投以倾慕之色,但这女人看他的眼神里,找不到一丝局促和羞涩。

「你家车夫路过时,说要租用我的马车来载货,就车上这些吗?」

既然她睁眼说瞎话,他也可以没事似的完全无视,然後也跟着她睁眼说瞎话。

柳惠娘想了想,问道:「他租用你的车,花了多少?」

「十个铜钱。」

她先前的确是拿十个铜钱给驴二。

「他人在哪儿?」

「他去镇上找人来拉他的车,要我先过来找你。」

「十个铜钱拿出来,我看看。」

楚雄从钱袋里掏出十个铜钱,摊在手上给她瞧。铜钱长得都一样,他就不信她能辨认这些铜钱是不是她给的。

柳惠娘伸手把铜钱收回,放进自己的钱袋里。

「不租了,您请回吧。」

「……」

楚雄闭上眼,揉了揉眉心,呵呵一笑,再睁开眼时,眼角眉梢带笑,目光精锐逼人。

他弯下身子,直直看入她的眼。

「你怎麽知道我是假的?」

柳惠娘冷冷地看他。「镇上马车的租金行情都是固定的,牛车五钱,驴车十钱,马车十五钱。」

「我算便宜一点,不行?」

「没听过楚家商行的护卫,还兼差当车夫的。」

他意外地挑眉。「你知道我?」

「不知道,我认衣裳。」

原来是他这身骑装露了馅。

「我叫楚雄。」

她面无表情,只除了一双戒备的眼,楚雄却觉得有意思极了,他第一眼瞧见她,就看上她了。

若是搁在以前,看上了,他就抢回去,但现在不行,他改邪归正了。

本以为自己布个局,制造机会,来勾引美妇人,让她自己上鈎,现在却发现,她可不如外表那般天真好骗。

这女人聪明得很。

不过,他人都来了,要他打道回府是不可能的。

楚雄俐落下马,在她全神戒备的眼神下,直接去搬货。

「你做什麽?」

「搬货。」

「你想抢?」

「说实话,我比较想抢人。」他脸在笑,但锐目逼人,直看得柳惠娘心惊胆战。

「你、你敢!」

「你说呢?」

他笑得一脸痞气,此时四下无人,他若真要对她做什麽,她恐怕逃不了。

这男人很危险,他盯人的目光像只狼,令柳惠娘起一身鸡皮疙瘩。

柳惠娘後悔极了,不该让驴二先走的,这下如何是好,逃是逃不远的,只能智取。她唯一的武器,是藏在发上的一根针,上头涂了麻药,她随身携带,就是用来防身的。

楚雄把货物全搬到马车後,便上了马背,对她笑着命令。「上车吧。」

她没动,只是抿着唇瞪他。

「真不要货物了?还是你不想坐马车,想与我共骑一匹马?」最後一句说得暧昧。

柳惠娘握紧了拳头,犹豫一番後,自己上了马车。「麻烦您了,家里婆婆、孩子还在等我回去吃饭呢。」

既然逃不了,又不想丢下这批货,不如见机行事。

楚雄勾唇,挥着鞭子,策马启程,载着她一路往杏花村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温馨提示】 仅提供试阅分享,资讯到此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 13:5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什么时候出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 09:55: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全本啊!!!快上全本吧!!!求版主啊!过年休息正是磕书的好时光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9 16: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今天能上全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0 22:3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颜的书文笔好情节佳,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1 16: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3 13: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试阅文,期待今早看到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18 01: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还不错,有点反套路,男主盗贼出身才有可能发生后面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鲸鱼台言_鲸鱼言情

GMT+8, 2024-6-19 02:22 , Processed in 0.060435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