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安祖缇《就馋你的身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9 11: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祖缇《就馋你的身子》

出版日期:2022年7月8日

内容简介:

傅允深从小到大因为出色的外表,被不少女孩子倒追
不知是不是他的八字特别吸引肉食女,一个个攻势猛烈
尤其十年前被个年轻「慾女」扑上来「猥亵」
更是让他从此对主动型的女人大为感冒
因此遇见陶希染这个不敢与他对视,总是害羞脸红低头
说话细软的女孩,他就深深受到吸引了
她身上有种独特的清纯少女感,第一眼便教他上了心
相较对他有意的女人,哪个不是卯足劲想得到他的青睐
她表现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别说跟他眼神接触
连讲话都会结巴,一看到他就跑得比飞还快
不然就像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他一靠近就全身僵硬
诚心请她喝饮料,她却一副他是要喂她喝毒药
活像他是什麽吃人的鬼,准备把她吞吃入腹……
明明他不是遇上爱情就变笨的恋爱脑
想不到却栽在陶希染这朵清纯小百合手上
本以为她真是性格内向害羞,没想到他错看她了!
原来,她就是那个在十年前性骚扰他的变态女生……

 1-1

  「早。」进了办公室的徐日雅对正在吃早餐的陶希染打招呼。

  「早安。」嘴里尚有食物的陶希染含糊不清的回应。

  坐下後,徐日雅把自己的早餐放到桌上,打开电脑。

  「对了,今天经理要回来。」徐日雅倏忽想起。

  「啊?」陶希染喝了口奶茶,对去国外出差半个月的经理要回来一事没啥兴趣,甚至做出了埋怨的表情,毕竟主管不在的日子才轻松啊。

  陶希染上个礼拜刚到这间经营环保木质建材的公司上班,公司的营业据点遍及整个东南亚、日本、韩国跟美国,而经理就是去马来西亚出差。

  她的工作是数位行销专员,其实就是社群小编,隶属於行销企画部门,视觉传播系毕业的她,对於美编、影片录制剪辑、文案撰写等均有一定的水准。

  由於这是家国际公司,对英文也有要求,而她的多益分数是九百,符合录取水准。

  加上她在面试时开朗大方的态度,因此翌日就收到录取通知了。

  徐日雅跟她一样是数位行销专员,已经进来公司两年了,虽然两人同年,都是二十六岁,但徐日雅是她的前辈。

  徐日雅负责FB跟IG、LINE@,陶希染则是负责Twitter、Pinterest等社群平台的经营与管理,两人一起处理YouTube的影片,以及官网的维护。

  她们还必须撰写中英文文案、广告提案的发想与执行、成效分析、管理、追踪等工作,每天都十分忙碌。

  陶希染进来面试的时候,行销企画部的经理就已经去国外出差了,因此她一直未见其庐山真面目。

  传说,他长得非常的高大帅气,颜值可比明星,年纪轻轻不过三十一岁就已经是高级主管,是公司内众多女性的梦中情人。

  但陶希染一点也不好奇。

  对她来说,男人的脸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身材、是肌肉。

  不过这是她个人的小嗜好,加上初来乍到,她也不好意思问同事:「经理有没有八块肌啊?」

  若这样问,铁定被当成花痴甚至是变态。

  这种事情,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因此她一直把自己的喜好隐藏起来,只有她的好闺密璩娅澜晓得。

  这事说来也是她的黑历史,连说出去当笑话自嘲都会觉得羞耻的那一种。

  犹记得时间是在她高二那年,午後时常下起雷阵雨的夏季。

  当时的她是田径社的社员,每天早晨上课前跟放学後都要练跑,如果遇到赛期,就连中午午休时间都要先跑步训练完才能回教室吃饭,因此她的皮肤被阳光摧残的十分「健康」。

  每次衣服脱掉,有衣服遮蔽的皮肤如雪一般白,露在外头的脸颈与四肢黝黑,形成强烈的对比。

  那一天,刚下过倾盆大雨的天空还阴沉沉的,乌云沉重得像压在人们头上,闷得让人喘不过气。

  学校离她家路程不过十分钟,从学校走路回来的她撑着伞,顶着稀疏的毛毛雨,跳开一圈又一圈的水洼,慢悠悠的回家。

  开门入屋,收起雨伞放入伞架,陶希染边脱鞋边对着屋里喊,「妈,我肚子饿,我要吃点心……」

  忽然,一具高大强健的男性身躯映入她眼帘,她顿时傻了。

  重点是那个男的还裸着上半身,下半身穿着一条看起来很紧的运动裤,头发湿濡,发梢滴着水,正用毛巾胡乱擦着,一看就知道刚洗过澡。

  他有两块厚实的胸肌,下方是整齐对称的八块腹肌,宽肩窄腰,一双腿长得吓人,运动裤长只到他的小腿。

  而且他还长得很好看。

  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瞳眸乌黑又大,柔化了薄唇的犀利感。

  斜眼睨她时,竟有种难以言喻的性感。

  陶希染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双眼直勾勾盯着他上半身的健美肌肉。

  天哪!货真价实的八块肌耶!

  一直都很喜欢猛男的陶希染眼睛逐渐变成爱心,一朵一朵的粉红小花缓缓上升中,嘴角的口水眼看着就要控制不住……

  等等,这人是谁?

  她霍地回过神来。

  这是她家没错,开锁的钥匙还握在她手上呢。

  「嗨。」那男的朝她摆了下手,态度闲适,好像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微笑的嘴角更让那张俊颜更为迷人。

  陶希染张口想问他是谁,就看到母亲匆匆忙忙从房间走出来,头发一样是刚洗过,用毛巾包得像印度人。

  妈,跟陌生人,在下午时分,她不在的时候,一起待在家里。

  而且两人都洗过澡。

  莫非是……

  她惊愕的摀嘴,冲口而出,「妈,你搞外遇!」

  而且还搞上了一个年纪可以当她儿子的男生!

  陶母先是一愣,接着朝女儿骂骂咧咧起来,「你在胡说八道什麽?我外遇?你妈我是这种人吗?」

  「不然他是谁?你们两个为什麽一起洗澡?」陶希染手指着八块肌男大声质问。

  陶母真要被女儿的脑洞气到无力了。

  「我们没有一起洗澡!」陶母没好气地反驳。「我们家有两间浴室,干嘛一起洗澡?」

  「为什麽会有一个陌生人在我家洗澡?」陶希染的手朝那个八块肌男狠狠指了两下。

  「那当然是……」

  「你们可以暂停一下吗?」八块肌男出声了。

  虽然他嗓音低沉,带着一股清冷感,人长得俊,身材好,声音又这麽好听,实在太过完美,但一想到这八块肌男勾引了她妈妈,陶希染积聚在眼中的怒火彷佛可以把八块肌男瞬间烧成灰。

  她狠狠的瞪着他。

  「刚才……」八块肌男貌似想了一下,「二十分钟前,外头下雨,地上有水洼,你妈开车经过我身边,脏水溅了我一身,所以我才在你家洗澡。」

  「对啦,就是这样啦!」陶母也跟着解释,娓娓道来。

  当时的陶母一发现自己把人害成落汤鸡,立刻下车来道歉。

  倒楣的是,陶母一下车,紧接着又一台车子过来,同样激起一片水花,两个人都又湿又脏,最惨的就是八块肌男,从头湿到脚,白色的运动服成了泼墨画,歉疚的陶母立刻把人带回家,拿了衣服给他到客浴洗澡,自己也趁这个时间赶快冲洗一下。

  不巧,两人洗好澡出来时,陶希染也回来了,因此酿成了天大的误会。

  「你干嘛不回家洗?」陶希染认为这理由漏洞百出。

  谁会去陌生人家洗澡啦!

  「他家不在这。」陶母回。

  「你家在哪?」陶希染问八块肌男。

  「在台北。」八块肌男温和的表情因为陶希染的咄咄逼人而逐渐变得不耐烦。

  「那你来桃园干嘛?」

  「拜访朋友。」他不等她问自行说下去。「他住在你家後面的巷子里,我本来要去搭公车回家。」

  「那衣服呢?」陶希染又问。

  「在洗衣机洗啦!」陶母翻了个白眼。「还有,你爸已经不在了,我就算真的跟他有怎样,也不叫外遇!」

  1-2

  八块肌男这时横了一眼过来,陶母顿时有些心虚地垂下眼眸。

  「当、当然我心里没这麽想。」陶母嗫嚅。

  「你还有什麽问题要问吗?」八块肌男问陶希染。

  陶希染想想,听起来好像两个人真是清白的,是她误会了。

  「没有了……等一下!」陶希染惊愕张嘴,仔细打量他的下半身。「你身上穿的……那不是我的裤子吗?」

  陶希染虽然体型娇小纤细,但她喜欢穿宽松的衣服,牛仔裤一定买大一号,睡裤大两号,而八块肌男此时穿的裤子正是她的睡裤,一条她即便坐下裤口也能盖住脚踝的长裤,到他腿上,竟成了七分裤!

  「我没有裤子借他穿,只好拿你的,还好他穿得下。」陶母彷佛很骄傲自己的临机应变,得意的呵呵笑。

  陶母一年四季都穿裙子,就连冬天也不例外,所以她的衣柜里没有半条长裤。

  「我可以赔你一条。」八块肌男把手上的一件T恤递给陶母。「太小件了,我穿不下。」

  那是陶希染用来当睡衣的L号T恤,他要是硬穿,肩线直接绷裂。

  「可是这是最大件的了。」陶母面有难色。

  「不然就先这样吧。」八块肌男扯了下裤子,看得出来这裤子他穿得也很憋,还好有弹性,勉强可以撑一下。

  「好,那你坐一下,衣服应该很快就洗好了。」

  八块肌男点了下头,坐来两人座的沙发上。

  陶家的格局方正,是两房一厅两卫浴的格局,一入门就是客厅,左手边是相连的开放式厨房,连接着可以洗晾衣服的後阳台。

  厨房跟客厅中间有一条通道,左右两边各是陶希染跟母亲的房间,最後面的边间是储藏室。

  「你要不要吃点心?」陶母问八块肌男。「我女儿晚点要去补习,我要帮她准备点心。」

  「不用。」八块肌男的声音冷淡,有种划清距离的感觉,明显就是不想再被误会。

  虽然被拒绝了,但并不影响陶母的心情,她来到厨房从冰箱取出食材,将可颂面包放入烤箱,接着拿出火腿、生菜等备料。

  陶希染回房间换掉制服,穿上T恤、牛仔裤走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八块肌男,胸肌与腹肌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人彷佛着了魔般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察觉沙发的晃动,八块肌男头也未抬,继续滑他的手机。

  看着八块肌男,陶希染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实物。

  她就读的学校是女校,没有男生,所以她虽然喜欢肌肉猛男,但只在杂志、海报、电视等看过,真人是第一次,因此她跃跃欲试。

  好想知道肌肉摸起来的感觉喔!

  不知会是硬硬的,还是Q弹得像果冻一样呢?

  外头阳台传来音乐声,那是衣服已经洗好的意思,正要进入烘乾行程。

  「衣服洗好了。」陶母对着客厅喊:「等烘乾就好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会好了。」

  八块肌男点头表示听见。

  再半个小时他就会走了!

  再半个小时,就再也看不到八块肌了!

  这可能是她人生中绝无仅有的一次机会啊啊啊!

  「你……」陶希染嘴唇迟疑动了两下,还是鼓起勇气说了,「我可以摸摸看吗?」

  「什麽?」八块肌男转过头来纳闷的看着她。

  「胸肌。」陶希染手朝他胸口指了指,「可以摸摸看吗?」如果腹肌也可以一起给她摸摸,那就更好了。

  她的手微微颤抖,既兴奋又紧张。

  「啊?」微微瞪大眼的八块肌男脸上写着难以置信。

  「我很好奇摸起来的感觉。」陶希染的眼神逐渐炽热。「可以吗?」食指竖起。「摸一下就好。」

  「不可以!」他严厉地拒绝了。

  「噢。」陶希染一脸失望,退而求其次。「那腹肌可以吗?」

  「你知道自己刚刚说的是什麽吗?」八块肌男板起脸来。「你想摸一个男人的身体?」

  「我只是想摸摸看而已啊。」陶希染毫不遮掩地叹气,心无城府的说:「没摸过嘛。」

  「你……」

  「希染,吃点心了。」陶母端着点心跟饮料过来。

  走到茶几前时,下方的地毯不知何时翘起了一块,陶母没发现,被绊倒了,手上的食物飞了出去,反应不过来的手往前伸,推向女儿的头,陶希染只感觉到头被什麽狠狠一推,人就整个扑跌在八块肌男身上。

  八块肌男的手机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撞着窗框,摔落在地,萤幕当场碎成蜘蛛网状。

  陶希染的脸就撞在他的胸口,挺秀的鼻子被压扁了,嘴前好像有什麽东西,她下意识动了动。

  猝然,她发现自己唇上含的是什麽,受到惊吓的她,慌张地想离开,这时的八块肌男已经做出反应,直接把人用力推开,霍地站起,浑身怒气迸发,脸上的表情就像受到了侵犯。

  「我、我我我……」摀着嘴的陶希染,结巴的说不出话来,整张脸像番茄一样红。

  八块肌男瞪着她的左眼写着「变态」,右眼写着「痴女」。

  陶希染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不是故意的……」

  八块肌男转身捡起手机,接着大步走往後阳台,摆明不想听她解释。

  「你等一下!」

  想起身追上的陶希染这才发现母亲跪在她脚旁,上半身趴在她大腿上,表情有些痛苦。

  「妈你怎麽了?」陶希染连忙将人扶起。

  「我刚摔倒了。」陶母哀号。「我的膝盖呀!」

  陶母的膝盖曾经受过伤,因此这一摔,让她痛得没有办法站起来。

  陶希染连忙将母亲扶起来,坐上沙发。

  「妈,你先坐一下,我去……」

  这时,八块肌男已经从後阳台走出来,身上套着半乾的衣服,上身的T恤整个黏贴在身上,肌肉形状无所遁形。

  「你……」

  八块肌男回身一瞪,陶希染吓得不敢说话了。

  他一把抓起放在餐椅上的背包,悻悻然离开陶家。

  「咦?他人怎麽突然走了?衣服乾了吗?要走怎麽不打招呼?」神经一向大条的陶母纳闷的自言自语。

  陶希染嘴角抽了抽,叹了口气。

  当下的她很遗憾无法跟他解释清楚,不过那样的情况,再怎麽辩解他大概也听不进去吧,因为她真的突然把人抱了,还吻了人家的……

  欸!陶希染羞惭掩面。

  丢脸啊!

 1-3

  不过……

  陶希染自掌心抬起脸来。

  那肌肉的触感真的好硬实啊!

  她看着自己的掌心,那个触感即便过了十年,还残留着,无法忘怀。

  她自己本身也有在健身,不仅腹部练出了马甲线,屁股也练出了漂亮的浑圆高翘曲线,但摸起来的触感就是比不上记忆中的感觉。

  至於其他男人的她就不清楚了。

  毕竟自那时起到现在,已经十年的时间,她还没遇见过比他更完美的肌肉,当然也就兴趣缺缺了。

  八块肌男在无形中成了她交男朋友的标准,已经见(摸)过一个PR99的完美男人,其他男人怎麽看得上眼呢。

  所以她长到二十六岁了,还没交过半个男朋友。

  自黑历史中抽离,陶希染继续啃着她的早餐,另一手滑着手机。

  离九点上班时间还有两分钟时,办公室内传来惊喜的鼓噪声音。

  「经理,你回来了!」

  「经理你有没有带什麽伴手礼?」

  「你这麽久时间不在我们好想你……」

  「经理回来了!」徐日雅拍了下陶希染的肩膀。

  陶希染好奇地转头望去,果然看到一个身高至少有一八五的男人,在众人簇拥下,鹤立鸡群的走进行销企画部门。

  她眨了下眼,觉得经理的长相有点眼熟。

  她眯起眼,想把经理的脸看得仔细点。

  「他就是经理吗?」她询问坐在隔壁桌的同事徐日雅。

  「对啊。」

  「怎麽觉得好像在哪看过他……」

  这时的经理傅允深已经转过身来了,陶希染可以看到他的全脸,顿时,她整个人像遭到雷殛一样浑身僵直。

  「我带了一些马来西亚的特产回来,你们大家分着吃吧。」傅允深把手上的纸袋放在桌上。

  这声音……不会错的!

  陶希染手上的筷子掉落在办公桌上。

  他就是十年前的八块肌男!

  「耶,有特产耶!」徐日雅开心的跑过去。

  她拿了白咖啡跟香饼回来,不忘帮陶希染带一份。

  「给你。」徐日雅把特产放到她桌上,发现她的表情像看到哥吉拉出现在办公室内一样的惊恐。「你怎麽了?」徐日雅推了她一下。

  「呀!」陶希染尖叫了声。

  顿时,整间办公室内至少有一半的人不约而同转过头来好奇看着尖叫的她,包括傅允深。

  陶希染迅速低下头去,用手遮脸。

  「你干嘛啦?」徐日雅被她的尖叫声吓到了。

  「没事。」她拿起香饼晃了下。「谢谢喔。」

  「不客气啦。」徐日雅撕开香饼的包装纸咬了一口。「酥酥脆脆的,不错吃。」

  陶希染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衰,她的主管竟然是十年前那个八块肌男。

  他还记得她吗?

  他会不会认出她来啊?

  拿起抽屉内的小镜子,她左看右瞧,希望自己跟十六岁时长得不一样。

  镜中的陶希染脸转来转去,各种角度都看过了,还是没有把握自己跟高中时差别大不大。

  亲戚是有说她长大之後越来越漂亮了,尤其是肌肤从小黑炭变成白玉雪肤之後。

  高中时她是田径队的,每天晒得黑亮黑亮,进入大学之後,她没有再练田径了,开始爱美的她很少在阳光下运动,健身运动也都是在室内,因此皮肤越来越白,加上从小到大没有长过青春痘的好底子,肌肤皙白无瑕、柔嫩细致,配上精致可爱的五官以及带有清纯少女感的气质,追求者不少,但没有一个入她眼。

  对她来说,想当她男友的第一个重点就是──肌肉。

  要先有肌肉,她才会注意到对方的长相、内涵、个性、气质等。

  当然追求她的也有运动型男孩,但自从遇见八块肌男,他就成了她的标准,而在这十年期间,没有一个合格。

  「很美啦,别照了!」一旁的徐日雅调侃。「你想干嘛?勾引经理吗?」

  「没有!」因徐日雅唐突的发言而受到惊吓的陶希染立刻否认,阖上镜子。「我对经理完全没有任何妄想!」

  她一字一字咬字清晰,就怕徐日雅没听清楚。

  甚至,她希望傅允深就像电视里的明星一样,远观即可,不要有任何交集,以免他想起十年前的事。

  但两人在同一间公司、同个部门,他还是她的顶头上司,怎麽可能没交集呢。

  所以她也只能祈祷那个人生小插曲,对他来说微不足道,走出陶家门就忘得一乾二净了。

  老天爷,拜托!她真诚地祈祷。

  不过,不晓得他现在是否还有八块肌呢?

  掌心彷佛回想起昔日那硬实的肌肉触感,她下意识握紧了,并吞咽了口唾沫。

  刚才受到太大的惊吓了,加上一堆人围绕在他身边,所以没有办法确定,但热爱肌肉的她,双眼像有透视能力,就算对方穿着羽绒衣,她也有办法看出真实身材。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别说八块肌了,连六块肌也只有上健身房时才有可能见到。

  每个礼拜与她一起上健身房的是好友璩娅澜,是个五官深邃的大美女。

  就算是运动,璩娅澜的手机也是不离身,三不五时自拍发IG,粉丝数已经超过两百万了。

  璩娅澜常鼓舞陶希染也跟她一样拍照上传,但陶希染兴趣缺缺。

  她忙着看健壮的肌肉都来不及了,哪有空玩自拍,而且她也对对着镜头搔首弄姿没半点兴趣。

  有趣的是,她虽然很爱看男人的肌肉,但她运动时穿着的却是很保守的T恤加运动裤,而且绝对是素颜,不像璩娅澜总是穿着露出一截小蛮腰的运动背心,以及能完整展现臀腿曲线的紧身legging,脸上总是顶着大浓妆。

  陶希染觉得她这样普通到极点的装扮非常好,因为不会有人注意她,自然也不会发现她死盯着肌肉瞧的灼热视线。

  她很想回头去确定傅允深目前的身材,但没有勇气。

  她现在必须当个小透明,千千万万不要让傅允深注意到她。

  不管他还有没有八块肌。

  如果八块肌还在的话,当小透明就可以偷偷欣赏他健美的身材,不会再被当变态。

  真希望他有继续维持下去啊。

  察觉嘴角好像有点湿意,她连忙抽了张面纸擦拭差点不小心流出来的馋涎口水。

  「是喔?」徐日雅狐疑陶希染在说谎。

  毕竟傅允深俊俏的外型跟健壮的身材,加上个性好亲近,随时挂着笑容,因此在公司内非常吃香,就连男人也喜欢他。

  「对。」陶希染以无比认真的表情点头。

  「也好,」徐日雅说:「这样你就不会像上一个同事一样,一天到晚在我耳边说经理的事,实在很烦。」

  虽然徐日雅也很爱八卦,但并不想无时无刻不聊着同一个人的八卦。

  「这你不用担心,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把男人的。」

  「那很好。」徐日雅眯眼笑。「你帮我看一下这次要做的影片脚本……」


  1-4

  下班时,陶希染接到闺密璩娅澜的电话,找她晚上去健身房。

  「新开了一间健身房喔,我要去做开箱文。」璩娅澜如是道。

  IG经营的有声有色的璩娅澜现在也开始进攻当YouTube当YouTuber,还说等她订阅数过三十万,就要辞掉现在的工作专心当一个网美。

  璩娅澜是她的大学同学,目前在当网页设计师,一个月薪水三万多,她说是吃不饱饿不死,而且机车客户比蚊虫还多,主管又只会推卸责任,她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让人烦躁的环境。

  「在哪?」陶希染问。

  璩娅澜说了一个地址。

  「那不是在我公司附近?」陶希染双眼发亮。

  在公司附近就是在她家附近,这样就不用花太多时间在搭车上头了。

  「欸嘿。」璩娅澜发出奸诈的笑声,「怎样?等你下班我们一起过去,健身完再去吃晚饭。」

  「可以啊。」陶希染很爽快的答应。

  她的住处就在公司後面,回去换个衣服,拿换洗用具再过去,不需要多少时间。

  长年一起运动的两人,在一家健身房办会员的时间通常不会超过半年就会换地点。

  璩娅澜的理由是因为背景一直一样,会让粉丝丧失新鲜感,而陶希染则是想追寻她心目中的八块肌,毕竟她跟着璩娅澜加入健身房会员到现在已经快三年了,还没见到符合她理想的肌肉猛男呢。

  或许可以说,她在追寻十年前的那场梦。

  她目前所看到的男人身材,没一个比得上傅允深那般完美。

  健身太过的她觉得恶心,肌肉太过突出,一块一块的肉块以及蜿蜒盘绕的青筋会让她觉得好像恐怖动画里头的怪物。

  健身不足的更不用说了,在她眼里就是弱鸡,不值一看。

  因为不知不觉还是会拿傅允深当成标准,所以她到现在还没有过初体验,与她老是盯着男人身材流口水的大胆行径大相迳庭。

  令她料想不到的是,十年前那个完美男人出现了,而且她下午去上厕所的时候,刚巧傅允深就走在她前面,虽然穿着西装,但她仍可以一眼看出他的体格更胜以往。

  太诱人了!

  但因为那段黑历史太丢人了,加上攸关饭碗,她希望傅允深已经忘记那件事,或者退而求其次,忘记她的脸。

  她只要躲在角落静静的欣赏就好了。

  就像观赏一朵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站在更衣室大镜子前的陶希染以各种角度仔细打量自己的脸蛋。

  她的长相应该跟十年前不一样吧?

  她今天有空就照镜子,但还是无法确定。

  「你一直盯着镜子干嘛?」换好衣服的璩娅澜纳闷走过来。「你脸怎麽了?」

  「你觉得吼,我跟十年前有差吗?」陶希染决定问璩娅澜。

  「十年前?你十六岁的时候喔?」

  「对啊。」

  「我们大学才认识的耶。」那时都十八岁了。

  「那我跟大一时有差吗?」她想才差两年应该没差多少吧?

  「嗯。」璩娅澜把陶希染的脸转过来仔细端详,沉重的叹了口气,「老了。」

  「去你的!」陶希染推了她一把。

  「哈哈哈哈哈……」璩娅澜大笑。「变更漂亮了啦!」

  「我不是要问漂不漂亮,是长得有没有一样?」

  「都八年了怎麽可能长得一样啦。」璩娅澜抓起陶希染的披肩长发在後脑勺绑成马尾。「我记得我当时对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个人怎麽黑成这样,哈哈哈……」

  「因为我练田径的啊。」

  绑好马尾後,璩娅澜再把陶希染的脸转过来。「我现在最纳闷的是,为什麽你晒那麽多太阳,都没长斑啊?」像她只要太阳晒久一点,就要狂涂美白,把快冒出来的斑给除掉。

  「我遗传到我爸吧。」陶希染过世多年的父亲也是皮肤底质非常好,而母亲则是从小脸上就有小雀斑。

  不过听璩娅澜这样说,陶希染猜测璩娅澜应该也不记得她八年前的长相了,只对最在意的肤色有印象,她想她还是等劳动节连假回老家一趟,翻出相册来对照一下,否则每天这样担心受怕过日子,实在对心脏不好。

  「真好。」璩娅澜语带羡慕。「走吧。」她拿起相机。

  两人一踏入健身房的运动空间,就有位教练走过来问她们要不要参考课程,璩娅澜摆手拒绝了,陶希染也摇头。

  陶希染有运动教练的执照,那是她健身练出兴趣後去考的,待业的空白期曾在健身房短暂兼差过,目前唯一的学员就是璩娅澜,现在站在她旁边,一边热身一边对着相机说话的漂亮女人。

  陶希染虽然长得也漂亮,但跟璩娅澜那种有侵略性的美不同。

  她属於清秀可爱型的,璩娅澜则是让人一眼惊艳,因此在她旁边,陶希染就相形失色了。

  陶希染挑了一个视野极佳之处,一边跑步,一边搜寻「猎物」。

  很多人选择下班之後过来健身,因此目前运动的人不少,陶希染找到几个身材不错的,可惜还是没有八块肌男。

  这个「开箱文」,璩娅澜拍得特别久,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陶希染都已经洗完澡吹乾头发了,才见她要去洗澡。

  她已经饿到前胸贴後背了。

  等璩娅澜洗好澡、吹乾头发可以离开健身房,大概也要一个小时时间,她还是先去找点东西垫一下胃好了。

  她想起这家健身房附设了家轻食店,就在入口处,她们进来时只是瞥了眼,没注意里头卖了啥,但既然主打轻食,一定有可以先垫胃的简单食品吧。

  於是她走进淋浴间,隔着蓝绿色玻璃门对璩娅澜喊:「我去门口的轻食餐厅吃点东西,你洗好了过来找我。」

  璩娅澜答应之後,陶希染拿起包包走来门口迎宾处,在右手边,就是那家轻食餐厅。

  餐厅是全开放空间,只有一堵约莫一百六十公分高,一百公分宽的牌子写着餐厅名称,因此里头客人的状况可说是一览无遗。

  点餐采自助式,陶希染取了本menu跟点餐单後,在唯一剩下的空位坐下,由於选择不少,原本只想点个小食垫个胃的陶希染改变主意决定在这用餐。

  她点了一份舒肥鸡胸肉五谷藜麦饭,搭一份芝麻乳清蛋白饮,勾选好要去柜台点餐时,突然,一种神奇的吸引,鬼使神差的使她转过头去,看向了健身房入口。

  一个男人,穿着运动服,背着一个大後背包,双手插口袋,身材虽高大,脚步却无比轻盈地走进健身房。

  他的侧面如雕刻般完美,五官深邃分明,坚毅的眼神直直盯向前方,紧抿的唇略薄,却一点也不乾瘪,淡淡的红犹如春天初开的花,柔润而有弹性。

  陶希染的嘴脱离控制的微张。

  是八块肌男人……

  她的经理──

  傅允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6-29 17: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挺有趣哦,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4 00:34: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不能看,还挺期待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8 01: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完整版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8 18: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今天还没得看?这次更新特别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8-8 07:02 , Processed in 0.223097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