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金晶《前男友在撩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23 10: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晶《前男友在撩她》

{出版日期}2022/05/25

{内容简介}

小姐难驯,他挑挑眉,压上床办了一劳永逸;
先生难缠,她跺跺脚,被吃乾抹净在劫难逃!

人家都说女追男,跳上床就能追上了,
杜时妤追谢亦辞时,就是往他床上爬,
跟谢亦辞床单滚了一夜後,当上正牌女朋友。
只是,她对他的喜欢,多到没想过分手,
一心想跟他结婚生子,结果才发现,他的未来根本没有她的位置。
杜时妤提分手,被分手的谢亦辞也不挽留,床上床下好聚好散。
三年後,杜时妤走了霉运,来了一个顶头上司叫谢亦辞,
一个被她分手的前男友,她想跟他二清,老死不相往来,
却不小心被拐上床。睡过还要她负责?
笑话,她不过就睡了他一夜,负什麽责?可以,那换他睡回来,
什麽?七次?这男人竟敢说她一夜睡了他七次?
好,七次就七次,她还怕他吗?没想到她才睡一次就怕了,
还委屈的哭着求饶,她本以为跟这男人就是床伴,
谁知谢亦辞不但要睡她,还坏心的想睡一辈子!

第一章

杜时妤接到电话的时候,外面正好下雨,她刚离开学校的图书馆,正打算坐捷运回家。

站在屋檐下,她手里拿着伞,一手拿着手机,「喂?」

「杜时妤,你在哪里?」

杜时妤低头,再看了看号码,确实是她男朋友谢亦辞的电话号码,但声音不是,「你是……」

「我是成峰。」

她想到了,成峰和谢亦辞是好朋友,他们关系很好,「成峰,你好,你怎麽拿着阿辞的电话……」

「阿辞喝醉了,你能不能过来接他?他嘴里一直念着你。」

她最近要交作业,忙於画设计图,一直待在图书馆查资料,有三四天没有和谢亦辞见面了,只有晚上有时间和他打电话聊天。

听成峰这麽说,她不好意思了,脸颊微红,其实她也有些想谢亦辞了。

「嗯,好,我现在过去,麻烦你传地址给我。」

「好。」


◎            ◎               ◎


杜时妤按照成峰给的地址坐计程车到了地方,是一家夜店。

她交往七个月的男朋友,喜欢在夜店玩,这件事她很早就知道,但也不能以偏概全地认为,在夜店玩的男女就人品不好,下三滥。

起码他没有不好,和她交往的时候,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没有出轨,在夜店玩也有分寸,她知道,他只是和朋友们到夜店喝酒,也许没有女朋友的时候,可能会泡妹妹,可有女朋友的时候,他也只是单纯地欣赏美女。

就和她看到帅哥,她也会欣赏一样。

司机先生一边找零钱给她,一边好心地说了一句,「不早了,你一个女生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主要是杜时妤长得太乖巧了,很让人有好感,让人想不到她一个乖乖女怎麽会跑到夜店玩。

她笑着说,接过了零钱,「好,谢谢你。」

从计程车里刚下来,她在夜店门口看到了谢亦辞,旁边站着成峰,两人正在抽菸,看到她过来,谢亦辞先熄了菸。

「小妤。」他像是一只流落街头的大狗狗般,一看到她来,就压了过去。

在成峰看来,好友这太做作了,有女朋友了不起啊,秀恩爱?呵呵。

杜时妤闻到一股酒菸混合的味道,这样类似的味道大多数男人身上都会有,可他们身上的味道泛着苦味,可他不一样,有一股清爽的味道,她问他,「喝酒了?」

「嗯,头疼。」

成峰看不下去,不就喝了一杯吗?以前眼睛都不眨,能喝几瓶的人,现在装出这麽柔弱的样子,看得他的眼睛要瞎了,摆摆手,「交给你了,我回去了。」

看他们亲亲密密的样子,他就不当电灯泡了。

「麻烦你了。」杜时妤客气地说。

谢亦辞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外人眼中,好像半个身子都压在她身上,其实他并没有,只是贴着她。

她伸手搂过他的腰,素手搭在他的腰上,隔着薄薄的短袖,她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我送你回去。」

他眼微眯,低哑地笑着,侧头贴着她的额头,「嗯。」


◎            ◎               ◎


他们坐计程车回谢亦辞的家,到了他家楼下之後,她对他说:「我去给你买解酒药。」

「不用,上去吧。」他说。

她看了看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喝多。他的酒量很好,不管喝多少都能面不改色,但是如果真的喝多了,他一回家就会睡,第二天起来会头疼,她才担心要不要先去买解酒药给他吃,免得他第二天起来头疼。

「今天喝了多少?」她小声地问。

「不知道。」他随口说。

「肚子饿吗?」她问。

「不饿。」说着,他的下颚抵在她的发上,轻轻地嗅了嗅她的发,很香,淡淡的味道。

她因他的靠近绯红着小脸,本来就贴在他腰上的小手不由地紧了紧,连带地,掌心和他的肌肤隔着衣物愈发的紧密,看着电梯的数字一个一个地跳动着,心也跟着不由地跳着。

他们交往七个月了,她有时候还是会因为他的亲昵而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就和当初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谢亦辞是金融系的风云人物,她学的是珠宝设计,他和她没什麽交集,在没认识他之前,她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出生豪门,模样英俊,学业出色,又会读书,又会玩,如镁光灯般吸引旁人的目光。

和他名气一样大的,还有他的花名。出了名的会玩的贵公子,夜店咖,交往过的女朋友从明星到女学生都有。

听人说过,对乖乖女而言,这种坏男生的吸引力很大。

但不是的,准确来说,不是男生不坏女生不爱,是因为他,是另一个她。

他对她的吸引,正是对方有着她自己所没有的那一份自由和潇洒不羁,才这麽抓她的心,她表面听话懂事,但实际上她不是这样的人,她是一个内心追求自由的人。

用物以类聚来形容,更适合他们。

当然,也没有那麽深奥,简单来说,她也会被他的脸,他的身体吸引,她是学画画的,她有一双重色的眼睛。

一开始,她就是被他的外貌吸引了,单单一个吸菸的姿势就让她觉得他很帅,然後渐渐关注他,知道他是谁,什麽人,他的八卦等等。

她是一个很木讷的女生,就算长得清丽,可她对不喜欢的男生的搭讪从来是无动於衷,她以为,她的恋人是画画。

後来才明白,以前不动心,是因为让她动心的那个人没有出现。

她默默地关注他的一切,听到他和女朋友分手了,她做出了生平最大胆的决定,向他告白,其实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也没想过他会答应,但,他答应了。

之後想起来,她也觉得很神奇。

电梯到了,门打开,他们亲密地相拥着走出去,娇小的她几乎被他的身影完全罩住,她包里有他家的备份钥匙,她拿出来打开,刚拉开门,一抹湿润含住她的耳朵,她呀的一声,「阿辞!」

娇滴滴的,喊得谢亦辞呼吸又沉了些,「嗯。」

他的唇含着她的耳垂,一路往前,吻过她香喷喷的脸颊,牙齿轻咬了一下粉嘟嘟的肉,留下色情又湿润的痕迹,他往前倾,顺着她的脸颊寻到她粉嫩的唇,张嘴吻住。

「别……」话还没说完,他的舌尖钻入她的唇里,将她没说完的话全部吞了进去,她发出轻轻的娇哼,小手贴在他的胸膛。

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打开门,两人抱在一起蹒跚地走了进去,身後的门啪的一下被关上,大手往下探,摸进她的裙子,感受到不一样的厚度,他一愣,「今天不方便?」

「嗯。」她被吻得脸红红的。

他将脸埋在她的脖颈上,咬了咬的她的脖子,痒痒的,逗得她笑了出来,「你都喝醉了,不要想做坏事。」

「我喝醉了?你确定?」他笑着贴着她,下身顶在她的小腹上,「男人喝醉了,可是硬不起来的,知道吗?」

「小说里不是都酒後乱性……」

「那是一半酒精,一半意乱情迷,要是真的醉了,你想我硬,我也没办法,宝贝。」

「我才没有想。」她红着脸说,感觉到小腹上灼热的硬物,小声地抱怨,「下半身动物,接个吻就硬了?」

「谁说我只是和你接个吻就硬了?」他啄了一下她的唇,「你摸我腰的时候,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她一头雾水,脸颊绯红,一双水眸覆着一层春水,显然不懂他的意思。

他低笑,逗着她,「你在夜店外面勾引我,用你的小手搂着我的腰,在我腰上摸来摸去……」

「我才没有!」她哪有他说的这麽色,只是顺手扶他一下。

他的手指抚上她的耳,捏了捏可爱的耳垂,「男人的腰,不要随便碰。」

她瞪他,才不听他的胡说八道,推开他,「我给你煮点吃的,你快去洗澡。」

「你放心让我一个人洗澡?」他挑眉。

「你又没醉。」

他是喝了酒,但确实还没到醉的地步,让她来接他,纯粹是打着坏主意,把她拐回家。

但也不仅仅是为了上床,也是因为好几天没见到她了。

每回他喝酒,她总是会贴心照顾他,他发现他对此上瘾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谢亦辞耸耸肩,伸手往她的臀上拍了一下,「我记住了啊。」

被拍的地方似火般烧了起来,她莫名其妙,「记住什麽?」

「下次我喝醉了,你给我洗澡。」他笑得不怀好意。

她整张脸红通通,再也不想和他聊这十八禁话题了,快步去厨房给他煮些吃的。

谢亦辞心满意足地看她被自己逗得说不出话的样子,往浴室里走去。


◎            ◎               ◎


等他洗好澡出来,就看到她将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扎起来,身上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里,认真地给他煮粥。

杜时妤做的是青菜蛋花粥,在粥滚起来时,倒入蛋液,用勺子轻轻地将蛋液搅拌成蛋花,微凉的身体从身後贴了上来,她转头一看,「你怎麽不穿衣服?」

他洗了一个凉水澡,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黑色睡裤就出来了,「热啊。」

她也不知道他是为什麽热,屋子里开着冷气,怎麽会热呢,「你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别冻到了。」

「不冷。」他两手贴在她的小腹前,下颚抵在她的头顶,呼出的气息灼热地拂过她光洁的额头。

「好吧,粥快好了。」

「小妤,粥里不放肉吗?」他是肉食主义者。

「你今天喝酒了,还是吃清淡点。」她说。

「不要。」

他正继续要说什麽,她侧着脑袋看了他一眼,「乖啦。」

就这麽平平淡淡的眼神,也不是勾引人的意味,又让他刚才那个冷水澡白洗了,他懊恼地低头咬了她的耳朵一口。

「你干嘛?」

「哼。」

她偷偷瞪了他一眼,没把他这一句哼放在心上,沾了酒,这个人就特别的稚气,她才不跟他计较。

等粥好了,她盛了一碗给他,他接过来,「你吃过了吗?」

「没有,我今天一直在查资料,画设计图,中午只吃了一个面包。」她说着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粥。

他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脸颊,「以後不准这样。」

「知道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吃,吃完之後,杜时妤快速地洗乾净,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她擦乾手,走出厨房,谢亦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回去了。」

他朝她伸手,她走过去,偎进他的怀里,他轻轻说:「今晚留下。」

「不了。」她摇摇头。

「为什麽?」他反问。

「今天不行。」

他被她这副娇羞的样子逗笑了,故意吓她,「下面不行,上面……」

「谢亦辞!」她小脸整张红了,深怕他真的这麽想,小手捂着嘴,「我不要!」口什麽的,太羞耻了。

他哈哈大笑,「笨蛋。」

「你才是笨蛋。」

「太晚了,今天留下睡,不做。」虽然他很想,但他也不可能是一只随时发情的禽兽。

她很吃惊,他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想抱着你睡觉。」

他的话令她的心甜滋滋的,和他交往之後,他们还真的没有盖棉被纯聊天的时候。

「你这几天冷落我了,知道吗?」他的鼻尖蹭了蹭她的。

她心头痒痒的,「我在忙嘛。」

「那是不是该陪我睡觉?」

「嗯。」她笑了。

想到什麽,仗着今天他动不了她,她胆大地往他的胸膛上拍了一下,「还不去床上等我。」

他坏坏地挑高了眉,环着她腰的大掌挠了一下她的腰,恶劣地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做爱有很多方式……」

「啊,我去洗澡了!」惹不起惹不起,吓得她赶紧跑了。


◎            ◎               ◎


等杜时妤从浴室出来,谢亦辞已经躺在床上了,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很多人都觉得谢亦辞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所谓的好成绩可能都是靠作弊出来的,或者是请了人专门辅导出来的。

但实际上,谢亦辞除了前女朋友多了些,也没有别人想的花心,起码她知道,他和他前女分手的原因,是前女友劈腿了。

他只是没有空窗期,给人营造了一种他身边的女生多到像断不了的流水般,源源不断的错觉。

他很自律,一个星期一定会跑步三四次,每天都会读书,平时课业很繁忙的话,也不会跑出去玩,除非是没事或者压力大了,会跑去夜店喝喝酒。

她坐在床边,「最近是不是很忙?」

「嗯。」他点头,「手里有一个项目,有点棘手。」

谢亦辞大三的时候便开始进入谢氏,而现在他们又临近毕业,事情确实很多,他将书放在一旁,坐起来,被子往下滑落,露出他腹部的曲线,柔和的灯光洒在他身上,彷佛是镀了一层撩人的色泽。

现在这个光影和气氛,实在太好了。

她被这副男色迷得眼睛都要转不开了,直到听到他低哑的笑声,她回过神来,眼睛一闪一闪的,如灿烂发光的星星,「阿辞。」

「嗯。」

「你让我画一张,好不好?」

她大学里学的是珠宝设计,她从小学画画的,实际上,她看过不少裸体,男女生理结构她都非常清楚,也接触过不少身材很好的裸模,毫不夸张地说,她根本不会被人类的肉体迷成这样,除了谢亦辞。

他的身材本来就得天独厚,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什麽事都和他做过了,可有时候还是会心跳加速。

「小色鬼!」

「可不可以?」她红着脸问。

他笑得意味深长,「我不作亏本生意。」

「嗯?」

「你能给我什麽?」

「我是你女朋友诶。」她不敢置信地看他。

「我也是你男朋友。」

「那你还要……」

「可我从来没有提出过过分的要求,例如拍床照。」他没有拍床照的爱好,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玩法,当然,他也从来没有给谁做过裸模。

杜时妤早就眼馋他许久,但是平时她如果流露出这样的想法,他会直接拒绝,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望着他幽幽的眼神,她意识到,他今天没喝醉,但也多少被酒精麻醉了神经,她垂下眼,长长的羽睫一颤一颤的,「你想要什麽?」

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她舍不得放过。

想画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以前的他,在她的画纸上是穿着衣服的,今天,她突发奇想,好想她画纸上的他,赤裸裸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正正经经地画一个人了,特别想画他,除了他,其他人,她压根也不想画。

这大概就是人的贪婪,以前没谈恋爱,她偷偷地画画他,现在谈恋爱了,她又想画他的裸体。

以前他有女朋友的时候,她觉得暗恋也很好,可等他分手了,她又毛遂自荐地表白。

她真的对他,越来越贪了。

「这要看你想画到什麽程度了。」他声音透露着一丝危险。

可杜时妤现在已经开始亢奋了,并未注意到,她红着小脸,「都、都可以画吗?」

他但笑不语,将身下的被子掀开,修长的腿露了出来,薄薄的内裤包裹着一团隆起,温声反问:「女朋友想画到什麽程度?」

「我……」她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想全部脱掉,可以吗?」

「可以呀。」他漫不经心地说:「仅仅是画,我要你的小嘴,裸上半身,我要和你玩cosplay,全裸,我指定一个做爱的地点……」

「谢亦辞!」她恼羞成怒,他根本耍人。

在她恋恋不舍的目光下,他优雅地用被子一点点地掩回春色,「你接受不了,我也没办法。」

她气鼓鼓的,他还不如和以前一样直接拒绝她,他说的那几点,她疯了才答应。

见他眼里露出星星点点的笑意,她还有什麽不知道的,他根本是在欺负她,她重重地扑上去,对着他的锁骨咬了一口,头顶上方响起一声闷哼。

紧接着,一只大掌就掐着她的臀肉,色情地揉了一把,「你小心点,我要是兽性大发……」

「晚安!」她怕了,赶紧往旁边一翻,将被子往脸上一盖,一副已然入睡的样子。

谢亦辞俯首,对着她的唇吻了吻,「晚安,宝贝。」

临睡前,他还不忘挑逗她一番,她紧闭着眼,没应他。

他笑着伸手将她搂到怀里,脸埋在她的颈子上,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因工作和学业而头疼的脑袋也不由地松了些。

杜时妤,不愧是他的人形抱枕,又香又软。


◎            ◎               ◎


杜时妤终於赶在这个月底,交出了一份教授满意的设计图。

凑巧谢亦辞晚上也没事,他们说好一起吃饭,她先去市场买了菜,到他家的时候,正好经过他家楼下的花店,买了一束满天星和薰衣草。

谢亦辞还没回来,她先把花瓶里的花换掉,这花是前次她过来给他买的。

尽管他一个大男人不懂情趣,可她还是觉得,鲜花能让人愉悦。

换好了花,她去厨房处理食材,处理好之後,看看时间,五点。

谢亦辞说是六点左右能回来,她无事可做,帮忙收拾了他的屋子,又去阳台把乾净的衣服收进来,她按照衣服的颜色,由浅到深挂好。

她走出房间,就听到开门声,她歪着脑袋,看到谢亦辞走进来,惊讶地说:「今天这麽早?」

「你不是说做好吃的犒劳我吗?」他在玄关处换了鞋子。

「我一个大美女,还比不上吃的吸引你吗?」她笑着和他开玩笑。

他走过去,盯着她的笑靥半晌,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我硬了。」

说不过他,她转身跑了,动作如一只小兔子般敏捷。

他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俊脸上扬起一抹笑,扯开领带,先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他走出来,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打开衣柜,看到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笑意更深了。

他觉得,他有时候真的是离不开杜时妤。

他有很多怪癖,非常的多,在一般人眼中,这叫鸡蛋里挑骨头,文雅一些,称为富贵病。

他衣柜的衣服需要按照他的要求整理,他以前请的钟点工总是弄错,後来他乾脆自己整理,等他和杜时妤在一起之後,这事被她接过去,她从来没有弄错过。

他不吃葡萄,脱下来的鞋子必须要摆放整齐,绝对不能在床上吃喝,借用他的书不能有折痕,坐他的车子不能吃一些奇怪味道的食物……这些,她都知道,他并未主动告知她这些,但她都注意到了,甚至都顺着他的习惯。

找了一套休闲服穿上,他走出去,已经闻到了一股香味,她在做菜了。

他有自知之明,但他不会改,也不会让别人顺着他,所以他和女生交往,从来不会带女生到家里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23 22: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晶的小说都是甜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3:1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晶的小说都挺好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8-8 06:25 , Processed in 0.202453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