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2★试阅] 可乐《混到床上守护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23 15: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混到床上守护你》

{出版日期}2022/05/06

{内容简介}

米媛沅向来奉「懒」为人生宗旨,视「懒」为最高原则
日常除了画画创作外,她就只想宅在家当个废材
能坐绝不站,能躺绝不坐,堪称宅懒到极致
唯一的例外就是她还要照顾哥哥留给她的爱犬
正当她狼狈的「被狗遛」时,一声满满的嘲讽响起:
「小弱鸡,牠这是同情你!」
哼!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叫黑启健,染着一头金毛
脸上笑容带着轻浮流里流气的混混感,一看就不是善类
但现在是什麽情况?她莫名其妙多了他这个室友?
还说什麽他会誓死守护她的安全,有没有搞错啊?
让个流氓来保护她这善良百姓?那叫引狼入室好吗……
自从生活中多了他,米媛沅知道独居的美好不复存在
明明她爱好和平,不喜欢和人争论动手动脚
却受到「近墨者黑」的影响,愈来愈有暴力倾向
尤其他长得高又帅身材好,视觉效果一流,诱人的可口
每每让她的小心肝承受不住他的美色暴击
忍不住开始关心他,甚至对他动了心……


  1-1

  深夜,万籁俱寂,在正常人已经上床睡觉的时间,还是有人醒着。

  醒着的这个人并不是喜欢各种晚间娱乐的夜猫子,而是一个对艺术过分热爱的创作者最佳的创作时间。

  她沉浸在五颜六色的颜料当中,完全忘了时间的流逝,甚至连饭都可以忘了吃。

  但因为热爱,废寝忘食根本不是问题。

  这一天,同样宁静的夜晚,在她在画布上恣意挥洒色彩时,急促的电铃声打断她的思绪。

  因为四周静得落针可闻,也因此让这按得有点夸张的铃声显得更加刺耳,更加让人心惊胆跳的。

  这时间会是谁呢?

  她疑惑地蹙起眉,走出画室,看见穿着警察制服的哥哥扶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哥哥……」

  米旭朗知道妹妹这百分百的专注力,用在此生最爱──画画和睡觉上,一旦进画室便是没日没夜,天塌下来也不会知道的。

  要把她的思绪拉回来,不用点非常手段不行。

  他将男人搀扶到沙发後,才抬起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妹妹一眼。「沅沅,照顾好他。」

  米媛沅听到哥哥的话,错愕的愣住了。「照顾……怎麽──」

  「我还在值勤,交给你了。」

  他的话一说完,飞快走出屋子。

  米媛沅看着哥哥迅速消失在眼前的背影,傻了。

  为什麽突然带个男人回家丢给她?

  父母在她国中时离婚,没多久便各自另组了家庭。高职一毕业就投考警察特考班的哥哥,一考上就被分发到远离家乡的城市任职。

  一知道父母的决定,哥哥便决定带着她一起生活。

  她和哥哥相依为命,买下目前住的这栋透天厝之後,便开始了独立自主的全新生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哥哥怎麽敢丢个男人给她?

  她感到莫名其妙,撇过头去看那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才发现他很高,腿很长,目测身高应该有一百九十公分,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帽缘压得很低,低到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不对,他好像从刚才都没动过……

  米媛沅正觉得奇怪,却发现他脚边的地板上多了一摊血。

  血?

  她的心一凛,定睛一看,发现血是由男人的黑长裤裤管,一滴一滴流下来的。

  他受了很重的伤吗?

  为什麽受的伤?哥哥要她照顾他的意思是……替他处理伤口?

  兀自理出了思绪,她却在瞬间慌了。

  她连自己受伤都处理不好伤口,怎麽还有能力帮人处理伤口啊!

  哥哥怎麽不直接送他去医院,不是更乾脆一点?

  而他从刚才一动也不动,血又流那麽多,不会是……米媛沅猛地打住那个可怕的想法,扯了扯他的衣袖。

  「喂……我帮你叫救护车,送你去医院──」

  她的话才到嘴边,男人发出一声虚弱至极的声音,打断她的提议。「不……不能去……」

  「不去医院?可……可是……我不会……」

  她有些无助,却又没办法漠视这样的情况,只好鼓起勇气,找出医药箱,来到他的脚边。

  「我……帮你处理伤口了喔!」

  「嗯。」

  男人轻应了一声,有种随她摆布的感觉。

  米媛沅看他那反应,不禁暗暗在心中碎念起哥哥,怎麽会这麽贸贸然的把这麻烦丢给她。

  恼归恼,她又不能装死,把他晾着不管。

  只是当她掀起他的裤管时才发现,布料像是被刀子割破,他的小腿处有一道十多公分的伤口,不知被什麽利物给割伤,皮开肉绽,露出大片红色血淋淋、深可见骨的肌肉组织。

  米媛沅在完全没心理准备的状况下看到那道伤,感觉浓到挥之不去的血腥味窜入呼吸,完全无法接受的晕了过去。

  ☆☆☆   ☆☆☆   ☆☆☆

  期待被救助的男人完全没想到,这个本应该帮助他的女孩被他腿上可怕的伤给吓得晕了过去,有些傻眼。

  是晕血症吗?

  他没办法细究这个问题,而是只能用强大的意志力,缓慢地将伤口包紮起来。

  只是失血过多让他的动作无法像平常那麽俐落,终於处理好伤口,他分神瞥向倒在一旁的小女人,不禁恍恍出了神。

  她是晕了过去又醒来然後睡着了是吧?

  他好像听到她发出微微的鼾声,而那张熟睡的脸,纯真毫无防备,被洒入屋内的月光衬得更像个孩子。

  那宁静而美好的模样像一股清泉,冲去他身处在身不由己状况中的痛苦,给他片刻的祥和。

  他情难自禁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嫩颊,原本紧绷的身心完全松懈了下来,人一放松,睡意便袭了上来。

  他将她泡回沙发上躺好後,勉强撑着的气力也在瞬间消失得涓滴不剩,靠在她的脚上,便沉沉地睡着了。

  恍恍惚惚中,他脑中浮现个想法,如果能一直留在这个小女人身边该有多好……

1-2

  五年後

  天气朗晴,万里无云的天空像是一片涂上Tiffany蓝的画布,纯净的色调,让人的心情格外放松。

  米媛沅躺在绿色草地上,粉红色的唇瓣高高的扬起。

  「真美啊!」

  她叹息,脑中想着回家要用哪种色料调出这样的颜色,在画布上做什麽样的色泽变化,她恨不得马上冲回家去,动手创作。

  可无奈,她现在人是在户外啊!

  太可惜了,想着想着,她盯着天空,却觉得眼皮愈来愈沉重……

  在有如千斤重的眼皮要合上的那一瞬间,突然,一股拉扯的力道由手上仍握着的绳环传来。

  米媛沅都已经快睡着了,感觉那扯动,又猛地醒了过来,看到一只大狗朝她靠近,用粉红色的大舌头舔她的脸。

  她被舔得满脸口水,东闪西躲,最後不得不投降。

  「好,好,我认输,可以了吧!」

  舔她的大狗名叫拉奇,品种是体型高大看来威猛、性情稳定的德国牧羊犬。

  牠的来头可不小,是一只退役警犬,从小就接受训练,执行过无数次任务,对主人非常忠诚,对陌生人则有很强的戒心。

  原本牠是哥哥训练的狗,但在哥哥因公殉职後,牠就被带回她的身边。

  她是喜欢狗的,但从来就没想过养狗这件事,毕竟她这一生最大的志愿除了可以一直画画创作外,其他的时间她只想当废材。

  她的创作方式打破常规,跟某个国外的画家一样,是用灵活的手指蘸上颜料,然後在油画布上涂抹。

  画画时,她可以画一整晚不睡,也因此,常搞得一身都是颜料的状况,却因为太累,直接倒头就睡。

  没画画的时候,她却是连动根手指都觉得累,只想瘫在沙发上耍废,饿了也不一定要吃。

  哥哥曾说,没画画时的她,是懒到一整个极致的最高境界。

  听说过一句经典名言──

  能躺着,就不要坐着。能坐着,就不要站着。

  讲的就是她,她万分认同这句经典名言的注解,懒惰真的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一个缺点啊!

  这样的她,要照顾自己都很辛苦了,哥哥一走,她却得扛起照顾这只过动儿……不对,是过动狗的重责大任。

  也许是因为曾经是警犬,拉奇的生活规律,规矩也比她还好。

  一般养狗人是为了狗狗的健康一天遛三次狗,她分外悲摧,每天被这只狗遛不只三次。

  养狗人士说,主人不带狗狗出去,那样狗狗的心情会抑郁,对狗狗的身心健康大大不佳。

  米媛沅才想说,天天被这样遛,她才会心情抑郁,身心健康不佳啊!

  今天,她二次被拉奇拉着出了门,晚秋傍晚时的天气十分舒服,微凉的风带着秋意,挺舒服的。

  但能不能让她再躺一下下啊?

  从走出家门来到这个绿地公园,少说也要十分钟,这让身体摆动十分钟的运动量对没处在画画状况的她来说,根本是奇蹟。

  该死的是,拉奇不满足啊!

  牠扯动她握在手中的绳圈,兴奋往前跑。

  米媛沅抵不过牠的力气,不得不被迫抬动双腿,进行「被狗遛」的活动。

  大狗似乎已经习惯现任主人特殊的放风方式,牠尽情的奔跑。

  牠跑得速度如风,被拖着跑的米媛沅只能跟着加快脚步。

  因为有过几次不想配合牠的速度,最後却跌个狗吃屎的下场实在太恶梦,她不敢不配合。

  「米小姐,很有活力啊!」

  一旁大榕树下有一群下午就聚在一起泡茶下棋的老人家,看到她,笑呵呵地和她打招呼。

  她苦笑,暗自腹诽。

  有活力的是这只过动狗,不是她啊!

  心里虽然是这麽想,她还是勉为其难,腾出紧握住绳圈的一只手,和热情的老人家打招呼。

  但就因为这个动作,加上拉奇一个暴冲,她完全无法控制,直接往前一个倒栽葱!

  「唔!」

  幸好,跌倒的地方是柔软的草地,虽然痛,但绝对不会比摔在石砖地上来得吃力。

  有过前几次的经验,一跌倒,她就立刻松开绳圈,免得被前面兴奋过头的家伙给拖行。

  只是拉奇毕竟是受过训练的德国牧羊犬,聪明而敏锐,一感觉她握住绳圈的压力消失,立刻顿住脚步,回头看她。

  米媛沅对上大狗黑得发亮的眼,彷佛由当中,读出那麽一点点同情与无奈的眼神。

  真不知道哥哥是怎麽训练牠的,这狗精到成精了,聪明得显得她好像很蠢似的。

  这感觉……真差!

  她朝牠甩了甩手。「没事,死不了,你去跑个够。」说完,她自暴自弃的直接趴在地上,不想动了。

  她的话一说完,便感觉拉奇折了回来,走到她身边,舔了舔她的手後,直接趴在她身旁。

  米媛沅看着牠的动作感觉窝心,却还是忍不住调侃。「会累吧?今天都出来第二趟了,我就不信──」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道调侃的笑嗓传来。「小弱鸡,牠这是同情你。」

  小弱鸡?同情?

  这是在取笑她?

  米媛沅转向声音来源处,看到左前方的运动器材区,一个染着金发的男人,站没站姿地靠在太空滑步机前,朝她咧着嘴笑。

  她看着男人,微微皱起秀气的眉。

  男人长得很帅,轮廓深邃,眼型细长,高挺鼻梁和薄嘴唇给人锐利、冷酷的印象;他的一边耳朵还穿了耳洞,上头别了个黑色耳环,健硕的手臂上全是刺青。

  或许是偏见,又或许是男人的笑,除了带着浓浓的调侃外还夹带着丝轻浮流气的混混感。

  也因此,纵使他那抹笑,让酷帅的五官全都染上笑意,多了几分可爱的反差,还是让她觉得不舒服。

  太没礼貌了!

  再细看,这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人很面生,似乎不是附近社区里的人,既然不是附近社区里的人,怎麽跑到这里来?

  米媛沅满是警戒地看着他,心想着是不是要上社区的互助网,提醒大家注意一下。

  她才打算起身,却听到他吹出一个特殊的哨音,原本乖乖趴在她身边的拉奇,居然像在瞬间充完电似地立刻起身,兴奋朝着他奔去。

  「兄弟,我们去跑跑!」

  他的话一落下,打直靠在太空滑步机的身体,迈开长腿往前跑。

  男人的速度很快,拉奇见状,也跟着火力全开地冲刺。

 1-3

  看着瞬间消失在她眼前的一人一狗,刚刚坐起身的米媛沅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什麽状况?

  拉奇的忠诚度很高,可不是什麽人都可以接近的狗啊!怎麽突然间就跟了个陌生人跑了?

  笨狗!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米媛沅气到想翻白眼,再想到那可是哥哥留给她的其中一个遗物,她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她觉得麻烦归麻烦,但拉奇可是她的狗,她的所有物,她怎麽能让个陌生人把牠给拐跑了?

  「站住!」

  米媛沅站稳身体後,用尽此生最大的力气,卯足了劲向前冲。

  可无奈,她真的就像那个混混讲的,是只小弱鸡啊!

  她不过冲跑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觉得累了,从不在体力上坚持的意志叫嚣着让她放弃,但想到因公殉职的哥哥是那麽的爱着他从小养大、并训练的夥伴,她没办法放弃啊!

  於是,她只能用意志力,逼自己坚持下去。

  好不容易,她看到那一人一狗出现在面前,快透支的体力又像瞬间被注入一股动力。

  「把狗还给我!」

  她喊,却没想到,原本出现在眼前的一人一狗又瞬间消失在眼前。

  天啊!怎麽又不见了?这到底是什麽诡异的状况?还是她的体力透支到出现幻觉了?

  米媛沅快疯了,觉得呼吸急促得让她连换气都来不及,继续强迫她的身体,她绝对会死掉!

  她正想放弃,却看到那一人又狗又出现了?!

  米媛沅混乱的思绪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个混混似乎是带着拉奇绕跑公园耶!

  他……真的只是带牠跑步?

  好多个想法在脑中搅混在一起,她在看到那一人一狗经过身边时,想伸手拉住那个莫名其妙的混混,却没想到,眼前一黑,她什麽都没办法做,就直接晕了过去。

  ☆☆☆   ☆☆☆   ☆☆☆

  晚餐时间,家里总是会飘进其他人家的食物香气。

  哪家今天煮了麻油鸡、炖了补汤或吃了泡面,她都可以闻到,知道人家今天的晚餐吃的是什麽。

  此刻,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咖哩的香气,闻到那味道,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以往在创作时,肚子饿向来无法阻断她的灵感,有时可以连水都忘记喝,当然,懒病发作时,她也是极耐饿的。

  只是今天是运动过度了吗?

  她居然饿到没办法忍受的醒了过来,一醒来便发现自己是躺在她平常的「王位」……也就是客厅的沙发上,理智迅速回到脑中。

  她记得有个莫名其妙的混混带着拉奇跑了,她像是做恶梦似的,一直追赶在他们的身後……之後就没印象了。

  她晕倒了吗?

  如果是这样,她到底是怎麽回来的?

  更奇怪的是,她发现咖哩的香味似乎是由自家厨房传来的,目光望向厨房的方向,灯亮着?

  怎麽可能?

  哥哥是警职的关系不常回家,也因为这样,她一直都没办法适应哥哥已经过世很久的事实。

  那种感觉更加趋近为哥哥很久没回家了……

  所以,这个家除了她,只有拉奇这只狗,那厨房的灯是谁开的?咖哩又是谁煮的?

  思绪转到这里,她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喉头。

  小偷?不对不对,她疯了不成,哪来的小偷会这麽佛心,偷偷摸进她家没偷东西,反而帮她煮晚餐?

  太异想天开了!

  但不是这样,难不成是哥哥挂心她……这想法一浮现,她立即猛晃头,把这怪力乱神的想法给甩开。

  不管是哪种可能,她都得好好搞清楚,她边想边找出哥哥以前留给她的电击棒,测试它还能使用後,她深吸了口气,朝着厨房走去。

  米媛沅走到厨房,没人,但发现瓦斯炉上的火还开着,一锅咖哩发出咕噜咕噜的滚沸声,浓浓的香气弥漫,钻入她的呼吸。

  咕噜──

  在如此紧绷的时刻,她的肚皮居然很不争气地发出了一声巨响,虽然没人,但她的脸还是红了。

  她暗斥了自己一声,忍不住用力拍了拍脸。

  是因为太饿所做的梦吧!

  在家里,一向是哥哥掌厨,每每他休假,都是由他煮饭喂饱她,眼前的一切,甚至是香味,都只是因为太想念所做的梦吧!

  米媛沅想到这里,心中各种滋味千回百转,那感觉揪紧着胸口,传来一阵阵的痛意。

  她知道哥哥永远不会回来了……隐隐感觉眼眶又热又酸,便用力深吸了口气,把眼泪眨了回去。

  她答应哥哥,会坚强、不会再轻易掉眼泪,会连同他的份,用力的、努力的活着。

  在她思绪陷入过往而恍神时,突然感觉眼角瞄到一个人影。

  人影?!

  她猛地回头,眼底映入一具带着水气湿意的裸身。

  残留在那光泽诱人的坚实肌肤上的水珠往下滚落,沿着完美的巧克力腹肌向下延伸到人鱼线後消失不见……

  「你在看什麽?」

  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落入耳底,她猛地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视线居然顺着那颗该死的水珠,把他由胸口看到腰胯。

  与她对上目光的男人刚刚洗完澡,手中拿着条大毛巾,擦着他染成金色的发……

  心狠狠一紧。

  男人?金发?

  为什麽会出现在她的家里?

  米媛沅因为过度惊愕,整个人瞬间石化。

  黑启健看着她的反应,朗笑出声,「怎麽从色迷迷的模样瞬间变成一副见鬼的反应?」

  色迷迷……她一张粉脸心虚的暴红,接着像想起什麽似的,不敢置信的指着他,发出尖叫。

  「啊啊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6 14: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可以更新了吗?好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6-30 22:24 , Processed in 0.217481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