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贞子《老板不要太性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1 21: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贞子《老板不要太性感》

出版日期:2021年12月10日

内容简介:

盛艳,人如其名,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都说美丽的女人靠外表便可以无往不利
偏偏盛艳已经受够了那些只会靠下半身思考的臭男人
早早立志要当个女强人,未来成为有钱有闲的单身贵族
才不稀罕男人养,她只要稳稳捧住她的金饭碗就行了
说起提供她金饭碗的老板全时彬,一表人才,又高又帅
活脱脱像韩剧里的欧巴,一堆女人争着想当全太太
但在她眼中他就是一台人间行走的冷气机
共事三年她没见他真正笑过,大概她不是他的菜吧
这样很好,如果没有意外,这份工作她能直接做到退休
没有如果!意外就这麽发生了啊啊啊──
果然喝酒误事!她兽性大发的扑倒老板酱酱酿酿……
老板这人有毒吧,让她变得不像原本的自己
跟他滚过一次床单之後,她就从烈女变色女了
他在她心中的定位也从性冷感变成大猛男
一举一动都让她心荡神驰,频频想歪了去
唉,这一切脱轨的意外,都是老板太性感惹的祸啦……

1-1

  全时彬怎麽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被他的秘书给扑倒在床上。

  他的秘书,盛艳,人如其名,是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除了长得美,身材也很好,不过优秀的学经历才是他录用她的原因,而她对他恭敬有礼到近乎冷淡的态度则是他越来越欣赏她的原因。

  天知道他资遣过多少不好好工作,整天妄想当全太太的秘书!他还以为盛艳也会成为其中一个,没想到她用三年的时间跟过人的业务能力向他证明他错了。

  她盛艳就是来工作的,没时间跟他风花雪月。

  ……应该是吧?

  全时彬狐疑地看着坐在自己腰腹上的女人,心想着他恪守礼数的秘书小姐到底怎麽了?

  「你怎麽喝得这麽醉?」他到现在还是觉得很意外。

  在他印象中,盛艳在应酬场合喝酒从来都是点到为止,绝不贪杯,像今天这样醉酒还是第一次。

  她真该庆幸今天这个晚宴是在他家举办的,佣人发现她对着墙壁自言自语的时候就来找他了。

  他看她迷迷糊糊的、不像能自己回家的样子,就想着先将她安置在客房休息,等忙完了再送她回去,哪里知道等他再回来找她的时候就走不出这个房间了。

  原本他回来看到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还有点担心,没想到就在他靠近端详她的脸色时,她忽然睁开眼睛,把他吓一跳不说,还趁他没有防备把他扯向她,再顺势一个翻滚,整个人就像座小山一样将他镇压在床上了,动作一气呵成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是有时间反应了,不过──

  舔舔唇,他实在无法抑制愉悦爬进眼底。

  盛艳是真的美,像她这样的尤物,哪怕是醉了也只会更美,就像现在。

  因着酒气,平常冷淡的脸庞瞬间柔和了许多,罕见地露出小女人的娇憨,两颊红扑扑的,像熟透的蜜桃,叫人不禁想要摸上一把。

  指头动了动又停下,他不能趁人之危。

  然而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却一点也不了解他的苦心,咕哝一声之後,就把脑袋凑近他,用一双迷蒙的大眼睛瞅着他。

  卜通!卜通!卜通!

  这还是他头一次被女人盯得心跳加速,都怪她这样子实在太诱惑人了。

  她怎麽能趴在他的胸口上,让他知道她原来这麽香、这麽软,这麽适合待在他的怀里?

  难道她是故意的?想诱惑他这个老板很久了?

  「你谁啊?」一句软趴趴的质问从她口中溜出来。

  喔,她醉到认不得他是谁了。

  全时彬盯着再次失焦的美目,确认她是不是在演戏。

  啪!一只手掌不由分说拍上他的脸颊。

  没什麽力气,所以并不会痛,但她确实是赏了他巴掌没错。

  敢打顶头上司,她绝对不是在演戏。

  「柳叶鱼!我是不会跟你上床的!你慢慢等吧!」

  随着她这声宣告,两只小手瞬间扯住了他的领口,随後一张怒气冲冲的俏脸就贴了上来,两个人的鼻尖差点要撞在一起。

  全时彬无奈地看着忽然生气起来的女人,觉得好气又好笑。

  「我不是柳叶鱼。」他淡定地否认。

  柳叶鱼是谁?听起来像是个跟她求欢未果的男人?

  「你别想骗我!你就是柳叶鱼!」喝醉的人当然不讲道理。

  「我不是。不信你再看仔细一点。」他还是很淡定。

  听到他的话,已经是贴在他身上的女人竟是开始东闻闻西嗅嗅,摇头晃脑的。

  她以为她是警犬吗?

  全时彬一阵好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她居然开始对他上下其手?!

  倒不能说他很惊讶,毕竟他现在人就被她坐在身上,压在床上,她要再过分一点也不是太意外。

  只是他没有想到她的碰触会带给他这麽大的影响,当那些软绵绵的手指头时轻时重地抚过他的身体时,带起来的阵阵颤栗实在让他心惊。

  他没办法抑制下腹的骚动,只能扣紧她的腰,阻止她继续在他身上点火。

  「你不是柳叶鱼。」当她在他胸口掐了两下之後,她终於甘愿了。

  这让他不禁要怀疑,难道她是靠胸肌大小来认人?

  「我不是他。你要放开我了吗?」他这麽问道,双手却没有离开她的腰。

  一来是坐在他腰腹上的盛艳看起来像随时会滚下床去,二来是她着实美得让人舍不得放开。

  看着她,他不禁要给自己的大方点赞。

  正因秘书的置装费可以跟公司报销,盛艳出席应酬场合的服饰才能总是艳惊四座。

  她不必靠裸露,就像今天这一席款式典雅的连身洋装,明明只有小露香肩,其他部位都裹得密不透风,却依然是全场最亮焦点。

  他想到刚刚不少男宾都在跟他打听她,眉头不由得一皱,不过很快就松开了。

  男人都是好色的,他也是男人,自然乐得多跟盛艳这样的大美人相处一会儿,特别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是平常就见得到的。

  等她酒醒了之後,她可不会再赖在他身上,说话还软软糯糯的,像撒娇的猫儿一样。

  可爱极了。

  「你是谁啊?」可爱的猫儿又趴到他的胸口,酒气混和着独特的香气让他失神了一瞬。

  如云的秀发随着她的举动披散在他们两人的肩头上,几缕发丝不经意地挠着他的脸颊,连同他的心窝都跟着一起发痒。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诱惑他的吗?

  「你觉得我是谁?」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全时彬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可怕。

  「你是──」两道柳叶眉锁在一起,看得出来她很努力要对准焦距。

  她的双手捧着他的脸颊,迷离的眼神在他脸上溜来溜去,香气扑鼻。

  咕噜!他觉得有点渴。

 1-2

  「你别动!」她噘噘嘴,凑得更近了,近到让他看清楚她那两排又长又翘的睫毛每一次细微的搧动。

  他的胃里彷佛生出了一只蝴蝶,正轻轻拍呀拍的,拍得他浑身酥麻。

  咕噜!他口乾舌燥,想要的却不是水。

  他想……

  「你……是……」红艳的小嘴儿喃喃自语,在他眼前一张一合的。

  「咳咳……」现在他觉得喉咙都要冒火了。

  「老板?」这两个字就像两颗大冰块一样砸在他的脑袋上,把里头的浮想联翩通通给砸光光。

  她酒醒了?

  「你长得真像我老板。」盛艳坐直身体,只剩十根手指头还在他脸上捏来捏去。

  喔,她还在茫。

  不知道为什麽,他感觉松了一口气,或许是怕她醒来,他们现在的处境会更尴尬吧?

  他迟疑地看着把他的脸当面团捏的女人。

  好吧!他承认,他是舍不得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太快结束。

  这个样子就是──她坐在他身上,让他无法忽视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特别是她柔软饱满的小屁股危险地向下移动的时候……

  嘶!他抽了口气,感觉两腿之间的慾望已经苏醒了一半。

  别动!他忍不住出手固定她,等他意识到掌心那股极富弹性的触感时,另外一半的慾望也醒了。

  他发现了,她也发现了。

  「吓!」命根子被人掐在手里,逼出他一声不怎麽有男子气概的惊喘。

  「你不是性冷感。」

  她说话就说话,掐什麽掐?

  天啊!他的秘书原来是会性骚扰男人的豪放女吗?

  「我当……然……不是!」全时彬艰难地把话讲完,但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她放开他越来越亢奋的小兄弟。

  这感觉真是该死的好!

  他此时此刻真希望她跟从前的那些秘书一样,想要诱惑他、上他的床。

  但她显然没有这种想法。

  「你不是性冷感,就不是我老板。那你是谁?」她歪着头看他。

  她总算放开他了──谢天谢地──但她前面说的那句是什麽鬼?是他听错了吗?

  「我是全时彬。」

  「全时彬是我老板,你又不是!」

  「我怎麽不是了?」

  「因为你不是性冷感啊!」她答得理直气壮。

  看出她又要偷袭自己,他赶紧一把抓住那只又白又软的咸猪手。

  好可惜……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刚刚没听错,她真的说她老板──也就是他本人必须是性冷感?

  「你老板我不是性冷感。」他斩钉截铁地告诉她。

  他现在这麽有感觉,哪里冷感了?

  「他不是吗?」显然她还没认出他来,歪着头表示不解。

  「为什麽你觉得是?」他很想知道她的脑袋瓜里到底都装了些什麽。

  「他长那样就是啊!」她说,惹来身下的男人瞠目结舌。

  那样是哪样?

  没等他问,身上的女人已经开始滔滔不绝。

  「禁慾……唔?对!对就是禁慾!我一看到他,就想到小说里看过的这个词。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跟我老板凑成一对该有多好?」

  哦?原来她幻想过跟他在一起?

  全时彬挑眉,有点讶异会听到这个。

  「他肯定不会像其他男人那样满脑子都是性……」

  不,你错了,他跟其他男人都一样。特别是有个大美人正坐在他身上,开岔裙摆都撩到大腿根的时候……

  「咳!」他尴尬地咳了一声,视线却依然胶着在她白嫩得像是上好凝脂玉一样的大腿上。

  真想摸……该死的!他非但不是性冷感,还都快为她变成色情狂了!

  「可惜他不喜欢我……」

  「我没有不喜欢啊……」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他哪里会录用一个不喜欢的人当秘书?再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认真的美女更是美到世界无敌。

  他确实对盛艳心动过,但看她对自己没有意思,也就早早收了心思,维持单纯的主雇关系。

  「我老板他喜欢男人……」

  「嗄?」剧情这样发展对吗?

  当然不对。

  「谁跟你说你老板喜欢男人?」他要把造谣的人抓出来大卸八块!

  「小说都是这样写的啊!像我老板这种人生胜利组很多都是同志,他说不定还被一个更帅更有钱的男人包养咧!」

  「怎麽不是你老板包养人?」吼!他跟她这麽认真干什麽?他压根儿不想跟男人搞上啊!

  「我老板那副弱鸡相,肯定是被压的啊!」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把他都给气笑了。

  「弱鸡?」原来在她眼里他是性冷感、男同志还有弱鸡?

  他都不知道他对哪一种形容比较火大了!

  一个翻身,他将她反压在床上,结果这个不知道大难临头的女人还在咯咯傻笑。

  「你干嘛啦!我头好晕喔!」盛艳嘟起嘴像在撒娇。

  「你活该!」他说得冷酷无情,但嘴角又忍不住高高扬起。

  他的秘书发起酒疯原来这麽可爱!

  「你会笑耶!我老板才不会笑!你到底是谁呀?」她一脸迷糊,调皮地拉扯他上扬的嘴角。

  「反正跟你讲你也不相信。」他没好气地答道。

  除非他是性冷感的弱鸡男同志,不然她才认不出他呢!

 1-3

  「小气鬼!」

  哎哟?她还敢骂他?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谁!」她冲他笑得好狡猾。

  噢,他必须停止觉得她可爱了,这实在太不健康。

  「那你说看看我是谁?」

  「你是……想跟我上床的男人啊!我说得对不对?」她信心满满的笑容让他为之一愣。

  两人之间随即陷入沉默,他深深地望进她迷离的双眼里。

  她就像是感应到危险的小动物一样,忽然躁动起来,然而每一次扭捏起伏却只是让他更加意识到身下这副娇躯有多麽曼妙诱人。

  他眼神一暗,藏在深处的慾望终於涌现。

  「如果我说对呢?」他确实想要她,非常想。

  「那我就跟你上床。」她说着这样大胆的话,却对他笑得万般甜美。

  他真想要一口将这磨人的妖精吞下肚。

  「我就是不跟柳叶鱼上床!」盛艳忽然冒出这麽一句。

  「又是柳叶鱼?他到底是……」他没把话说完,因为被一双在他胸前作乱的小手弄得分了心。

  他感觉她似乎对抚摸男人这件事还不得要领,大概是因为喝醉的关系吧?不然像她这样的女人,经验值肯定毫不逊色。

  「那个王八蛋说我有病!他才有病!看起来一副肾亏的样子,我才不跟他做那种事!还有……还有……他们……我都不想要……他们都不知道……」她说得乱无章法,但他觉得自己听懂了。

  她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觊觎的女人。

  很好。

  「那你要我吗?」全时彬哑声询问,唇瓣几乎要贴上她的。

  嫣红小嘴吐露的芬芳跟热气让他下腹的那把火烧得更加热烈,让他忍不住孟浪地将下身挺向她,挤出她一声不明所以的嘤咛。

  「这样好奇怪?」

  「不喜欢吗?」他继续挤压,得意地感觉到她的双腿勾上了自己的腰,不让他离开。

  「喜欢……我喜欢你这样对我……」丢失理智的女人似乎特别诚实。

  「我以为我不想要的……这种事……但你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要跟你……」她说得断断续续、漫无边际,却教他的笑容越来越扩大。

  「想要跟我怎麽样?」他抬起腰臀,整个人在她上方悬空,跟她保持世界上最磨人的距离。

  「想要跟你做那种事……」她难耐地拱起身磨蹭,正中他的下怀。

  「哪种事?」他坏心地继续追问,私心期待能从她口中听到淫声秽语,那绝对是一种要命的催情剂。

  可惜他没等到她的只字片语,只等到一记令他痛苦又欢愉的抓捏。

  「你好大哦!」她惊呼道,像个小女孩般天真。

  见鬼的天真!

  「你会喜欢的。」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他随即覆上渴求已久的红唇。

  如他所料,她嚐起来的滋味相当美妙,又软又甜,令他贪婪地想要更多。

  他的舌尖急切地在她口中搜刮,一双手也没闲着,不停地在她身上点火,当他发现腰际是她的敏感点的时候,他更是使劲在上头搓揉,揉出阵阵勾人心魂的呻吟。

  光是听她在耳边难耐地喘息,他就差点缴械了。

  「你是想把我逼死吗?」他惩罚性地咬了口还在诱惑人的小嘴。

  不过是亲个嘴,他的慾望就已经这麽强烈,简直前所未见。

  「嗯……不要停……那里……」女人的喘息掺进一丝埋怨。

  全时彬抬眼望去,只见她一双美目氤氲着水气,模样可怜又可爱,让他的慾望瞬间疯长到极致,再也无法满足於这样的碰触。

  他的双手猴急地拉开她的腿,让剪裁成片的裙摆高高卷起到她的腰际,露出让他血脉偾张的一幕。

  她的大腿果然又白又嫩,滑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可是他很快就被某一处给夺去了所有的注意力。

  那里,是藏在她双腿之间的秘境,外面包裹着暗红色的蕾丝布料,布料上已经沾染了点点露水,昭告女人的情动。

  「吼!」他爆出一声连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低吼,但超载的慾望凌驾了他所有的理智,让他再也无法考虑太多。

  特别是他双腿之间的慾兽已经完全壮大,叫嚣着要被释放。

  他迅速褪去自己的衣服,再重新回到她的双腿之间,手指热切地奔向最引人入胜的地方。

  「嗯!」她轻喘一声,却将双腿打得更开,邀请他继续深入藏在蕾丝布料後的缝隙。

  那条细缝的里面又紧又热,只能勉强塞进他的一根指头,完全可以想像等他完全进入之後会是怎样的销魂蚀骨。

  果然是极品!

  舔舔发乾的嘴,他第二根指头挤了进去,而且猛烈地动了起来,逼出女人连声娇喘。

  看着薄如蝉翼的蕾丝几乎要湿透,他的呼吸也渐渐紊乱,如同在她体内进出的指头。

  「呃!啊哈──」她像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天鹅连声抽气,後来又像是一尾离了水的鱼不断张合着小嘴。

  得意地举起湿了大半的掌心,他一把将湿透的蕾丝布料从她身上褪去,彻底露出水光潋灩的花苞来。

  「嗯……还要……」

  刚刚才从高潮平复的女人立刻缠了上来,大胆地在他面前挺动倍感空虚的身体。

  她一点也不扭捏的姿态,只有让他的慾火越烧越烈,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这就给你。」他的声音被慾望折磨得更加沙哑,眼睛却被慾火烧得格外明亮。

  他迫不及待地将她一把拖向自己,让早就胀痛到不行的分身直指那最诱人采撷的花蕊。

  等不了太久,在慾兽浅嚐到花瓣上甜美的津液之後,便长驱直入,一下子就将又热又紧的那处撑得又胀又满,不留一丝缝隙。

  他满足地大叹一口气,正打算将这份快乐进行到底,却在这时候听到她哭着说不要再继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21 04:30 , Processed in 0.226757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