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可乐《硬汉有点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1 21: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乐《硬汉有点色》

出版日期:2021年12月10日

内容简介:

辛涵风这个疯女人当自己是神力女超人还是侠女
专长打抱不平,为正义发声,在城市打击犯罪吗?
白正磊和她初次相遇就是在银行抢劫现场
她没有丝毫害怕的感觉,反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不怕死的去追抢匪,却被他丢出去的枪砸中脑门──
第二次见面,他受她弟弟委托把喝醉的她送到旅馆
没想到喝醉的女人像只坏脾气的野猫,又是踢又是踹
还抛开矜持在他身上乱摸乱蹭,撩弄诱惑着他
更借酒装疯扑倒他,启动了男女之间限制级的游戏……
白正磊自小缺乏爱的滋润,孤僻冷漠,不喜欢与人接触
却可以清楚感觉辛涵风对他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她没有一般男人喜欢的温婉含蓄可人
作风直率开朗得让他无法不把目光定在她身上
对他来说她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美好又温暖
但是他不确定过去佣兵的经历与现在「特殊」的职业
他和她真的能像正常人一样的谈恋爱吗?

楔子

  酒喝太多了,头昏昏沉沉,彷佛所有的酒精不是流向胃,而是流往她的脑袋瓜子。

  她轻蹙起眉,拍了拍头,却感觉有双大手抓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她的动作。

  「唔……」她疑惑地抬起头,发现有人抓住她的手,下意识反抗。「谁啊?别抓我……」

  「你喝醉了。」

  「谁醉了?放开我!」挣不开,她手脚并用,又是踢又是踹,另一只自由的手又是抓又是打,就是想挣脱另一手被抓住的力道。

  没想到喝醉的女人像只坏脾气的野猫,他反应再好,也感觉被她踢到打到,甚至感觉脸颊有被尖细指甲抓到的痕迹。

  热热的痛,他两道浓眉却连蹙都没蹙一下,直接将她压制在床上,正声开口:「好好休息。」

  发现自己被钉在床上,她挣扎得更厉害,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根本动弹不得。

  「大流氓!放开我!放开我!」

  女人的个性大剌剌的,喝醉酒後豪气不减,声音大到撞进耳膜,吵得喜静的他有点受不了。

  「我放开,但请你闭嘴。」

  「先放开!」

  男人尝试性松开一手,她立即就伸手推他,却在掌心贴在他的胸口瞬间发现,他T恤下的肌肉变得紧绷。

  「好硬……」

  没想到她会摸他,他像触电似的,整个人由她身上弹离。

  这个女人太失控,太危险!

  他後悔接下这个「任务」,转身想冲出房间,却没想到女人居然起身,将她由後抱住。

  「不可以走!」

  感觉女人浑圆柔软的胸部抵在後背,他莫名其秒地打了个哆嗦,许久才挤出声音。

  「放开我!」

  「喂!你还没有跟我说为什麽是硬的!」

  她莫名执拗,抱住他强壮身躯的手又好巧不巧地落在他的胸前,柔嫩掌心抵着薄布料,感觉他胸前有两颗什麽突起,抵住她的掌心。

  「什麽东西?」

  她好奇的伸出手指,轻掐住男人胸前突起的不明物,疑惑地轻轻掐扭。

  不明物随着她的动作,渐渐变得硬实,也在瞬间勾挑起她的好奇心。

  「你在里面藏了什麽?」

  那一掐,把男人濒临失控边缘的理智恶狠狠给掐碎,再听到她用一副天真的语气提出问题,他感觉一把火在胸腔轰的一声烧了起来。

  妈的,这是什麽鬼门子任务?

  如果早知道处理个女醉鬼这麽麻烦,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接下这个任务!

1-1

  身为踏入新闻界、记者圈将近五个年头的辛涵风在累积了一堆假期之後,决定让自己彻底休息一下,所以一口气请了十天的长假。

  请完假的那一瞬间,她的心情十分愉悦,脑中规画着她要怎麽好好利用这几天。

  记者这个工作,追的是新闻事件,哪儿有状况往哪儿去,也因为如此,常常该睡觉的时间接到讯息就是觉也不睡了,直往案发现场冲。

  放假首先冒出脑中的是,大睡特睡,好好的把眠给补足。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原来自己并没有需要那麽多睡眠。

  放假第一天,她实现预定的计画,大睡特睡补足了眠後,她便陷入无所事事,觉得自己是无业游民的状态。

  因为实在太无聊了,她滑到网路新闻,看到没有自己撰写的新闻出现时,她竟然会开始怀疑自己在报社的存在价值,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随时会被取代的不安感。

  最後一整天下来,她虽然是身体在休假,脑子却处在紧盯着每一条新闻,搞得比没休假还要紧张疲累。

  当天晚上,她便告诉自己,隔天一定要找事情做!

  所以今天她睡到自然醒,梳洗完下楼第一件事就是找妈妈。

  她一到楼下,直接往母亲的工作室走去,一探头没看到其他人,就看到她坐在缝纫车前的身影。

  「真难得,今天没人上门串门子喔!」

  在她十岁那一年,父亲因公殉职後,母亲靠着修改衣服的工作室,独自将她和弟弟抚养长大。

  长大後,她和弟弟一个当记者,一个继承父亲衣钵当警察,在家的时间少得可怜。

  也庆幸母亲的工作室客源多半是街坊邻居,而阿姨就住隔壁,还有偶尔上门串门子的邻居,她也不至於太无聊。

  今天会这麽安静,倒也稀奇。

  她走了进去,看到母亲戴着老花眼镜,手拿着拆线器,正小心翼翼挑开袖口缝线。

  「要帮忙吗?」

  听到女儿的声音,辛杨玉芬抬起头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点钟。

  「昨晚不是很晚才睡?怎麽不多睡一会儿?」

  女儿的职业是记者,回到家的时间不一定,睡觉休息的时间也不一定;即便放了假,作息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辛涵风伸了伸懒腰,打了个极不文雅的呵欠後才开口问:「不了,睡到腰都酸了,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

  辛杨玉芬看着女儿那大剌剌没半点女孩子家该有的行为举止,放下手中的活儿,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你啊,真的不打算换工作吗?女孩子家,不找份安安静静的文职,当什麽记者,现在没半点女人家该有的样子……如果嫁不出去,将来怎麽办啊!」

  饶是多年的职场生活练就出随机应变的能力,她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母亲这完全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的接话方式。

  但一接收到,她大概就知道母亲接下来会说什麽了。

  她当机立断截断母亲的话,「妈啊……」

  辛杨玉芬当然了解自己的女儿,没给她抗议的机会,继续碎念。「不用叫妈,你和你弟弟,就跟你爸爸一样,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父亲是警察,因公殉职後,母亲伤心欲绝,倾心守护她和弟弟。

  只是没想到,她和弟弟完全传承父亲正义凛然的个性,长大後一个当了记者,另一个还是当了警察。

  两姊弟彻彻底底踩了母亲心中最痛的底线,却也无法压抑心中那满腔热血,违背了母亲的想法。

  也因为如此,时不时便可以听到母亲的抱怨。

  「让人不省心的是辛涵阳──」

  「都一样!」辛杨玉芬恼声打断她的话,手压在胸口。「不孝女!知不知道你妈这颗心,成天吊着……」

  辛涵风的手凑到母亲胸前轻拍了拍,安抚。「没事没事,我和弟弟有老爸在天之灵护佑,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别担心!」

  虽然丈夫已经去世多年,但每每忆起还是能让她心头五味杂陈。

  除了心痛还有更多被丈夫抛下的怨怼,翻腾的情绪下,辛杨玉芬忿忿开口:「你那死鬼老爸自己都把命搞没了,还护佑你们?」

  父亲是在值勤时被一名罪犯攻击,铁棒击头,在医院抢救了几天还是无力回天,走了。

  这一直是这个家藏在心底深处不愿触及的痛,见母亲的眼眶都红了,她果断的转移话题。

  「饿了,我去买便当!」

  辛杨玉芬惆怅的思绪一顿,「中午我会煮……」

  「别忙了,咱们今天吃好一点,等我回来!」

  辛涵风揽抱住母亲的肩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说完就如一阵急惊风,匆匆跑了出去。

1-2

  辛涵风跑得有点喘,一冲出家门,便缓下脚步顺气。

  每一次只要提起父亲,她便感觉有一股由头兜揽罩下的压力,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而她知道,母亲的感觉绝对会比她难受一百倍。

  所以在家里,她绝不提及与父亲有关的话题,不想气氛沉重,不想让母亲让自己更难受。

  她用力大口呼吸,直到心跳恢复正常,才放松心情,专心看四周有什麽好吃的可以买回家和母亲一起享用。

  她经过银行,突然想到,这个月有一笔准备捐到慈善机构的钱还没汇,索性走了进去。

  她一走进银行,自动门一打开,爽凉的冷气迎面吹来,舒服,但为什麽她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接近中午的时间,银行里的人其实不算多,但为什麽会有一种时空完全静止的错觉?

  辛涵风觉得奇怪的念头才冒出,突然身旁一名头戴全罩式安全帽,身穿黑衣黑裤、白色球鞋的男人从一旁冲了出来。

  她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就感觉有只手臂横勒住她的脖子,後腰抵着冰冷的硬物。

  瞬间,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银行抢劫!

  她打量着四周才发现,做这样装扮的抢匪不只一个,角落有个保全也被压制在一旁。

  一旁还有几个来银行办理业务的妇人,脸上是浓浓的不安与显而易见的惊惧。

  气氛僵持凝滞,彷佛每一个人呼出的每一丝气息都会让空气冻结。

  辛涵风暗暗确定了状况,倒是没有害怕的感觉,心头反而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一种出自於新闻记者,想要抢独家新闻的职业病。

  要不得的心态,但对热爱新闻的她来说,却是完完全全可以将第一线资讯传递给大众的机会啊!

  只是今天的状况更特别些,她成为重大事件的主角之一,立即就体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刺激。

  不过刺激归刺激,千万不要有伤亡,事件可以安全落幕!

  行员有机会报警了吗?

  警察多久才会赶来?

  这些思绪飞快的在脑中转着,心跳在胸口剧烈跳动,像是随时会跳出胸口,语气却是冷静而嘲讽。

  「知道抢劫会关多久吗?」

  胁持着这个突然进入的年轻女人的抢匪之一,因为她突如其来问出的话一怔,几乎要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这当下的状况应该提出的问题吗?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吗?

  「闭嘴!」语气十分凶恶嫌恶。

  辛涵风感觉到了,但有谁能有这样的机会和抢匪做面对面的采访?

  她接着说:「据我所知,意图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抢夺他人之动产者,处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你今年几岁?遇上什麽财务上的困难吗?怎麽这麽傻干这种事?还是被唆使逼迫……」

  这个女人真的是疯子!

  「闭嘴!」

  抢匪不想听,却阻止不了她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钻进耳里,不知不觉中他被影响了心情,横在女人脖子前的手,无意识松了几分。

  这些年弟弟教了她几招防身术,辛涵风一感觉他的手略松,知道这是可以摆脱自己被制伏的大好机会。

  但她转念一想,抢匪不只一个啊!

  若她的反抗激怒了抢匪,会不会连累其他人遭殃?

  她这想法才闪过脑海,突然一声咆哮伴随着脏话响起──

  「干!搞什麽?这麽大间银行就这麽点钱?」

  持枪喝令行员把钱放进手提袋中,却没想到那手提袋轻得让他心情十分不好。

  行员颤着嗓,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抢匪一喝,「主管呢?」

  「我们仅是分行,调动资金有限,已经是全部了……」

  辛涵风被制伏住无法转身过去看状况,却又听到那似乎脾气不是很好的抢匪顺手砸了什麽东西,砰砰锵锵的碎裂声,在这沉窒的氛围里更让人胆战心惊。

  没几秒钟,有个妇人被这一连串的状况吓得失去理智,尖叫地哭着。「放过我吧!我儿子还在家等我……呜呜呜呜……」

  妇人的声音因为恐惧,发出几近歇斯底里的哭声,直接就惹怒那个脾气不好的壮汉抢匪。

  「吵啥小?」

  壮汉抢匪冲了过去,直接拽住妇人的头发,粗鲁的将她由等候区的位置给拖拽了出来。

  妇人的情绪原本就受了惊吓,加上被如此粗暴的对待,哭叫得更凄厉。

  辛涵风还在观察状况,也不允许自己逞匹夫之勇,看到这状况,体内的正义热血瞬间沸腾了起来。

 1-3

  她改变了主意,确定身後的抢匪还在走神,先是曲肘往後朝着对方的肚子用力一顶。

  因为没预料到她会反抗,抢匪被女人肘尖磕顶到胃、以及偏软肋的位置,痛得弯腰发出痛叫。

  「啊!」

  一看到他的反应,辛涵风迅速转身过他手中的枪,直接将枪口抵在他的後背,看着施暴的抢匪,扬声开口:「抢完钱就快滚,动什麽粗?不知道致人於死者,会处无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伤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吗?」

  原本钱到手他就想走了,偏偏手下没用,居然让女人反制?

  他定睛一看,女人十分娇小,身高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六十公分,声音娇脆,动作却十分俐落,一气呵成,力道十足。

  加上她满口法律条文,脸上没有惊惶恐惧,那双像猫眸的眼黑白分明,透着一股娇悍,让他有了联想。

  难道是警察?

  什麽时候混进来的?

  施暴的抢匪目露凶光,拎着装满纸钞的麻布袋,朝手下们打了暗号,准备火速撤离。

  被女人反制伏的抢匪见同伴一个个往门口冲,慌声喊道:「龙、龙哥……救、救我啊!」

  被喊做龙哥的抢匪嘴角扯出满不在乎的一笑。「阿虎,我说了,干这行,要有自救的本事!」

  说完,他完全不理会阿虎震惊错愕的神情,加快脚步往门口的方向跑。

  就在几个抢匪要走出时,银行的自动门突然打开,一个高大男人的健硕身影映入众人眼底。

  今天的不速之客也太多了?他那些蠢笨手下居然没把自动门的开关关上,是想拉多少人质进来?

  钱到手,他都想跑了!

  龙哥百般不悦,还来不及动手,却发现男人迅速冲了进来。

  什麽状况?

  只见突然冲了进来的男人,出手快得让人看不清。

  没多久,耳边传来扎实的肉搏声,接着两个手下抢匪倒在地上。

  辛涵风看了过去,以为男人是警察,却发现他穿了一身黑,强壮的手臂以及胸口线条将黑色上衣撑得紧紧的,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牛仔裤,完全不是警察的装扮啊!

  这可奇怪了,不是警察,身手怎麽那麽好?动作更是十分俐落漂亮……

  辛涵风恍了神,龙哥惊见手下倒下,错愕的飙了脏话後,求生意识窜出,下意识转而往另一端跑。

  男人像是已经预测他的行动,速闪到他的面前。

  龙哥错愕瞪大眼,手中无枪,只有出拳攻击。

  男人俐落闪身,屈曲右臂挡住对方左拳後,曲腿沉身,抬高肘尖由後向前直线朝对方的胸口攻击去。

  龙哥发出一声痛呼,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是一记攻势袭来。

  「干!哪来的王八蛋!」

  龙哥忍痛出拳进攻,对方像识破他的想法,右臂屈曲挡住,肘尖往上摆击他的眼、鼻、三角区。

  那部位神经分布相当丰富,痛觉敏感,受击後,龙哥疼痛难忍的倒地痛嚎,手中装了满满钞票的麻布袋掉落。

  撒了满地的纸钞散落,却没人敢上前去捡。

  男人见状,曲膝压住他的後腰,才想开口,却见其中一名抢匪全力推了身後的女人一把後,拔腿就跑。

  完全没料到这个叫阿虎的抢匪会推自己,辛涵风往後倒退,却硬生生稳住脚步没倒下,心头那把火却腾腾的烧了起来。

  「混蛋!还想跑!」

  她一站稳便扯开脚步追了上去。

  当记者这些年,被狗追、被采访对象赶……的种种状况让她练就了好腿力,跑得可快了。

  只是她完全忘了,制伏龙哥的男人的身手,男人一发现「漏网之鱼」想跑,顺手抓起地上那把枪,朝抢匪的後脑勺丢了过去。

  他的动作一如他修理龙哥的那一连串动作,快、狠、准,坏却坏在那突然跑出来的娇悍小女人。

  小女人身形娇小,发起脾气吼人的声音气势十足,跑得也算快,但也就是因为这样,那把该打向抢匪後脑的枪就这麽硬生生砸向她的脑门。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连喊痛都来不及,头一晕,整个人往前倒的压向阿虎。

  阿虎离门口仅一步之距,还来不及庆祝自己的运气,却感觉有什麽压向自己,阻碍了他奔向自由的路。

  他踉跄一跌,自动门关上,卡在他的身体两侧,让他完全动弹不得。

  男人见这状况,微皱了皱眉。

  银行主管见危机解除,松了一大口气,由柜台後走了出来,也不管龙哥还被他压制在地上,满脸感激地朝他伸出手。

  「这位见义勇为的先生,感谢您……」


  1-4

  男人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开口:「没手。报警了吗?那个女人是不是该优先处理一下?」

  一句话,三句分段,完全风马牛不相及,让银行主管疑惑一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没手,因为他的手压在抢匪的肩膀上,所以不能回应他的感激之握。

  报警就字面上的意思。

  至於需要优先处理的女人……指的应该就是这位热心娇悍却晕了的客人了。

  「老杨,乔芬快帮忙!」

  他点名保全以及行员帮忙後再度热切地伸出手,想表达内心彭湃热切的感激之情与救命之恩,岂料警车的鸣笛声呼啸而来。

  男人彷佛没看到银行主管伸来的手,看着门外,皱得两道浓眉都快打结了,显然是对於警方这效率十分不满。

  这念头闪过,好几个警察冲了进来,发现抢匪倒的倒、晕的晕,还有一个被制伏,一下子怔傻住。

  其中一名警察与男人对上视线,讶异惊呼。

  「磊哥?」

  白正磊进银行纯粹只是想开户,却没想到,一走到门口便发现银行的状况有些异常。

  凭着多年的佣兵敏锐,他不动声色地靠近玻璃门,看到里头的情况,并看准了时机出手。

  听到有人喊他,他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问:「哪位?」

  辛涵阳一眼就认出对方是他在警察学校时大他很多届的学长,整个人兴奋不已地开口。

  「辛涵阳。磊哥你离开警察学校时我刚进去受训。」

  说起来,两人可以说是学长、学弟的关系。

  只是白正磊想了想,没印象,直接问:「这是警方的效率?」

  彷佛没听见他冷硬到几乎听不出情绪起伏的嘲讽,辛涵阳见到这个可以说是警察学校当期的偶像学长,心情激动到完全忘了,自己还在执勤。

  「磊哥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白正磊当年在警察学校的受训还没完成便加入外籍兵团卖命。

  当时他的决定气坏了许多看好他的前途的长官,而他本人一句话也没解释,毅然决然走了。

  外籍兵团的佣兵执行的通常是高危险的行动,在任务中丧命、受重伤,造成无法顺利退役的状况不足为奇。

  这些年来,几乎没有白正磊的消息,大家都以为他死了,这一出现,还真的让将他视为传奇偶像人物的辛涵阳无比兴奋。

  这个学弟到底什麽状况?

  真当两人是在咖啡厅偶遇,准备与他叙旧是吧?

  白正磊万分不以为然地皱着两道浓黑的眉,沉着嗓冷问:「打算继续聊天?」

  辛涵阳从警队毕业,如今已经是小队长,平常进行年节防抢及护钞演练不少,一收到警报立即出动。

  只是现场状况出乎意料,加上让他遇到不可能遇到的人,他才会失控到忘了自己身负重任。

  被他一提醒,他自觉愧疚的面色一赧,转身与组员开始今日的任务。

  在抢匪一一被铐上手铐带上警车,辛涵阳接受了今天第二颗让他失常的震撼弹──

  辛涵风?姊?

  他看错了吗?

  救护车已经到了,辛涵阳快步冲上前,细看那一个被送上担架的女人,脑中窜过无数个想法──

  姊姊怎麽会在这里?

  消息居然灵通到比他这个警察还要快到现场。

  但为什麽晕倒了?

  他满脑子疑惑,却在这时眼尖的发现,一个手拿麦克风,身後跟着个扛着摄影机的某电视台记者正准备现场连线报导。

  心一凛,他紧张的张望了一番,最後拿了一张银行的宣传单,直接盖在她的脸上。

  医护人员因为他的行为疑惑的一怔。

  「警官……」

  「我姊……见不得光,快送去!快送去!」

  他催促着,多怕现场连线报导拍到她,上了新闻,让娘亲认出来,让她老人家受了惊,想起父亲意外去世的往事,势必又要说起他们高危险性质的职业。

  经历过这一场「腥风血雨」就会知道,这是多麽可怕的一件事。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辛涵风露脸!

  白正磊已经准备离开,突然听到他的话,露出疑惑的表情,好巧不巧与辛涵阳对上视线。

  「你姊?」

  辛涵阳不知他为什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却还是点头答道:「对……」

  「莽撞。」

  姊姊的个性是和一般女孩子不一样,率真直爽,有点过动,有点女汉子,整个人总是散发满满正能量。

  但莽撞……唔,似乎有那麽一点,只是白正磊为什麽会这麽说?

  他想问清楚,却听到白正磊冷声开口打断他的话。

  「医药费我负责。」

  辛涵阳懵了。「为什麽?」

  「她跑去追抢匪,被我丢出去砸抢匪的枪打到了。」

  他这才明白,姊姊晕倒以及为何会被他评点为「莽撞」的原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14:0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一下 等待完本上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5 08: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可以,值得一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6 17: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ing。这个名字就有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22:35: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逢可乐,必须等待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12 07:39: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一下,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21 04:22 , Processed in 0.176791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