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浅雪《天选悍妻》全3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6 15: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浅雪《天选悍妻》全3册

{出版日期}2021/10/06

{内容简介}

农女柳翠翠:一个负心汉,死了我就带着他的家产改嫁去!
武威将军蒋元:娘子,冤枉啊,我没变心,我只是忘了你……

蓝海E111601《天选悍妻》卷一
翠翠与婆母找到蒋元的那天正是他的大婚之日,
可笑啊,她以为丈夫上战场死了,为他守寡四年,
他却失忆忘了自己早就成亲,准备迎娶将军府千金,
她们婆媳为了上京找他,历经千万难,一路吃尽苦头,
为了赚钱去做苦力她不怕,但她怕不怀好意想欺侮她的色胚,
更怕重蹈前世覆辙,看着那女人与他双宿双飞,自己凄凉惨死大雪天……
现在她来了,带着复仇的决心举起菜刀,阻止他们拜堂──
蒋元,你若不退婚就留下一条腿,这是你欠我的!

蓝海E111602《天选悍妻》卷二
在战场上受伤失忆後,蒋元一直很想找到家人,
可没想到竟是在大婚那天收获了一个糟糠妻、一个御赐小妾!
虽然众人都传言他那乡下来的妻子是个可怕悍妇,
但越相处他越被她生气勃勃的眼眸与害羞可爱的反应吸引,
他想更靠近她,想知道两人的回忆,想与她做回曾经恩爱的夫妻,
赵莹莹不甘做个有名无实的妾室,对他下迷情香,
他毫不留情捅穿她的手掌把她丢回赵家,彻底摆脱这女人,
也狠狠收拾了所有曾对翠翠不礼貌或欺负过她的人,
可都还没来得及与她生孩子呢,他就身受重伤,命在旦夕……

蓝海E111603《天选悍妻》卷三(完)
赵莹莹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蒋元手上!
她全心全意爱慕他,就算为妾也想待在他身边,
谁知他却处处护着那个悍妇,连碰她一根手指都不愿意,
最後她更被家族厌弃逐出京,只听说他恢复记忆了、他们有多恩爱和美,
她千辛万苦逃出去只为见他一面,却被他毫不留情的杀死,
老天肯定是看不过去,才会让她在别的女人身上重新活过来,
她伪装落魄昏倒在将军府大门前,被顺利收留,
这一次,她要夺走他的一切,他最爱的妻子和孩子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第七章 死亡并非结束

天黑後,蒋元从宫中回来,看着妻子脸上挂着的温柔笑容,脱下了披风就问:「今日府外那个人呢?你可有好好安置?」

赵莹莹接过披风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眼神掠过一阵心虚後才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说:「今日相公走後,我听你的带着她去看大夫,可是到了医馆,她说去如厕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我让人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蒋元闻言,眉头就紧紧皱起来一言不发。

赵莹莹看着他这个样子,心头颤了颤,又说:「路上我也问了她是哪里人,是不是相公的家人,可她就是不肯说,最後还偷偷的跑了,还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蒋元不吭声,低着头沉思了许久,脑子里一直回忆着那个女人的面容和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时间头有些疼,不禁按着太阳穴的位置,问:「你带她去哪个医馆?」

赵莹莹手掐了自己掌心一下才说:「赵家医馆。」

蒋元点了点头就站起身,再次拿起披风,「她认识我,一定知道我老家在哪里,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

赵莹莹眼神颤了颤,最终点点头,「是该好好找找,那相公你找的时候小心点,雪大路滑。」

「知道了,你不必等我,先睡吧。」蒋元说完,转身就风一样的跑出去了。

赵莹莹听见他叫了好几个人,心中疼痛得深吸口气,很想跟他说,别找了,你找不到她的……

阿宁慢慢走过来,小心翼翼的说:「夫人别担心,医馆那边都打点过了,不会有问题的,而且城西那片树林也偏僻,将军不会找到的。」

赵莹莹不说话,许久後讽刺的笑笑,「就算找到,估计也只能是一具屍体罢了。」

阿宁闻言心中一颤,犹豫了许久还是问:「夫人,奴婢不明白,你为什麽非要……她病成那个样子,也活不久的……」

赵莹莹想了想,低头笑着说:「因为她若活着,我这将军夫人的位置怕是就坐不稳了。」

阿宁疑惑,「为什麽?」

「还记得半年前那个男人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吗?他说相公是贪图富贵的负心汉……而这个女人,极有可能就是相公老家的妻子……在娶我之前,他娶的妻子……」

阿宁顿时不说话了。将军在战场上失忆了,什麽事情都记不起来,老家有没有娶妻,这件事还真是不能确定。

难怪小姐非要了那个女人的命,若是那个女人真的是将军和小姐成亲前娶的妻子,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到时候小姐怕是会变成全京城的笑柄……一个大将军的嫡女,居然嫁给了一个有妇之夫?

那小姐算是什麽?妻?

可那个女人也是将军的妻子。

妾吗?

所以说不清的……难怪小姐要这麽做,可那到底是一条人命啊……





城西树林,寒风凛冽的呼啸着,深深的雪地中,翠翠缓缓睁眼,想动一动,发现身子被冻到麻木毫无知觉,她虚弱无比的看看四周,荒树林、深雪地,天快黑了……那个女人……

她被那个女人扔在这里了吗?

她是故意要冻死自己的吧?

她呼出一口气,白白的雾气瞬间被寒风吹散,她艰难的翻动身子,咳嗽着慢慢的爬起来,两口血吐在了雪白的地上,她眼前阵阵黑,死死咬着舌头才没再次晕过去。

她撑着身子,一步步的走到了路边,想要继续走,却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好累啊……她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她走不动了……不知过了过久,天黑了,她浑浑噩噩之间,终於有一辆马车经过,赶车的看着躺在路中间的女子,好心将快要昏迷的她带上了车。



半夜的时候,蒋元一身寒霜,满脸失望的回来,没有去赵莹莹的寝室,而是到了书房坐着。

柳翠翠……他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用力的在脑子里搜寻关於这个名字的一切,却最终什麽也想不起来……

他双眼迷茫的看着院中的雪,低声呢喃道:「柳翠翠,你到底是谁……」



寒夜狂风肆虐,翠翠醒来的时候是在马车上,车夫不知去哪了,她下了车,看了看四周,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往朱雀街走去,黑夜中她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

不知走了多久,久到她双腿都站不直了,她才看见那座宅院……靠在紧闭的大门外,她虚弱的呼吸着,眼睛已经要睁不开了,抬手无力的敲了敲门,声音细弱,瞬间消弭,无人听见。

她真的没力气了……她凄凉的看着昏暗的四周,感觉着耳边的寒风声,感觉着白雪落在脸上的冰凉,咳出了一口血,「蒋元……」

又一阵风吹来,夹杂着大雪,她的声音破碎了,眼睛也缓缓的闭上了。

好冷啊,好累啊……好想在暖和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娘,我该听你的,找个人嫁了……

我後悔,没听你的话了……

冬天,真的好冷啊……





次日一早,天光刚透亮,在书房歇下的蒋元便被下人叫醒,「将军,大门外冻死了一个女人。」

他闻言立即起身穿衣,着急的问:「是昨天那个女人吗?」

下人点了点头,面露难色的又说:「而且……那个女人还留了字……」

蒋元心中巨震,衣袍都未穿好就急急的奔了出去,只见大门外,昨日那个自称柳翠翠的女人闭着眼、神色安然的靠在大门上,身上脸上都落了厚厚一层白雪……而她身後的大门上写着血字:蒋元,我恨你。

那一刻,他脑中剧痛,痛得他瞬间抱住头,好像脑子里有什麽东西一闪而过,他没抓住……

再回过神来,他蹲下来看着死去的女人,神情悲戚,「柳翠翠……你究竟是谁……为什麽,我就是想不起来……」

你恨我……为什麽呢?





有鸟叫声……叽叽喳喳……

鸟儿叫声?哪里来的?

翠翠缓缓的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屋子。

墙壁上发黄的喜子,掉漆的柜子,桌上的铜镜和茶碗,窗户透进来的阳光……

她傻眼的眨眨眼,慢慢坐起来,下意识摸摸脸,软的……热的……

怎麽回事?她不是在京城死了吗?怎麽又回到蒋家了?

长发散在肩上,她双眼满是疑惑,慢慢的下了床,光着脚走到窗口,推开窗子就见院子里的那棵老柿子树上卧着一群小鸟儿,叽叽喳喳……

她不敢相信的捂着心口,低下头来找了一根针,对着指尖狠狠一扎。

疼,伴随着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她看着指尖上的血,呼吸错乱……

「那些都是梦吗?」

婆婆的死,她的死,蒋元在京娶了妻的那些事情,都是一场梦吗?

可是梦里的那一切是那麽真实……又或者,她死了一场,又活过来了?

正浑浑噩噩之间,大门口钱氏背着一篮子草回来了,一进院子就放下篮子开始剁草喂鸡。

青青的草,映着发亮的刀和婆婆吆喝鸡的声音……一切都是那麽的鲜活。

她使劲的拍拍脸,转过身穿好衣裳,深吸口气出了屋子。

钱氏看着她起床了,笑着说:「翠翠呀,你不烧了?」

发烧?她仔细想了想,嫁进蒋家後她很少生病,唯独相公走後第四年春天时,她曾经伤寒一场病了几天。

她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慢慢的走到婆婆身边。

钱氏看着她脸色不对劲,皱眉问:「瞧你苦着脸,是不是身子还不舒服?那就进屋躺着去,一会儿我给你端饭。」

她摇摇头,蹲下来摸摸满是露珠凉意的草,闻着那新鲜的青草味儿,问:「娘,今年是哪一年?」

钱氏闻言皱眉放下铡刀,将手在身上擦了擦,这才伸手过来试她额头温度,发觉不烫了才说:「这孩子,烧了几天脑子都烧糊涂了,连今年是天和二十三年都忘了?」

天和二十三年……她唇颤了颤,又问:「那现在是春天还是秋天?」

「夏初啊,傻孩子,你这脑子不会真给烧糊涂了吧?不行,我带你去看看,不然不放心!」钱氏说着就要拉着她起来去看病。

翠翠却摇摇头,拿起湿漉漉的青草放在铡刀上,一刀切下去,她痛呼一声,看着手指上割破的口子冉冉流出血,落在青草上,这下是真信了。

她还好好的活着!

「哎呀,你怎麽这麽不小心,肯定是还没好呢,赶紧进屋躺着去!」钱氏急忙扶着她进了屋,然後小心的给她受伤的手包紮了一下,这才看着她说:「你好好躺着,我去给你端饭,等吃完了我再带你去看大夫。」

钱氏说着出门了,只剩下翠翠在床上躺着,呆呆的看着受伤的手,捏一捏很痛……这一切不是假的。

转头看着窗外,阳光明媚,她想起梦里……或者是上辈子的那一切,眼眶热热的。

天和二十三年,她又活过来了,活在蒋元还没在京城娶亲的时候……这是老天爷看她上一世死的惨,所以重新给她的机会吗?

温热的眼泪流了满脸,她埋在枕上无声哭泣着,满腔都是心酸。

钱氏脚步声进来的那一刻她立即擦擦眼泪,抬头就看见婆婆端着饭菜进来,说:「赶紧趁热吃。」

她点点头坐在床边,端起饭碗,看着里面金黄色的小米粥,闻着饭香味儿,喝下去肚子里全是温暖香甜,不禁心里暖暖的笑了,真好,她还活着!

吃了早饭,她出来屋子,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发呆,身後老母鸡咯哒咯哒的叫着,大门外钱氏正和邻居说着,夏来了,天热了……

没多久,钱氏进来了,搬了个凳子坐在她身边,小声的说:「翠翠呀,你王婶说李家村有个好儿郎,家中有田好几亩,两年前丧了妻,留下一个小女儿不到三岁,为人处事都不错,我想着要不你去见见,若能嫁过去,你这後半生也有依靠了。」

翠翠闻言,转头看着婆婆笑道:「娘,我嫁出去了,那你怎麽办?」

钱氏虽然不舍得,可是也不忍心看着一个好好的姑娘守寡,总不能耽误了人家一辈子,就强装坚强的说:「我没事,我也有田,饿不死,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隔三差五回来看看我也行啊。」

翠翠摇摇头,「不想嫁,也不想见……」

钱氏叹口气,「可元儿去了,你一个好姑娘,也不能一辈子守在这里陪着我啊。」

「或许他没死呢?」

翠翠这句话出口,钱氏就红了眼圈,「翠翠呀,别惦记着他了,战事都休停两年了,他还没回来不就是回不来了吗?」

翠翠摇了摇头,想起前世临死时见到他的那一面,他说他在战场上头受了伤,忘记了很多事情,也就是说,他不是故意不回来,而是不知道家在哪里,回不来。

而且那时候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他估计是真的忘了。

而如今她又重活在天和二十三年夏……这一切,或许是老天爷的安排。

上一世凄凉而终,也许不是真正的结束。

重来的机会如今就摆在眼前,她想了许久,确定今生不想再和婆婆在乡下辛苦度日,苦熬半生,更不想心中有根刺的去改嫁。

所以,她要找到蒋元,做将军夫人!夺回本来就属於自己的那一切!

一整天翠翠都在屋里思考,怎麽说服婆婆一起上京去寻找蒋元,想了一天才勉强想到一个的理由。

第八章 卖地凑路费

吃过晚饭,婆媳俩分别回屋睡下,翠翠躺在床上等到了半夜的时候点亮了灯,拿着油灯去了婆婆的屋里。

钱氏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着半夜不睡过来的翠翠,奇怪的揉着眼问:「怎麽了翠翠,这大半夜的怎麽不睡?」

翠翠将油灯放下,极其认真的看着婆婆,说:「娘,刚才爹给我托梦了,他说相公没死,如今在京城呢,叫咱们去找他。」

钱氏闻言睡意一下子就没了,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翠翠,「真的?他真是这麽给你托梦的?」

翠翠使劲儿的点了点头,「爹说叫咱们去京城找他享福,过好日子。」

钱氏闻言奇怪的抓抓头发,嘟囔道:「那他为啥不给我托梦?」

翠翠急忙说道:「许是怕娘记性差给忘了,所以才托梦给我的。娘,我们去找他吧!」

烛光昏暗,钱氏皱眉看着因为一个梦就这样坚信元儿没死的儿媳,脑子里一团乱,想了想说:「翠翠,托梦一事也不知真假,我想着会不会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才梦到这个的?」

翠翠摇摇头,抓着婆婆的手,坚定的说:「不会的,托梦一事从古至今都很灵,而且自我嫁进门这几年来,爹是头一次给我托梦。所以我觉得,这个梦里,爹说的话一定是真的!相公他一定没死!」

这话还有点道理,村里不少人都被托过梦,那个杨家的老弟就是,有一夜死去的老母亲给他托梦,说是房子漏水了住不成,叫他去修,第二天起来他去坟地看了看,果真是下大雨他娘的坟头积了大水坑。

翠翠看着婆婆在犹豫,就又说:「而且娘,当年咱们这里被拉去充军的可不少,活着回来的就不说了,那些没能活着回来的都送回来木牌和遗物立衣冠塚,当时没有相公的遗物,你不是也和我说过相公也许没死吗?」

听见翠翠这麽说,钱氏也缓缓点头,「的确,当年我的确怀疑过,元儿是不是根本没死……可是,若是如你爹托梦所说元儿没死,他为什麽不回来找我们?」

翠翠闻言喉头梗了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总不能告诉婆婆,他将咱们都忘了……

钱氏很苦恼,想了又想说:「翠翠,先不说元儿是不是活着在京城里,就说咱们要是去找他都没路费银子呀。家里只有三两银子,从咱们这里到京城去,怕是十两都不够,就算要去找,去哪儿弄钱呀?而且要是万一找不到,咱们连回来的路费都没有……所以我想了想,若是这个梦是真的,元儿没死,那他肯定会回来找咱们的,咱们在家等着不就行了?只是苦了你……」

翠翠闻言垂下了眸子,良久都不说话,她不能告诉婆婆你儿子不记得咱们了,再不去找他的话,他就要在京城娶将军的女儿了,而且就算是再等十年他也想不起家在哪里,也回不来……

轻叹口气,翠翠抬眸看着婆婆,认真的说:「娘,我等他好几年了,真的不想再傻等了,我相信爹不会平白无故给我托梦,这一回……我一定要去找他!就算娘你不去,我一个人也要去找!」

钱氏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知道她的性子看着温和好相处,其实执拗得不行,无奈叹口气,「娘也没说真不让去,只是没银子啊。」

翠翠闻言笑了笑说:「我可以卖了我的陪嫁镯子,这样加上家里的三两就能有六七两银子,如果娘舍得咱们再卖一亩田,这样就能有十两银子了,路上若是省着点,一定足够用的。」

上一世她拿着六两银子也到了京城,这一次带上娘,若是省吃俭用,十两应该够了。

钱氏看着她是真的想去找儿子,心里也盘算好了,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而且她其实心里也想着,万一真如老头子托梦说的在京城找到儿子,那就算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那也值得。

怕的就是到最後一场空,人财两失……

翠翠让婆婆有时间想一想就回了自己屋子,却坐在床上睡不着。

现在是夏天了,再过两个多月就是初秋,她只知道蒋元是在天和二十三年秋天娶了那个女人,却不知他是初秋还是深秋娶的人,所以她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否则等晚点到京城,他和那个女人又成了亲,那她就别想做什麽将军夫人了!

就那个女人狠毒的将她扔进雪地里冻死的德行,不知道会生出什麽诡计来收拾自己!



次日一早,钱氏起来时双眼下有青痕,明显没有睡好,翠翠也是眼底一片青。

钱氏坐在屋檐下的竹椅上看着身边摘菜的儿媳妇,最终叹口气,「翠翠,你要是真决定了去找,娘陪你一起去。」

翠翠闻言就笑着湿了双眼,「谢谢娘,我相信咱们一定能找到相公的!」

钱氏点点头,也无奈笑了,「那就赶紧做饭吃饭,吃完饭商量一下卖了哪块儿田。」

早饭後,婆媳两个坐在屋里商量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决定多带点钱上路,打算卖两块田。

商量好之後钱氏就要出去问问谁要买田的,翠翠急忙叮嘱她,「娘,卖给谁都别卖给二叔。」

钱氏闻言点了点头,「我知道,就他那个爱占便宜的德行,卖给他还不知道怎麽压价呢。」

婆媳俩一起出门,钱氏去找买田的人,翠翠去镇上卖镯子,陪嫁的镯子卖了三两多银子,当她拿着银子回来的时候屋里坐了好几个人。

有村长和来买田的周家人,还有蒋老二,翠翠看都不想看这个畜生一眼,直接就进屋来了。

钱氏拉着她小声说了价钱,她点了点头站在了一边,看着婆婆和周家人交换银子和地契。

蒋老二摸了摸鼻子,走近翠翠,小声问:「翠翠,冷不丁的,卖田干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卖给二叔啊,咱们可是一家人。」

翠翠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说:「二叔要是能比周家多出点钱,这田卖给你也不是不行啊。」

蒋老二闻言就撇撇嘴,不吭声了,片刻後接着打听,「你还没说卖田干啥呢?」

翠翠冷笑道:「我有病了,没钱治,只能把田卖了。」

蒋老二闻言不太相信,「年纪轻轻的,看着你也不像有病啊,不说实话是藏着什麽猫腻呢?」

翠翠不再搭理他,去厨房烧水去了。

过了一阵子,院里人都走了,钱氏来到厨房小声说:「两亩田卖了快七两银子,你的镯子卖了多少?」

「三两多。」翠翠说着算了起来,「这样咱们手里能有十三两银子,去京城的路费就足够了,要是省着点说不定用不完呢。」

钱氏擦擦头上的汗点点头,「那翠翠,现在钱有了,咱们什麽时候走?」

翠翠想了想,想到无耻的蒋老二,就说:「早点走吧,省得村里有些人知道咱们卖田了,惦记这点钱再招了贼。」

她这麽一说,钱氏立即点头,「那听你的咱们早点走,等下午我把屋里粮食收拾一下也卖了,咱们再收拾一下东西,後日就可以出发了。」

翠翠笑看着婆婆,「下午我回一趟娘家,给我爹说说这个事儿。」

「成,你尽管回去,家里的事儿我来办。」

吃过午饭翠翠就出门回娘家了,回到娘家门口,看着熟悉的屋子,想到前世爹送自己走的那一天,眼眶就热热的。

大门开着,她站在门外就听见院子里爹和罗氏说话的声音,她笑笑走进去喊道:「爹,我回来了。」

柳大栓正在做木工,听见翠翠的声音立即放下手里的活儿,笑着说:「闺女回来了?怎麽不上午回来,也好在家吃午饭。」

柳大栓如今还很年轻,头发没有一根白的,很是精神矍铄。

罗氏也才三十来岁,穿着蓝色的碎花布裙坐在院子里做针线,见翠翠回来也笑了笑,「你爹前日还在说你最近没回来呢,今儿就回来了,快过来坐。」

翠翠进了院子坐下,将装了菜蔬的篮子放下。

罗氏笑着说:「菜不少,够我跟你爹吃两天了。」

翠翠笑笑,这才看着满头汗的父亲说:「爹,我回来是想跟你说件事儿。」

柳大栓擦擦汗,看着女儿放下了手中的活儿,也坐下了,这才问:「啥事儿,说吧。」

翠翠点点头,说:「爹,我要跟婆婆上京去找蒋元,打算後日就走。」

柳大栓一听就傻眼了,「闺女,女婿这都去了几年了,你怎麽突然要去京城找他?谁告诉你他在京城的?」

翠翠笑着说:「没谁告诉我,就是公爹昨夜托梦跟我说的,说他没死在京城,我想着当年他也没送回遗物来,兴许是真的没死,就决定带着婆婆去找他。」

柳大栓听了直摇头,「翠翠呀,别傻了,一个托梦还能当真了?他要是真没死,早就回来找你们了!没回来就是没能活下来,你就别犯傻了,好好的在家,过两年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安安稳稳过一生多好,非要成天的惦记他……」

罗氏也说:「对啊翠翠,一个梦,当不得真的,还是听你爹的在家老实待着吧,去什麽京城啊,这少说两个月的路程呢,路上可不容易呢!」

翠翠当然知道爹会说这些,可这辈子她是一定要换个活法的,就叹口气说:「爹你别劝我了,我跟婆婆都决定了,一定要去京城找。」

柳大栓无奈的看着她,直摇头,「你真是傻呀你!你还年轻,守在家里早晚能找个好人家,可要是去了京城,找不到人不说,银子也花光了,到时候你们怎麽回来?这些你都想过了吗?亲家也真是的,这样没谱的事儿居然跟着你胡闹!」

「爹,你放心,不管能不能找到他,我都会给你写信回来的。」

罗氏坐在一边,针线也不做了,心里想着,翠翠要去京城了,回来这一趟会不会是来要路费的?心里就紧张了,一转身进屋去把银子都给藏了起来。

柳大栓和翠翠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无奈的叹口气不再劝她,翠翠也就站起身准备回去了。

罗氏见此急忙说:「那翠翠你啥时候走,我跟你爹去送你。」

「後日一早走,你们别来送了。」

柳大栓沉默不做声的进屋去了,罗氏看他一眼知道他是进屋找银子去了,轻轻的哼了一声,知道他绝对找不着,果不其然,片刻後柳大栓出来,阴沉着脸瞪了她一眼。

罗氏以为他会跟自己要银子,结果只是狠狠瞪一眼就去送他闺女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回去的路上,到了村口,翠翠看着父亲,「爹你回去吧,别送了,後日一早也别来,我们很早就走的。」

柳大栓点点头,看了看四周没人,这才伸手将手里的二两银子塞进她手里,说:「爹没用,没有多的钱给你了,你别怨爹。」

翠翠眼眶瞬间湿了,「爹,我不要,我手里的钱足够了。」

柳大栓摇摇头,硬是将钱给了她,「你拿去吧,不然爹心里也不放心,出门在外,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多带一点总比少一点好……哎……」

翠翠哭着收下这钱,说:「爹,等我到京城找到蒋元,一定接你去享福。」

柳大栓无奈点点头,冲她摆摆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点也不乐观,「人都几年没消息,恐怕早死得透透的了,傻闺女,你这都是白折腾,无用功啊……」

第九章 蒋老二偷银子

翠翠回到家里,钱氏正在收拾空了的粮屋,蒋老二靠在门框上正在问:「大嫂,你这又是卖田又是卖粮的,到底是要干啥呀?」

钱氏低着头扫地,淡淡的说:「出一趟门。」

「去哪儿啊?还值当把田给卖了?」

「回一趟娘家。」

蒋老二闻言撇撇嘴,一点也不信,她娘家那麽远,她嫁过来这麽多年好像就回去过一次,冷不丁的卖了田就为了回娘家?他才不信。

直到看见了翠翠回来,他心里才想着,该不会是翠翠要嫁了,所以大嫂卖了田,要给翠翠当添妆?

不过下一瞬他就开口又问:「大嫂,你回一趟娘家可要一个多月,那你剩下这一亩田的粮食,用不用我帮你收了?」

钱氏闻言轻轻挑眉,「不用了,我直接卖给张屠户了,他家里养猪多,缺粮食,到时候直接让他过去收,就不用你操心了。」

蒋老二听到这里,气得脸色发青,「我说大嫂,咱们好歹也是一家,你这卖田卖粮的,竟不先紧着自家人,我手里田也不多,早就想买了。」

钱氏闻言悠悠一笑,「那你不早说,我也不知道你想买田呀。」

蒋老二闻言,气呼呼的装不下去了,一甩袖子走了。

翠翠眸光冷凝的看着他离开,满眼都是厌恶。

钱氏看着她问:「都跟你爹说好了?」

翠翠点点头,「说好了,娘,那明日咱们就把衣裳行李收拾一下,後日一早就走。」

钱氏闻言叹口气,「行。」

翠翠笑笑,看着天上的白云眯了眯眼:蒋元,你给我等着!这辈子,我要你把上辈子欠我的统统还回来!

黄昏时翠翠做好了晚饭,钱氏也将屋子里收拾得差不多了,到处都清理了一下,婆媳俩吃过晚饭後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月亮挂在了天上,莹莹发着光。

关上了院门,两个人坐在堂屋,桌上点着昏黄的油灯,将身上的银子都拿了出来,算算一共有多少钱。

「家里三两银子,加上卖田的八两,卖镯子的三两多,我爹给的二两,一共十六两银子。」翠翠想了想,将银子分成了好几份,看着钱氏说:「娘,我们路上的时候不能把银子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也不能把银子全放在一块儿,回头咱们就把衣裳里缝几个小口袋,银子分开放,这样省得放在钱袋子里被人偷。」

钱氏点了点头,「还得换点铜钱,方便花用。」

翠翠想了想又说:「现在天气热,路上怕是不好受,咱们走的时候得买点防中暑的药丸带上,以免路上热病了,不好办。」

钱氏点点头,正要说什麽,外头大门被人砰砰的敲响,传来蒋二婶的喊声,「大嫂,睡了不?」

翠翠听见她说话声音,立即将银子都收了起来,进屋放在桌子压着的砖石底下。

钱氏看着她收好了银子後才去外头开门,「没睡呢,弟妹有啥事儿啊?」

院门打开,蒋二婶堆着一脸肉笑着进来说:「还真是有事儿,这不你要带着翠翠回娘家了,我想着没个两个月你们回不来,就厚着脸皮来找你了。你知道我娘家侄媳妇儿就要生了,这得送点小衣裳、小褥子,偏我又是个笨人,针线活儿最上不了台面,这眼看着你就要走了,所以赶紧来找你,帮我量一量,裁一裁,动动针脚。」

钱氏闻言没多想,蒋二婶针线活儿的确是上不了台面,缝个衣服跟蜈蚣似的,虽然两人平日里不算感情多好,可是人都上门来求了,她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就点了点头,「那行,我这就跟你去。你说你也不早点招呼,我赶着白天给你弄,也不费灯油。」

蒋二婶闻言笑着点头,又看向屋里说:「翠翠呀,你针线活儿好,眼神也好,你也一块儿来吧。」

翠翠本来不打算跟过去的,可是脑子里忽然就想起蒋老二那张脸来,他们夫妻可不是什麽好人,更何况做小衣服、小褥子这种事,前阵子白天多少闲工夫她不来喊着帮忙,怎麽偏偏在天黑透了才来喊人帮忙?

有鬼!

所以翠翠脑子转了一个弯就答应了,「哎,我吹了灯就来。」

她倒要看看,蒋老二夫妻这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第七章 死亡并非结束

天黑後,蒋元从宫中回来,看着妻子脸上挂着的温柔笑容,脱下了披风就问:「今日府外那个人呢?你可有好好安置?」

赵莹莹接过披风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眼神掠过一阵心虚後才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说:「今日相公走後,我听你的带着她去看大夫,可是到了医馆,她说去如厕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我让人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蒋元闻言,眉头就紧紧皱起来一言不发。

赵莹莹看着他这个样子,心头颤了颤,又说:「路上我也问了她是哪里人,是不是相公的家人,可她就是不肯说,最後还偷偷的跑了,还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蒋元不吭声,低着头沉思了许久,脑子里一直回忆着那个女人的面容和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时间头有些疼,不禁按着太阳穴的位置,问:「你带她去哪个医馆?」

赵莹莹手掐了自己掌心一下才说:「赵家医馆。」

蒋元点了点头就站起身,再次拿起披风,「她认识我,一定知道我老家在哪里,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

赵莹莹眼神颤了颤,最终点点头,「是该好好找找,那相公你找的时候小心点,雪大路滑。」

「知道了,你不必等我,先睡吧。」蒋元说完,转身就风一样的跑出去了。

赵莹莹听见他叫了好几个人,心中疼痛得深吸口气,很想跟他说,别找了,你找不到她的……

阿宁慢慢走过来,小心翼翼的说:「夫人别担心,医馆那边都打点过了,不会有问题的,而且城西那片树林也偏僻,将军不会找到的。」

赵莹莹不说话,许久後讽刺的笑笑,「就算找到,估计也只能是一具屍体罢了。」

阿宁闻言心中一颤,犹豫了许久还是问:「夫人,奴婢不明白,你为什麽非要……她病成那个样子,也活不久的……」

赵莹莹想了想,低头笑着说:「因为她若活着,我这将军夫人的位置怕是就坐不稳了。」

阿宁疑惑,「为什麽?」

「还记得半年前那个男人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吗?他说相公是贪图富贵的负心汉……而这个女人,极有可能就是相公老家的妻子……在娶我之前,他娶的妻子……」

阿宁顿时不说话了。将军在战场上失忆了,什麽事情都记不起来,老家有没有娶妻,这件事还真是不能确定。

难怪小姐非要了那个女人的命,若是那个女人真的是将军和小姐成亲前娶的妻子,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到时候小姐怕是会变成全京城的笑柄……一个大将军的嫡女,居然嫁给了一个有妇之夫?

那小姐算是什麽?妻?

可那个女人也是将军的妻子。

妾吗?

所以说不清的……难怪小姐要这麽做,可那到底是一条人命啊……





城西树林,寒风凛冽的呼啸着,深深的雪地中,翠翠缓缓睁眼,想动一动,发现身子被冻到麻木毫无知觉,她虚弱无比的看看四周,荒树林、深雪地,天快黑了……那个女人……

她被那个女人扔在这里了吗?

她是故意要冻死自己的吧?

她呼出一口气,白白的雾气瞬间被寒风吹散,她艰难的翻动身子,咳嗽着慢慢的爬起来,两口血吐在了雪白的地上,她眼前阵阵黑,死死咬着舌头才没再次晕过去。

她撑着身子,一步步的走到了路边,想要继续走,却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好累啊……她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她走不动了……不知过了过久,天黑了,她浑浑噩噩之间,终於有一辆马车经过,赶车的看着躺在路中间的女子,好心将快要昏迷的她带上了车。



半夜的时候,蒋元一身寒霜,满脸失望的回来,没有去赵莹莹的寝室,而是到了书房坐着。

柳翠翠……他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用力的在脑子里搜寻关於这个名字的一切,却最终什麽也想不起来……

他双眼迷茫的看着院中的雪,低声呢喃道:「柳翠翠,你到底是谁……」



寒夜狂风肆虐,翠翠醒来的时候是在马车上,车夫不知去哪了,她下了车,看了看四周,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往朱雀街走去,黑夜中她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

不知走了多久,久到她双腿都站不直了,她才看见那座宅院……靠在紧闭的大门外,她虚弱的呼吸着,眼睛已经要睁不开了,抬手无力的敲了敲门,声音细弱,瞬间消弭,无人听见。

她真的没力气了……她凄凉的看着昏暗的四周,感觉着耳边的寒风声,感觉着白雪落在脸上的冰凉,咳出了一口血,「蒋元……」

又一阵风吹来,夹杂着大雪,她的声音破碎了,眼睛也缓缓的闭上了。

好冷啊,好累啊……好想在暖和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娘,我该听你的,找个人嫁了……

我後悔,没听你的话了……

冬天,真的好冷啊……





次日一早,天光刚透亮,在书房歇下的蒋元便被下人叫醒,「将军,大门外冻死了一个女人。」

他闻言立即起身穿衣,着急的问:「是昨天那个女人吗?」

下人点了点头,面露难色的又说:「而且……那个女人还留了字……」

蒋元心中巨震,衣袍都未穿好就急急的奔了出去,只见大门外,昨日那个自称柳翠翠的女人闭着眼、神色安然的靠在大门上,身上脸上都落了厚厚一层白雪……而她身後的大门上写着血字:蒋元,我恨你。

那一刻,他脑中剧痛,痛得他瞬间抱住头,好像脑子里有什麽东西一闪而过,他没抓住……

再回过神来,他蹲下来看着死去的女人,神情悲戚,「柳翠翠……你究竟是谁……为什麽,我就是想不起来……」

你恨我……为什麽呢?





有鸟叫声……叽叽喳喳……

鸟儿叫声?哪里来的?

翠翠缓缓的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屋子。

墙壁上发黄的喜子,掉漆的柜子,桌上的铜镜和茶碗,窗户透进来的阳光……

她傻眼的眨眨眼,慢慢坐起来,下意识摸摸脸,软的……热的……

怎麽回事?她不是在京城死了吗?怎麽又回到蒋家了?

长发散在肩上,她双眼满是疑惑,慢慢的下了床,光着脚走到窗口,推开窗子就见院子里的那棵老柿子树上卧着一群小鸟儿,叽叽喳喳……

她不敢相信的捂着心口,低下头来找了一根针,对着指尖狠狠一扎。

疼,伴随着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她看着指尖上的血,呼吸错乱……

「那些都是梦吗?」

婆婆的死,她的死,蒋元在京娶了妻的那些事情,都是一场梦吗?

可是梦里的那一切是那麽真实……又或者,她死了一场,又活过来了?

正浑浑噩噩之间,大门口钱氏背着一篮子草回来了,一进院子就放下篮子开始剁草喂鸡。

青青的草,映着发亮的刀和婆婆吆喝鸡的声音……一切都是那麽的鲜活。

她使劲的拍拍脸,转过身穿好衣裳,深吸口气出了屋子。

钱氏看着她起床了,笑着说:「翠翠呀,你不烧了?」

发烧?她仔细想了想,嫁进蒋家後她很少生病,唯独相公走後第四年春天时,她曾经伤寒一场病了几天。

她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慢慢的走到婆婆身边。

钱氏看着她脸色不对劲,皱眉问:「瞧你苦着脸,是不是身子还不舒服?那就进屋躺着去,一会儿我给你端饭。」

她摇摇头,蹲下来摸摸满是露珠凉意的草,闻着那新鲜的青草味儿,问:「娘,今年是哪一年?」

钱氏闻言皱眉放下铡刀,将手在身上擦了擦,这才伸手过来试她额头温度,发觉不烫了才说:「这孩子,烧了几天脑子都烧糊涂了,连今年是天和二十三年都忘了?」

天和二十三年……她唇颤了颤,又问:「那现在是春天还是秋天?」

「夏初啊,傻孩子,你这脑子不会真给烧糊涂了吧?不行,我带你去看看,不然不放心!」钱氏说着就要拉着她起来去看病。

翠翠却摇摇头,拿起湿漉漉的青草放在铡刀上,一刀切下去,她痛呼一声,看着手指上割破的口子冉冉流出血,落在青草上,这下是真信了。

她还好好的活着!

「哎呀,你怎麽这麽不小心,肯定是还没好呢,赶紧进屋躺着去!」钱氏急忙扶着她进了屋,然後小心的给她受伤的手包紮了一下,这才看着她说:「你好好躺着,我去给你端饭,等吃完了我再带你去看大夫。」

钱氏说着出门了,只剩下翠翠在床上躺着,呆呆的看着受伤的手,捏一捏很痛……这一切不是假的。

转头看着窗外,阳光明媚,她想起梦里……或者是上辈子的那一切,眼眶热热的。

天和二十三年,她又活过来了,活在蒋元还没在京城娶亲的时候……这是老天爷看她上一世死的惨,所以重新给她的机会吗?

温热的眼泪流了满脸,她埋在枕上无声哭泣着,满腔都是心酸。

钱氏脚步声进来的那一刻她立即擦擦眼泪,抬头就看见婆婆端着饭菜进来,说:「赶紧趁热吃。」

她点点头坐在床边,端起饭碗,看着里面金黄色的小米粥,闻着饭香味儿,喝下去肚子里全是温暖香甜,不禁心里暖暖的笑了,真好,她还活着!

吃了早饭,她出来屋子,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发呆,身後老母鸡咯哒咯哒的叫着,大门外钱氏正和邻居说着,夏来了,天热了……

没多久,钱氏进来了,搬了个凳子坐在她身边,小声的说:「翠翠呀,你王婶说李家村有个好儿郎,家中有田好几亩,两年前丧了妻,留下一个小女儿不到三岁,为人处事都不错,我想着要不你去见见,若能嫁过去,你这後半生也有依靠了。」

翠翠闻言,转头看着婆婆笑道:「娘,我嫁出去了,那你怎麽办?」

钱氏虽然不舍得,可是也不忍心看着一个好好的姑娘守寡,总不能耽误了人家一辈子,就强装坚强的说:「我没事,我也有田,饿不死,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隔三差五回来看看我也行啊。」

翠翠摇摇头,「不想嫁,也不想见……」

钱氏叹口气,「可元儿去了,你一个好姑娘,也不能一辈子守在这里陪着我啊。」

「或许他没死呢?」

翠翠这句话出口,钱氏就红了眼圈,「翠翠呀,别惦记着他了,战事都休停两年了,他还没回来不就是回不来了吗?」

翠翠摇了摇头,想起前世临死时见到他的那一面,他说他在战场上头受了伤,忘记了很多事情,也就是说,他不是故意不回来,而是不知道家在哪里,回不来。

而且那时候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他估计是真的忘了。

而如今她又重活在天和二十三年夏……这一切,或许是老天爷的安排。

上一世凄凉而终,也许不是真正的结束。

重来的机会如今就摆在眼前,她想了许久,确定今生不想再和婆婆在乡下辛苦度日,苦熬半生,更不想心中有根刺的去改嫁。

所以,她要找到蒋元,做将军夫人!夺回本来就属於自己的那一切!

一整天翠翠都在屋里思考,怎麽说服婆婆一起上京去寻找蒋元,想了一天才勉强想到一个的理由。

第八章 卖地凑路费

吃过晚饭,婆媳俩分别回屋睡下,翠翠躺在床上等到了半夜的时候点亮了灯,拿着油灯去了婆婆的屋里。

钱氏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着半夜不睡过来的翠翠,奇怪的揉着眼问:「怎麽了翠翠,这大半夜的怎麽不睡?」

翠翠将油灯放下,极其认真的看着婆婆,说:「娘,刚才爹给我托梦了,他说相公没死,如今在京城呢,叫咱们去找他。」

钱氏闻言睡意一下子就没了,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翠翠,「真的?他真是这麽给你托梦的?」

翠翠使劲儿的点了点头,「爹说叫咱们去京城找他享福,过好日子。」

钱氏闻言奇怪的抓抓头发,嘟囔道:「那他为啥不给我托梦?」

翠翠急忙说道:「许是怕娘记性差给忘了,所以才托梦给我的。娘,我们去找他吧!」

烛光昏暗,钱氏皱眉看着因为一个梦就这样坚信元儿没死的儿媳,脑子里一团乱,想了想说:「翠翠,托梦一事也不知真假,我想着会不会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才梦到这个的?」

翠翠摇摇头,抓着婆婆的手,坚定的说:「不会的,托梦一事从古至今都很灵,而且自我嫁进门这几年来,爹是头一次给我托梦。所以我觉得,这个梦里,爹说的话一定是真的!相公他一定没死!」

这话还有点道理,村里不少人都被托过梦,那个杨家的老弟就是,有一夜死去的老母亲给他托梦,说是房子漏水了住不成,叫他去修,第二天起来他去坟地看了看,果真是下大雨他娘的坟头积了大水坑。

翠翠看着婆婆在犹豫,就又说:「而且娘,当年咱们这里被拉去充军的可不少,活着回来的就不说了,那些没能活着回来的都送回来木牌和遗物立衣冠塚,当时没有相公的遗物,你不是也和我说过相公也许没死吗?」

听见翠翠这麽说,钱氏也缓缓点头,「的确,当年我的确怀疑过,元儿是不是根本没死……可是,若是如你爹托梦所说元儿没死,他为什麽不回来找我们?」

翠翠闻言喉头梗了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总不能告诉婆婆,他将咱们都忘了……

钱氏很苦恼,想了又想说:「翠翠,先不说元儿是不是活着在京城里,就说咱们要是去找他都没路费银子呀。家里只有三两银子,从咱们这里到京城去,怕是十两都不够,就算要去找,去哪儿弄钱呀?而且要是万一找不到,咱们连回来的路费都没有……所以我想了想,若是这个梦是真的,元儿没死,那他肯定会回来找咱们的,咱们在家等着不就行了?只是苦了你……」

翠翠闻言垂下了眸子,良久都不说话,她不能告诉婆婆你儿子不记得咱们了,再不去找他的话,他就要在京城娶将军的女儿了,而且就算是再等十年他也想不起家在哪里,也回不来……

轻叹口气,翠翠抬眸看着婆婆,认真的说:「娘,我等他好几年了,真的不想再傻等了,我相信爹不会平白无故给我托梦,这一回……我一定要去找他!就算娘你不去,我一个人也要去找!」

钱氏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知道她的性子看着温和好相处,其实执拗得不行,无奈叹口气,「娘也没说真不让去,只是没银子啊。」

翠翠闻言笑了笑说:「我可以卖了我的陪嫁镯子,这样加上家里的三两就能有六七两银子,如果娘舍得咱们再卖一亩田,这样就能有十两银子了,路上若是省着点,一定足够用的。」

上一世她拿着六两银子也到了京城,这一次带上娘,若是省吃俭用,十两应该够了。

钱氏看着她是真的想去找儿子,心里也盘算好了,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而且她其实心里也想着,万一真如老头子托梦说的在京城找到儿子,那就算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那也值得。

怕的就是到最後一场空,人财两失……

翠翠让婆婆有时间想一想就回了自己屋子,却坐在床上睡不着。

现在是夏天了,再过两个多月就是初秋,她只知道蒋元是在天和二十三年秋天娶了那个女人,却不知他是初秋还是深秋娶的人,所以她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否则等晚点到京城,他和那个女人又成了亲,那她就别想做什麽将军夫人了!

就那个女人狠毒的将她扔进雪地里冻死的德行,不知道会生出什麽诡计来收拾自己!



次日一早,钱氏起来时双眼下有青痕,明显没有睡好,翠翠也是眼底一片青。

钱氏坐在屋檐下的竹椅上看着身边摘菜的儿媳妇,最终叹口气,「翠翠,你要是真决定了去找,娘陪你一起去。」

翠翠闻言就笑着湿了双眼,「谢谢娘,我相信咱们一定能找到相公的!」

钱氏点点头,也无奈笑了,「那就赶紧做饭吃饭,吃完饭商量一下卖了哪块儿田。」

早饭後,婆媳两个坐在屋里商量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决定多带点钱上路,打算卖两块田。

商量好之後钱氏就要出去问问谁要买田的,翠翠急忙叮嘱她,「娘,卖给谁都别卖给二叔。」

钱氏闻言点了点头,「我知道,就他那个爱占便宜的德行,卖给他还不知道怎麽压价呢。」

婆媳俩一起出门,钱氏去找买田的人,翠翠去镇上卖镯子,陪嫁的镯子卖了三两多银子,当她拿着银子回来的时候屋里坐了好几个人。

有村长和来买田的周家人,还有蒋老二,翠翠看都不想看这个畜生一眼,直接就进屋来了。

钱氏拉着她小声说了价钱,她点了点头站在了一边,看着婆婆和周家人交换银子和地契。

蒋老二摸了摸鼻子,走近翠翠,小声问:「翠翠,冷不丁的,卖田干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卖给二叔啊,咱们可是一家人。」

翠翠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说:「二叔要是能比周家多出点钱,这田卖给你也不是不行啊。」

蒋老二闻言就撇撇嘴,不吭声了,片刻後接着打听,「你还没说卖田干啥呢?」

翠翠冷笑道:「我有病了,没钱治,只能把田卖了。」

蒋老二闻言不太相信,「年纪轻轻的,看着你也不像有病啊,不说实话是藏着什麽猫腻呢?」

翠翠不再搭理他,去厨房烧水去了。

过了一阵子,院里人都走了,钱氏来到厨房小声说:「两亩田卖了快七两银子,你的镯子卖了多少?」

「三两多。」翠翠说着算了起来,「这样咱们手里能有十三两银子,去京城的路费就足够了,要是省着点说不定用不完呢。」

钱氏擦擦头上的汗点点头,「那翠翠,现在钱有了,咱们什麽时候走?」

翠翠想了想,想到无耻的蒋老二,就说:「早点走吧,省得村里有些人知道咱们卖田了,惦记这点钱再招了贼。」

她这麽一说,钱氏立即点头,「那听你的咱们早点走,等下午我把屋里粮食收拾一下也卖了,咱们再收拾一下东西,後日就可以出发了。」

翠翠笑看着婆婆,「下午我回一趟娘家,给我爹说说这个事儿。」

「成,你尽管回去,家里的事儿我来办。」

吃过午饭翠翠就出门回娘家了,回到娘家门口,看着熟悉的屋子,想到前世爹送自己走的那一天,眼眶就热热的。

大门开着,她站在门外就听见院子里爹和罗氏说话的声音,她笑笑走进去喊道:「爹,我回来了。」

柳大栓正在做木工,听见翠翠的声音立即放下手里的活儿,笑着说:「闺女回来了?怎麽不上午回来,也好在家吃午饭。」

柳大栓如今还很年轻,头发没有一根白的,很是精神矍铄。

罗氏也才三十来岁,穿着蓝色的碎花布裙坐在院子里做针线,见翠翠回来也笑了笑,「你爹前日还在说你最近没回来呢,今儿就回来了,快过来坐。」

翠翠进了院子坐下,将装了菜蔬的篮子放下。

罗氏笑着说:「菜不少,够我跟你爹吃两天了。」

翠翠笑笑,这才看着满头汗的父亲说:「爹,我回来是想跟你说件事儿。」

柳大栓擦擦汗,看着女儿放下了手中的活儿,也坐下了,这才问:「啥事儿,说吧。」

翠翠点点头,说:「爹,我要跟婆婆上京去找蒋元,打算後日就走。」

柳大栓一听就傻眼了,「闺女,女婿这都去了几年了,你怎麽突然要去京城找他?谁告诉你他在京城的?」

翠翠笑着说:「没谁告诉我,就是公爹昨夜托梦跟我说的,说他没死在京城,我想着当年他也没送回遗物来,兴许是真的没死,就决定带着婆婆去找他。」

柳大栓听了直摇头,「翠翠呀,别傻了,一个托梦还能当真了?他要是真没死,早就回来找你们了!没回来就是没能活下来,你就别犯傻了,好好的在家,过两年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安安稳稳过一生多好,非要成天的惦记他……」

罗氏也说:「对啊翠翠,一个梦,当不得真的,还是听你爹的在家老实待着吧,去什麽京城啊,这少说两个月的路程呢,路上可不容易呢!」

翠翠当然知道爹会说这些,可这辈子她是一定要换个活法的,就叹口气说:「爹你别劝我了,我跟婆婆都决定了,一定要去京城找。」

柳大栓无奈的看着她,直摇头,「你真是傻呀你!你还年轻,守在家里早晚能找个好人家,可要是去了京城,找不到人不说,银子也花光了,到时候你们怎麽回来?这些你都想过了吗?亲家也真是的,这样没谱的事儿居然跟着你胡闹!」

「爹,你放心,不管能不能找到他,我都会给你写信回来的。」

罗氏坐在一边,针线也不做了,心里想着,翠翠要去京城了,回来这一趟会不会是来要路费的?心里就紧张了,一转身进屋去把银子都给藏了起来。

柳大栓和翠翠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无奈的叹口气不再劝她,翠翠也就站起身准备回去了。

罗氏见此急忙说:「那翠翠你啥时候走,我跟你爹去送你。」

「後日一早走,你们别来送了。」

柳大栓沉默不做声的进屋去了,罗氏看他一眼知道他是进屋找银子去了,轻轻的哼了一声,知道他绝对找不着,果不其然,片刻後柳大栓出来,阴沉着脸瞪了她一眼。

罗氏以为他会跟自己要银子,结果只是狠狠瞪一眼就去送他闺女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回去的路上,到了村口,翠翠看着父亲,「爹你回去吧,别送了,後日一早也别来,我们很早就走的。」

柳大栓点点头,看了看四周没人,这才伸手将手里的二两银子塞进她手里,说:「爹没用,没有多的钱给你了,你别怨爹。」

翠翠眼眶瞬间湿了,「爹,我不要,我手里的钱足够了。」

柳大栓摇摇头,硬是将钱给了她,「你拿去吧,不然爹心里也不放心,出门在外,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多带一点总比少一点好……哎……」

翠翠哭着收下这钱,说:「爹,等我到京城找到蒋元,一定接你去享福。」

柳大栓无奈点点头,冲她摆摆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点也不乐观,「人都几年没消息,恐怕早死得透透的了,傻闺女,你这都是白折腾,无用功啊……」

第九章 蒋老二偷银子

翠翠回到家里,钱氏正在收拾空了的粮屋,蒋老二靠在门框上正在问:「大嫂,你这又是卖田又是卖粮的,到底是要干啥呀?」

钱氏低着头扫地,淡淡的说:「出一趟门。」

「去哪儿啊?还值当把田给卖了?」

「回一趟娘家。」

蒋老二闻言撇撇嘴,一点也不信,她娘家那麽远,她嫁过来这麽多年好像就回去过一次,冷不丁的卖了田就为了回娘家?他才不信。

直到看见了翠翠回来,他心里才想着,该不会是翠翠要嫁了,所以大嫂卖了田,要给翠翠当添妆?

不过下一瞬他就开口又问:「大嫂,你回一趟娘家可要一个多月,那你剩下这一亩田的粮食,用不用我帮你收了?」

钱氏闻言轻轻挑眉,「不用了,我直接卖给张屠户了,他家里养猪多,缺粮食,到时候直接让他过去收,就不用你操心了。」

蒋老二听到这里,气得脸色发青,「我说大嫂,咱们好歹也是一家,你这卖田卖粮的,竟不先紧着自家人,我手里田也不多,早就想买了。」

钱氏闻言悠悠一笑,「那你不早说,我也不知道你想买田呀。」

蒋老二闻言,气呼呼的装不下去了,一甩袖子走了。

翠翠眸光冷凝的看着他离开,满眼都是厌恶。

钱氏看着她问:「都跟你爹说好了?」

翠翠点点头,「说好了,娘,那明日咱们就把衣裳行李收拾一下,後日一早就走。」

钱氏闻言叹口气,「行。」

翠翠笑笑,看着天上的白云眯了眯眼:蒋元,你给我等着!这辈子,我要你把上辈子欠我的统统还回来!

黄昏时翠翠做好了晚饭,钱氏也将屋子里收拾得差不多了,到处都清理了一下,婆媳俩吃过晚饭後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月亮挂在了天上,莹莹发着光。

关上了院门,两个人坐在堂屋,桌上点着昏黄的油灯,将身上的银子都拿了出来,算算一共有多少钱。

「家里三两银子,加上卖田的八两,卖镯子的三两多,我爹给的二两,一共十六两银子。」翠翠想了想,将银子分成了好几份,看着钱氏说:「娘,我们路上的时候不能把银子都放在一个人身上,也不能把银子全放在一块儿,回头咱们就把衣裳里缝几个小口袋,银子分开放,这样省得放在钱袋子里被人偷。」

钱氏点了点头,「还得换点铜钱,方便花用。」

翠翠想了想又说:「现在天气热,路上怕是不好受,咱们走的时候得买点防中暑的药丸带上,以免路上热病了,不好办。」

钱氏点点头,正要说什麽,外头大门被人砰砰的敲响,传来蒋二婶的喊声,「大嫂,睡了不?」

翠翠听见她说话声音,立即将银子都收了起来,进屋放在桌子压着的砖石底下。

钱氏看着她收好了银子後才去外头开门,「没睡呢,弟妹有啥事儿啊?」

院门打开,蒋二婶堆着一脸肉笑着进来说:「还真是有事儿,这不你要带着翠翠回娘家了,我想着没个两个月你们回不来,就厚着脸皮来找你了。你知道我娘家侄媳妇儿就要生了,这得送点小衣裳、小褥子,偏我又是个笨人,针线活儿最上不了台面,这眼看着你就要走了,所以赶紧来找你,帮我量一量,裁一裁,动动针脚。」

钱氏闻言没多想,蒋二婶针线活儿的确是上不了台面,缝个衣服跟蜈蚣似的,虽然两人平日里不算感情多好,可是人都上门来求了,她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就点了点头,「那行,我这就跟你去。你说你也不早点招呼,我赶着白天给你弄,也不费灯油。」

蒋二婶闻言笑着点头,又看向屋里说:「翠翠呀,你针线活儿好,眼神也好,你也一块儿来吧。」

翠翠本来不打算跟过去的,可是脑子里忽然就想起蒋老二那张脸来,他们夫妻可不是什麽好人,更何况做小衣服、小褥子这种事,前阵子白天多少闲工夫她不来喊着帮忙,怎麽偏偏在天黑透了才来喊人帮忙?

有鬼!

所以翠翠脑子转了一个弯就答应了,「哎,我吹了灯就来。」

她倒要看看,蒋老二夫妻这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购买前请确认版本。
手机TXT版本:不要打勾购买全部附件,否则都付费购买了。附件都是一样内容~
电脑阅读PNG格式:只支持电脑打开,电脑版可下载WPS看图软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1-21 03:38 , Processed in 0.112200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