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2021★试阅] 唐梨《逃夫追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9 14: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梨《逃夫追妻》

{出版日期}2021/05/25

{内容简介}

娇羞娘子,软萌任拿捏,拐回家欺压刚好;
霸道相公,腹黑又坏心,被他拐只能认了。

宗冽云,身为当今国舅之子,要什麽女人没有, 却半路杀出个小姑娘,
软软地喊他夫君, 他这辈子还没成过亲,哪来的小娘子?
再说, 他对女人向来挑剔,哪可能看上鱼桃桃这种不懂取悦,
不懂讨好男人的无趣女人。可人傻没药医, 他三番两次赶人,
鱼桃桃却认定他就是她的夫君, 死活不肯走。
当他知晓这赖定他的小娘子没圆房过, 她那位傻夫君碰都没碰过她,
暗夜里,他色心上头, 索性把鱼桃桃拐骗回房,哄着她掳上床折腾一夜。
宗冽云从没想过为哪个女人定下来,直到鱼桃桃出现,
想起她死心塌地爱着别的男人,他心中的醋火狂烧。 床上花样百出,
把鱼桃桃往死里折腾的哭着求饶, 才发现,鱼桃桃要找的夫君,
竟是曾经失忆过的宗冽云!


  楔子


  「宗哥哥……宗哥哥!」

  他是被一阵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吵醒的。

  他极为困难地睁开眼,有血自左额流淌而下,染红了他的眸,使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且不真实。

  殷红的视界里,有堆堵山路的乱石与被砸碎的马车残骸,更有那自山上一路跌跌滚滚而来的一颗球……

  脑海中,不需他用力回想,就自动自发让他回想起眼前这颗球的来历。

  他记得今年的元宵灯会之上,他曾为这颗球解了灯谜,挑选了一盏花灯,仅止而已。

  但对这颗球来说却不仅如此。

  她就此将他缠上,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缠法。

  他没想过要躲她,只是在家待腻了,今儿个例行离家外出游历,却万万没想到会遇上一场人造落石。

  「女儿,你别跑那麽急啊,小心一点!……他会是你的啊,他都是你的了!」

  那颗球的身後,有她的爹亲一路追赶而下。

  见……见鬼的他会是她的。

  若非这场人造落石,他身上昂贵的狐裘就不会破损,那洁白柔软的绒毛也不会沾上难洗的血污,此刻,他亦不会一身狼狈。

  他真的好佩服这对父女的大胆与任性妄为,他几乎在瞧见他们的第一时间就明白到他们想做什麽。

  「呜呜呜,宗哥哥这样太可怜了,爹爹,你快让人把这些石头搬开呀!」

  「搬搬搬,爹爹马上让他们搬,乖女儿别哭……来,来人啊!快把石头搬开,看看他残了没有……没残就再把石头压回去,等他残了再说!」

  果然,他就知道,这位宠女儿的爹是想弄残他,好把他留在他女儿身边,真是脑残得可以。

  但是,他承认他虽然还没残,但也差不多快了。

  即使他刚才在听见动静之时就有做过准备,但仍是被落石砸中,他的双腿现下无法行动,肋骨也好似被砸断了数根,但他还有手。

  「呜呜,宗哥哥,我来救你了。」

  救?他可不用她救。

  「滚!」恨恼的单字自他乾涩且沙哑的喉间滚出,看着眼前那颗球被震慑着伸到一半的手,他又毫不留情地补上一句,「我就算是死,也绝不受那种屈辱。」

  除非他愿意,否则在这个世上就绝对没有人能留得住他。

  他用行动证明了那句事实。

  在那颗球万般错愕的目光注视下,他拼尽全力,用仍能使得上力的手撑起自身,一下翻身,翻入万丈深渊。







  第一章



  明媚晨光,投照着院中的一片绿意盎然。

  温煦暖风在院中随意游荡,戏玩过树梢,轻摇出柔静的沙沙声响,再穿梭在串串紫藤,不经意间,摇落数片花瓣,几片随柔风带动飘落绿茵草坪,剩下的没来得及将其带走,只能坠落一旁水质清澈的池塘,在水镜中搅出圈圈涟漪。

  翠羽鸟儿自枝头飞下,落在池畔,出於好奇,想要用喙轻啄涟漪中心的一瓣花瓣,却被突如其来的震天怒吼所惊飞。

  「臭小子!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怒声传出之处,是院中那栋美轮美奂的楼阁。

  说话之人是当今国舅宗正卿,而承受他怒声质问之人,则是他的儿子,聆风楼的楼主宗冽云。

  「不跟,不去。」四字发言说得随便随性又颇具耐烦,自家爹亲年过半百仍中气十足,那声怒吼甚至令人耳膜嗡鸣微微发疼,宗冽云伸手掏了掏耳朵,这才补上嫌恶的完整字句,「老头,自我十二岁离家,每次我回家或是在外面遇见你,你不是问我留不留下,就是问我回不回家,你难道就不能换点新颖的说辞?」

  「你也知道你十二岁时就离家了?」宗正卿没好气……不,是十分暴怒地瞪着自家的不孝子。

  「别人十二岁的时候都在做什麽?你又在做什麽?现下到了你这个年龄,别人和你又分别都在做什麽?」

  别人的十二岁,若有雄心壮志就应该都在寒窗苦读想着日後考取功名,若是平凡一些,就子承父业,要嘛放牛放羊,编草鞋砍猪肉,要嘛学习打理生意当个少东家。

  反观他儿子,离开他们家在京城的府邸之後便回了家乡金乌城,在这里建了什麽劳什子的聆风楼,再之後……就没有然後了,他至今还在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既然你如此看不惯我,又对别家孩子如此垂涎,不如你去认别家孩子做儿子?至於人选嘛,我看那位跟你蛇鼠一窝的纪右丞不就挺好?」宗冽云语气凉然地提议着。

  别说他没心没肺,不讲孝道,但他家老爹每次见着他,五句里面有四句都是数落他不学无术,一事无成,还迟迟不娶妻,就会让他们担心。

  类似的话语经年累月,听到他耳朵都快生疮,他不累他也觉得累。

  「你!你以为我不想?可谁让你才是我儿子?你看看你,跟人家一样名字里都有个云字,可你偏偏不去飞黄腾达,飘得高高在上,而是甘愿当一坨扶不上壁的烂泥,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别人的孩子终究是别人家的,眼前这个不管再怎麽衰,始终是自己的。这个道理宗正卿懂。可看着他一脸无所谓,还处处还嘴不知悔改的死样,宗正卿又被激得青筋暴突,暴跳如雷。

  「等等,你先别急着死,若你真要死在我这里,最好先告诉我棺材你是想要滑盖还是翻盖的?我好命人去准备准备,为你把後事办得体面一些,合你心意一些,也算是还了这些年你对我的养育之恩。」自家老爹实在过於烦人,宗冽云嫌他没气够不肯走,顺势火上加油。

  「你、你你你……」不像样,这个儿子实在太不像样。但是,他又不是头一次这麽不像样,他又何需动气?宗正卿在心里对自己几下劝服,完了再次开口。

  「我告诉你,为了让你早日成家,我已经跟崔学士说好让你跟崔小姐见上一面,然後谈一谈你跟崔家的亲事,下个月十五,我不管你要不要,喜不喜欢,你就算用爬的都得给我爬回京城去见崔小姐一面!」

  「呵?学士之女?」宗冽云听出了宗正卿话中颇有逼婚之意,「你难道就不怕我给你丢脸?」

  「你给我丢的脸难道还会少吗?」

  在宗冽云上面还有两位兄长,一文一武,全都入朝为官,还是官位不小的官职,本以为他能比两位哥哥更有出息,他也确实自小就能文能武,却没想到他竟然那般不学无术,宗正卿至今在众位官员好友面前都不敢把他搬出来,就怕他成了老友们茶余饭後的笑话!

  「好啊,我无所谓的。」宗冽云是真的无所谓。反正老头都不怕丢脸,那他就只好尽他所能地去丢脸。

  「你……」他未免也回应得太乾脆了吧?

  就在宗正卿怀疑宗冽云是否有何古怪企图时,突然有人敲门来报。

  「楼主!有位姑娘想要见你。」

  「没空,不见,让她滚。」听见姑娘二字,宗冽云就禁不住直皱起眉头。

  原因无他,只因他天性浪荡,喜爱游戏人间,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奈何有许多姑娘总会因他不经意的某个举动就此对他倾心,实在令他困扰不已。

  当然,寻上门来,用尽法子想要缠上他的女子从来就多不胜数,他不想见也没时间去见,更不想给予她们更多的误会与遐想,让她们滚蛋是最为直接的拒绝办法。

  「可是……那位姑娘有楼主你的信物,而且苏管事让小的带她过来……」

  「嗯?」

  这一声嗯尾音拖得忒长,一来是疑惑,二来是尚未来得及反应。



  ◎             ◎             ◎



  就在这怔忪之间,房门被开启,一个穿着打扮是村姑模样的年轻姑娘被引领着走进来。

  那姑娘虽不是长得特别美,皮肤还有点黑,但她给人感觉单纯淳朴,五官柔美,眼儿大大,鼻子和嘴巴都长得小巧可爱,除却她一身寒酸的穿着不说,倒也称得上是温婉可人。

  而她在瞅见宗冽云的瞬间,立刻用充满惊喜的嫩嗓喊出令人惊愕的字句,「夫君!」

  沉默,回荡在有四个人面面相觑的屋内。

  那死寂与讶然交杂的气氛足足维持了一刻,最先由宗冽云开口说道:「你小妾?」

  他问的是自家亲爹,那缓缓调转的眼眸里,蕴含着一丝等着看好戏的不怀好意。

  「你认识我这麽久,何时见过或是听说过我有做过对不起你娘之事?」宗正卿吹胡子瞪眼地给予反问。

  「这里就只有你,我,他,三个男人。不是你,我,难不成是他?」宗冽云顺手拿起搁在一旁的烟管,漆黑管身上的细致金纹,随烟管指向,在光线的折射下隐隐发亮。

  「不不你、你是我!这位姑娘说是来找楼主的,所以她,她……」

  带领年轻姑娘进来的帮工连连摆手,在话只说到一半之时立刻噤声,只因宗冽云如寒芒般的眯眼瞪视使得他边打着哆嗦边闭上了嘴。

  「说,你到底找谁?谁又是你夫君?」

  烟管最後的指向是村姑模样的姑娘,管身的纹样似乎失去了第一眼时的细腻柔亮,而是随着持有它的主人,在冰冷语调脱口之际也一并泛出无温光华。

  「就是你啊。」年轻姑娘的嗓音依旧软嫩,且蕴进了一抹与娇羞勾了边的微怯,视线却毫无畏惧地看向半躺半坐在卧榻上的宗冽云。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麽?」宗冽云的脸上本就无半点笑意,此时听着她莫名其妙的指控,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更是添上几分森寒。

  「我搞错了?什麽搞错了呀?」年轻姑娘不明所以,只能摇晃着一颗小脑袋,求助般看向他。

  「你滚……」

  这位姑娘看起来呆呆蠢蠢,脑子也好像不太灵光,宗冽云不愿多跟她废话,直接就想让她滚。

  可他滚字才刚说了半个音,一旁的宗正卿就多管闲事地出言阻止:「慢着,让我来问问她。」



  ◎             ◎             ◎



  眼见自家儿子根本没打算追究来龙去脉,只是急着冷血赶人,他只好亲自向年轻姑娘问明事实:「丫头,你叫什麽名字?」

  「我,我叫鱼桃桃。」

  「什麽?你叫鱼逃逃?你家是捕鱼的吧?给你取这样的名字,真的没问题吗?」宗冽云很不给面子地给予嘲讽。

  「不是,我是桃子的桃,因为我娘爱吃桃子,我爹才给我取名桃桃,我不是跟你说过的吗?」

  「原来如此……」回话的人是宗正卿,但他马上又瞪向儿子,「现在是你问还是我问?给我闭嘴。」接着他又转向鱼桃桃,「你家住何处?」

  「我家乡是鱼村。」

  「哪个渔村?」

  「我是说我家住鱼村,我们全村人都姓鱼,但我们不以捕鱼为生,不是渔村。」

  「刚才说你有他的信物,那信物在何处?」

  「在这里。」鱼桃桃对人毫无心机,当即便自脖子上解下一样东西,递给宗正卿。

  「这这这,这是……」宗正卿盯着那样东西许久,最终仍是不得不看向宗冽云,「这不是你的咒牌吗?怎麽会在她手上?」

  宗冽云年幼时身体羸弱,又被说容易瞧见不乾净的东西,宗家夫妇怕他很难长大,便求助於一位道行高深的道长。

  那位道长就打造了两样东西,刻上驱邪经文,让宗冽云尽量不要离身地带在身上,一样是墨玉所制的玉牌,另一样正是鱼桃桃此刻拿在手上的纯金咒牌。

  「我不是跟你说过,之前有对脑残父女想弄残我,把我囚禁在他们府上一辈子?他们就埋伏在我外出的路上,炸大石砸我,咒牌大概就是我遇袭之时弄丢,然後被她捡了去。」宗冽云不慌不忙地回答着。

  但他的说辞马上就引来鱼桃桃的反驳:「才、才不是,这块咒牌明明是夫君你送给我的。」

  「他什麽时候给你的?」

  「就是在我们成亲之前,夫君说他没有什麽能够给我,就只有他身上这块咒牌,夫君还说,咒牌上刻了经文,过去一直都在保他平安,他希望它也能保佑我,让我平平安安,健康喜乐,跟他一起活到七老八十。」

  「你、你……你们成亲了?」问这句话似乎有点多余,毕竟人家姑娘一进门就喊了声夫君,但宗正卿除了感到不可思议仍是不可思议,才不得不再一次跟她确认事情真伪。

  「对呀,夫君跟我在我的家乡成亲了。」

  鱼桃桃才说完,宗冽云马上就抢白道:「不可能,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如何跟她成亲?」要说谎也应该好好打张草图,只是看她一脸蠢样,别说草图,她可能连说谎两个字都不知道该怎麽书写,才会厚颜无耻地跑来占他便宜。

  「我,你……你就是我夫君啊,你为什麽……为什麽要说不认识我?」他回答得太乾脆了,是乾脆地急着跟她撇清关系,这让鱼桃桃疑惑着,问得委屈。

  「呵。」宗冽云以哼的方式,嗤出这声笑。

  没办法,她的提问实在过於脑残,他根本连回答都懒得去回答。

  「夫君你、你怎麽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你以前对我好好,都不会欺负我的……」鱼桃桃觉得他变得好多,可他到底哪里变了,她又说不上来。

  是……因为他此刻穿着的那身衣服?那件衣裳,看起来好昂贵气派,上面有好多金丝银线,还有她说不出名字的各种繁琐绣纹,跟她身上款式简朴的衣裳根本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但是,不管他穿得到底有多高贵优雅,他的面容始终是她所认识的夫君的模样。

  「我没有变,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还有,别喊我夫君,我不是你夫君,也从不认识你。」她太得寸进尺,也太不知进退了,从进来开始就左一句夫君,右一句夫君,若非他手上烟管质地用料足够坚固,怕是早在她惹毛他的瞬间就被他一手捏碎了。

  「你为什麽要一直说不认识我?你知不知道我走了多远的路,又有多辛苦才找到你的?你怎麽……」

  「我不想知道你走了多远的路,又找我找得有多辛苦,我只知……」他深知,没有那个意思就不要给予人家美好的幻想,他对女人向来都是如此,对於面前这个更加引他厌恶的女人,他更是当即给予无情痛击。

  「你用来行骗的说辞太过低级,你所编造的那些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你却扮演出满满的委屈?你实在有够鲜廉寡耻的。」

  「什麽……」他说的话不够直接,还用了好多鱼桃桃不认识的词汇,她一时间无法全部弄懂他的意思,但他最後那句话似乎是在说她无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新书试阅:
本文试阅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自行搜索论坛购买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1 22:2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看,抱走不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鲸鱼言情-txt免费小说下载、台湾言情小说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Archiver|手机版|鲸鱼言情

GMT+8, 2022-5-19 09:43 , Processed in 0.203803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